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时间尽头等你小说

      夜色迷蒙之下。

      天山童姥看着那追了她许久的老太监识相的退去,眼中对叶千秋的忌惮更多了几分。

      以自身强大的内力,形成无物不破的锋利剑气,隔空而指,一剑凌空,有质无形,这种手段有些类似于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

      这江湖上的种种绝学,越是威力强大的,便越是不好修炼。

      天山童姥有些吃不准,叶千秋到底走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她心底自然也有自己的算盘,若是叶千秋能找到师尊逍遥子,那对她来说亦是一件好事。

      这些年,她奉师尊逍遥子之意,将逍遥派之名隐藏于江湖之中。

      她对外整合江湖势力,都是以灵鹫宫为名。

      这些年,她灵鹫宫麾下也有了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势力,她早就心心切切的希望师尊出现,替她指点迷津。

      只是……师尊若是出现,那藏身在擂鼓山的师弟无崖子,恐怕就要遭殃了。

      而且,三十年之期将至,她将会再次返老还童,功力大降,那个贱人肯定会来找她的麻烦。

      若是,师尊在这个节骨眼出现的话。

      她们同门相残的场面落在师尊眼中,不知师尊会作何感想。

      想到这里,天山童姥又觉得自己有些愧对师尊逍遥子的教诲,这一生还参不透一个情字。

      “叶教主果然是功参造化,不知叶教主接下来是要继续留在汴京城?还是去往何地?”

      天山童姥收起诸多心思,看向叶千秋。

      “我会在汴京城停留几日,如果没有收获,我会再做打算,或许会去一趟擂鼓山也说不定。”

      叶千秋倒也不排斥向天山童姥透露自己的行踪。

      他让天山童姥来见他,本来就是为了和天山童姥互通消息。

      “嗯……我不便在汴京城久留,这样吧,我将我座下四婢女留在叶教主身侧,供叶教主驱使。”

      “若是有了我师尊的消息,还请叶教主让四婢通传我一声,我好亲自来拜见师尊。”

      天山童姥认识清楚现在的局面,所以,说话已经客气了许久。

      她听到叶千秋说到可能回去擂鼓山,只觉叶千秋是在故意点她,她也没多说什么。

      擂鼓山的情况,她自然是清楚的。

      只是……她肯定是不能主动去的。

      叶千秋也没拒绝天山童姥留下四婢女,道:“这样也好。”

      天山童姥微微颔首,朝着叶千秋拱拱手,然后便消失在了夜幕当中。

      她这次带出来的灵鹫宫诸女有的在城外等候,有的在城内的白玉楼中候着。

      ……

      清晨,天刚刚蒙蒙亮。

      叶千秋还坐在白玉楼的客房中盘膝修炼,门外却是已经有人在敲门。

      白玉楼也是汴京城的大酒楼。

      这房间自然还不错。

      叶千秋只是后半夜小睡了一会儿,便起来打坐练功,倒也没什么困意,修炼本身就是一种全身心的休息。

      听到有人叩门。

      叶千秋道了一声“进”。

      然后,只见一个少女托着一只瓷盘走到了进来,直接奔着床边来,此女正是天山童姥座下四婢女,梅兰竹菊之中的兰剑。

      天山童姥于三日前,便已经离开了汴京城。

      将梅兰竹菊四婢留下,说是为了方便通传消息。

      但却吩咐梅兰竹菊将他当做主人般伺候。

      这四个婢女是天山童姥从雪地里救回来的弃儿,天山童姥说什么,她们就听什么。

      这不,一大早的便来伺候叶千秋洗漱来了。

      叶千秋倒也不是什么假清高的人,不过也只是让四姐妹端茶送水而已。

      “教主,请漱口。”

      兰剑将瓷盘上的一碗清水递到叶千秋身旁。

      叶千秋拿了起来,漱漱口。

      这时,房门外又走进三个少女,却是梅剑、菊剑、竹剑。

      只见菊剑手中捧着瓷盆,梅剑捧着一身干净的青衫,竹剑拿着毛巾、植毛牙刷等洗漱用品。

      三个少女齐齐站在叶千秋前面,道:“请教主洗脸,更衣。”

      叶千秋见状,倒也没什么不适,洗完脸,把植毛牙刷拿在手中,蘸了些许盐,开始刷牙。

      这时,陈良从门外走了进来,和叶千秋说道:“长老,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那位师师姑娘还没有动静。”

      叶千秋将口中的盐水吐在瓷盆中,然后说道:“别着急,再等等,让延庆他们把那姑娘盯紧了,如果两天之内,她还没有动静,那我们就出城。”

      陈良整个人的身体已经开始出现了明显的老化迹象。

      一头发丝已经变得发白,脸上的皱纹也更多了。

      对于生机的流逝,他并没有多少恐惧,世上焉有人能不死,他已经活的够久了。

      让他恐惧的是,不能在生命里的最后一段时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抱憾而终。

      ……

      到了夜晚,汴京城最热闹的地方便是那些烟花之地。

      处处都是莺歌燕舞,丝竹笙乐。

      林灵这几天过的很舒服,因为他奉叶千秋之命前来春风细雨楼盯梢。

      虽然,他从前也算是在大户人家见过世面的,但是像春风细雨楼这样的高档场所,他以前还真没有来过。

      这几日,天天住在这春风细雨楼内,虽然他没有真干什么出格的事。

      但单单是过过眼瘾也是极好的。

      “林公子,奴家给你再唱首小曲,好不好。”

      坐在林灵对面的一个绿衫女子,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半张面具的林公子,眼中眼波流转,一脸幽怨。

      这位林公子一连包了她三天三夜,今天已经是第四天了。

      本以为是个色中饿鬼,没想到却是个翩翩雅公子,这几天,这位林公子只听她唱曲子,谈琴。

      便是手也没有碰过她一下,虽然这位林公子可能是为了花魁李师师而来,但她真的不在意。

      虽然这位林公子只露出了半张脸,但只那半张脸庞,便已经让她沉迷。

      如果,她能和这位林公子共度一夜良宵,那就好了。

      就在这时,林灵却是突然站起身来。

      他所在这个房间对面,便是李师师的房间。

      李师师的屋门已经闭了三日。

      这几天,李师师对外称身体抱恙,不接外客。

      但他刚刚看到李师师披着衣衫,从侧门离开了。

      林灵站起身来,直接便夺门而出。

      那绿衫女子见状唉声叹气,望着林灵离去的背影失落不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