奇米网777奇米网首页

      萍魏司斗听到安吉尔提到陈的事猛的收住脚,䕥陈鷨?地震时他拉着黑袍人躲进壁炉纵前瞥了一眼其它人,当时陈퇃向老三冲了过去。至于后来怎么样了,魏司斗并没有看来。现在看来,陈是老三杀死!对于陈这个人,给魏ꑆ司斗的印象还是很深的,第一次魏司斗把吉恩交给솂他,他一会要杀魏司斗,一会不愿意收蟷留吉恩,一会担心战事......再遇到他时他和尤利兹争黑袍人,后来ჸ一直跟着老三和他,到驼背男人被咬伤自杀时,陈悲痛失声而哭......想到陈这个人死了,魏司斗强忍着头痛,他回身看着安吉儿,安慰道,“让他安息吧,死对于他鑡来说指不定是解脱。”

      “死是解脱,͝那他,⡉”安吉儿伸手指向远〿处的车子,雷奥等人此时已经回到车上。她用尽全力的喊道,“他们为什么不去死!”

      魏司斗看着安⋠吉儿近乎失控的表情,他挠了挠头发,一时语塞。他不清楚雷奥等人与安吉儿之间有什么仇,但是他清楚一点,实力决定一切。以现在的安吉儿,给她一所枪她也杀不了雷眔奥等人,那么还能指望神罚不成!

      安吉儿喊完触动了心底的那份痛,刀双手抱头蹲峂下来哭了ࠉ起来。开始还是低声呜咽,慢慢的哭声越来越响,最后变成嚎啕痛哭。믪魏司斗完全愣了,这是什么神进展,为什么大晚上他要来听女人哭?他有心想转身走人,又觉得不好맜。留下来吧,又不知道如何安慰,他只好一副头疼的傻站着。䰠

      安吉儿这么一哭,뱏哭了大半个时ी辰,哭声渐息时,她茫然的说道,“我是在卜儿塔的地方遇到他们的,那时我以为我会饿死,是他们救了我.╘.....”这没头没脑的讲起了故事来,魏司斗摸不清她找他的目的到底是为什么㡼。不过,无论怎么看,他一时半会是走不了的。夜风吹来有些微凉,魏司斗站了这么久感到双腿麻木了,他只好坐下来。“......那时能找到住的地方,找到吃的就是件开心的事。但馒是,快乐的日子没过多久就被尸兽群打破,我㥽们不得不跑......”那种被尸人尸兽追赶的日子以前魏司斗没少经历,带着不安,带着恐惧没命的往前跑。每次唐皓会不停的鼓励魏司斗,“阿斗,迈开你的小短腿快跑鉟,再快,你若跑不过他们,ᨡ你就再也不配是我弟弟了。”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有唐皓在也没那么苦。魏司斗长长的叹口气,想起唐皓来的死,胸口传来窒息的痛썇。尸族,必须灭绝!

      䙻“......他送了我一瓶水一朵野花,他说初见我时就爱上了我,说我貈的眼睛像星星一样明亮动人......”

      “......淲谁能想到像横一山那样大的一个基地说毁就毁了,老天爷一定是喝醉了忘记还有一个人类。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个基地里除了惠子外没一个好人,特别是那个每天满嘴是大义的可恶男人,他除了一张嘴外什么都没有ᒩ了。惠子居然预感到㊈基地ፊ会毁了,毁在那个臭男人手里,他就是丧尸的帮凶。听说被他毁掉的基地不下于五个,你说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能好好的活着,他还有什么嘴脸活着......我们还有其它十几个人因为车子坏了,被他们甩下来,只好下了高速。”䞛

      “......累和饿是末世的两太主题。真的,没有他的鼓励我早就〿跑不媫动了。好在我们运气不错来到了这里。这里真的很好,波坦先生十分和善,队长也十分照顾我们。我和他在这里举办了隆重的婚礼......真的,我觉得太幸福了,好想一辈子这样过下去。但是,那个混蛋。”安吉儿说着看쬙向魏司斗,“是那个混蛋杀了我的丈夫,你说我要不要报仇。” ꐝ

      魏司斗给她弄蒙了,一会他们一会混蛋,现在傱又来了个丈夫,到底谁是谁?不过,魏司斗没有追问,谁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的本身。

      “那天晚上我一直心绪不宁,我让他和别人调一下值班。他说不用,自己的事自己做。他一直是这样,傻傻的,只要答应下来的事就一定会做完。可是,那一晚他再了没回来푪,陈那个胆小鬼只顾了他ᨴ自己跑了,没能把他救出来。你说我该不该恨왛他?鎈恨他为什么独自逃出来,为什么......”

      “......现在他死了,为什么我妦这么后悔,后悔不该恨他,不应该的......”安吉儿啰嗦的讲了一个长长的流浪中的ᴔ爱离死别故事。魏司컰斗没有太多的感触,他见过太多生死离别.

      星已隐去,月已西斜.安吉儿讲完后一直沉默.魏司斗也没有追问,两人安静的如同石雕一样,一人看地一人望天.大地同样静若处子,没有鸟语也没有‎虫鸣。

      “人与人相遇很奇怪,白发小子,见到你第一眼我就觉得你这뢴人十分值得依赖。真的,虽然我想过杀了你。后来发生的事证明我的直觉是对的,特别是你阻止强森那混蛋实行变态行为时,那么一瞬间让我对你产生了敬畏之心。看得出来,你是个非常不错的年轻人,勇敢,正直,充满正义感。”安吉儿扭头看向魏걥司斗,魏司斗听到这样的赞美一时觉得耳热,正准备说两句时,听得安吉儿又道,“是谁杀了陈?”话题跳脱得太快,魏司斗一时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时,他沉默下来,蚡他看到陈袭击老三,没看到后面结果。现在陈死了,或许是ʯ老三杀的。但是,一个主动攻击的人反被杀了,这样仇恨怎么个算法?!

      安吉儿见魏司斗沉默,她冷哼了一句,又问:“那个黑袍人怎么样了?”

      魏司斗没能콍回答她的第一个问ᰔ题,对于她问的第二个问䘱题,作为补偿式的回答藞道,“死了,地震时我把他拉进壁炉躲避,炉膛太小容不下两人,他半个身体没进去被砸死了。”

      “看来,你们从他嘴里知道了很多啊。”安吉儿冷笑道。

      老三是被纳兰智界砸醒的。老三摸着脑袋上的水杯眼情也没睁开,气愤的回扔了过去。只听碰的一声,杯子砸到前挡风玻璃上。纳兰智界迷迷糊糊问道,“你说老七和那个丑八怪老女人说什么呢,说了一夜。”

      “ꈣ一男一女花前月下还能说뗬什么,无非你压我我压你的勾当。”老三翻个身不想理睬纳兰智界。

      “哪有什么花前月下,充其量是墙头地上。都怪老五那个脑残的᫄,把丧尸引走干嘛,尽⾳做让人讨厌的事。”纳兰智界低声抱怨。这时,哗啦一声,车门被打开。魏司斗站在车门口喝道,옯“老三,你给我下来。”

      老三正迷精糊中,被魏司斗这么一声大喝,他极不情愿的睁开眼骂了一句,道,“白发小子,大清早的你欠揍啊,鬼叫什么。”

      纳兰智界活动一下四肢,侧头看着晨光下魏司斗略显苍白的脸,微微怔了一下,笑道,“老三皮厚,上来揍他。”

      老三一听,原有䪇的睡意淡了下去。不知䓴怎的现在听到魏司斗要动手,他的脸就疼。他向纳兰智界呸了一声,躬身走出来。纳兰智界在副驾驶座上没有让道的意思,他只好从驾驶座蘎位上下了车,瞅着魏司斗冷脸挑眉,䳞道,“找我什么事?哼,干了一个晚上还没满足?真的是年轻无极限啊。”

      魏司斗扫了他一眼,没好气道“闭嘴。”越过蔮老三跳上车把车门重重关上。

      母老三傻愣愣的看着魏司斗瓨上车,往后面的睡塌而去。这时他反应过来了,他吼道,“靠,臭小子,你让我下来你自己上去睡觉!我要......㳏”说着伸手拉车门,却见纳兰智界欠身把车锁按了下去。老三气得一拳砸在车门上,又狠狠的踹了两脚才解气。

      天色渐亮,雷奥让人收拾一番。三辆车缓缓的开进城门,䵏因为昨晚地震的原因,路上有许多碎石,好在车子还能通过。三辆车往南门驶去,出了南大门,雷奥愣住了,只见路上堆了许多从山上滚下来的碎石,还有一些옶不开眼的尸兽夹杂其中。雷奥最终㋉以两桶覐汽油为代价从乔布优里处借了一辆铲车,老六开铲车清路障,老二和老五收拾尸兽。老三悠闲的尲靠在车头边上剔着牙齿,不时的指点道,ڏ“老五,你动作慢Ḝ啊。那一刀朝哪里飞呢,那只尸鼠是雌的不成。皁快点,它要跑过来了。”

      “你不是说它是雌的吗,到你那里去不是很好吗,好事立成,我们不看。”老五独有的卷舌音道。

      “妈的,老子再不济也不会看上这种뜓玩意。比起......”老三说得正起劲਎,一人从身后走过佴来,打断他的ꃌ话,“魏司斗呢?”

      老三侧头看了一眼,来的却是尤利兹,看着憒尤利兹一脸犹豫的神色,老三来劲了,“靠,看不出来白发小子有一套吗。昨晚是許上女的,㰙今天又来个男的贴上来让他操。喂,他有什么好的鼳,那方面我的经验比他丰富。怎么样,玩两把?”

      尤利兹并没有生气,看了一眼大车车门,道:“提到这事,潾黑熊一直在找你。” 䚕

      “哎?真的。”老三舔舔舌头,笑得格外淫荡,“嘿嘿,那只大黑熊还挺矫情的嘛,Ꟊ昨晚我找他꿗他居然和我玩失踪。呵呵,不错,哥们我正觉得没事做呢。”说着老三屁颠᪤颠的往大门口走去。

      V “哎,魏......”尤利兹正想再问一句,余光一瞥他的话被卡在了嗓子里,只见大车的副驾位置的꘮车窗被摇了下来,纳兰智界探出半个脑袋笑道:“你找阿斗有什么事?”

      尤利兹勉强的扯了一下嘴角,“过来问问贝莉㝶和安的事。”

      “他睡了,刚睡不久。我想现在把他叫起来,或许会死人的。”纳兰智界淡淡的笑道。

      尤利兹盯着纳兰智界这张阴柔而不失俊朗的脸,想到昨晚他和靾黑袍人的对话内容,纠结的心情更深。纳兰智界抬眼打量了一眼尤利兹,“你,不错。㰽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在这里见到你。”他把这里两字上加了重音。鐺 䘨

      “你也不错,魏司斗也很好。我也希望以后有机会再见到你们。”尤利兹郑重的回道,停﷟了几秒追问道,“你是老八对吧,我能问一下你᥁和魏司斗是什么关긨系?”

      “我和他?”纳兰ϕ智界挠挠头,以秫玩笑口吻道,“是黑猫对白鼠或者是白猫对黑鼠的关系吧。哈哈哈。”笑得满面春色。

      尤利兹瞬间被纳兰智界的柔媚给震惊到了,他很想问‘你是女人还是男人’好在他的自制力不错没有问出口。改问道,“猫,鼠?你俩是对立关系?”

      “你怎么会想到这个!猫,早就不吃鼠了.啧啧,看你一大把的年纪末世前应该懂事了吧,你见过宠物猫吃老鼠的?”

      尤利兹又愣住了,他的目光艰难的从纳兰智界那语笑嫣然的脸上移到黑呼呼的后排睡塌上,他也知道他若是执意能把魏司斗叫起来。不过,他衡量一下,比起让魏司斗知焓道那些事,或许不知道会更好一些吧。他沉思几秒道,“祝你们一路顺风。”说完转身离开。

      纳兰智界无声的笑了笑,缩回脑袋靠在椅背上自言自语道,真看不出来,我家的阿斗这么能招蜂引蝶啊。啧啧,这也是你教出来的,唐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