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花间一对一app

      一处灵气氤氲之地뇍,一棵通体玄奥气息的古树摇曳生辉,一丝丝独特的气韵似蕴藏着天地经义,每一道都妙不可言。

      陈更傻眼的看着古树,不,准确来说是一棵悟道古树。

      悟道古树,传说中与菩提树并肩的古树,得天独厚,为天地垂青,修士坐在树下可明心见性,顿悟突浸破,甚至白日飞窝升,乃是人们口口相传的神话故事里聚ᗋ一切灵졻性于一体的上古神树。

      但陈更傻眼不是因为见꤂到至宝难以自抑,而是㎘因为他亲眼见到这棵怪树变化多端쎅,时而幻化成㧞菩提树,时而幻Բ化成明心古树,现㽈在又幻化成悟道古树。

      简直牛逼坏了。

      要不是见到几弄只凶兽䉌屁颠屁颠跑过去躺在树下,结果被吃的渣滓都不剩,陈更估计已经被这棵怪耿树给骗了。

      “差点骗我去当肥料,这是什么怪树,一肚子坏水。”

      陈更心里犯嘀咕,这树要说拉风那是可劲儿的拉风,但吃起凶兽来可是一点都睌不媷心慈手软,反而颇为懂得持家之道,连骨头都不放过腿。

      摇摇头,远远避开这棵怪树,这不是他能接触橑的存在。 쌏

      不过走了几步后陈更又转了回来。俗话说灯下黑,这棵树这么古怪,加上周围浓鸘郁的灵气,这可不是一个修炼的宝地吗?

      “多读书就是好,转念一想,变废为宝。”

      陈更心里美滋滋的,找了个舒服的地儿,盘膝在地,静静ᖆ吸收灵气,滋养肉身,为䘉筑基大业添砖加瓦。

      ꉋ 在陈更闭眼修行时,那棵怪树继续循循善诱,在家里坐⨶着等蝹凶兽上门喂食,日子可谓是好不自在,更别提那些凶兽当食物还一个个赶鸭子上架。

      只不过在无人注意之处,黑色的禅木珠默默吸收着燦灵气,看似有条不紊,吸收的极少,但若有高人来观,便会发现那些看似稀疏飘渺的灵气,其实是方圆十里灵气凝ᆑ结在一起的,质量高的可怕。

      陈更溆一边修炼,一边默默思索着筑基之道,按溸照那人所讲,筑基是一个地球人才有的东西,是一场造化,这个时候的灵物,都⭍会带着訪一丝先天之气,若是能有机遇,获得足够好的天地灵物,那么便可靠这些先天之气洗经伐髓,从而在踏上修行之路쮲后凭借天赋一路高歌猛进。

      而筑基的关键,除了吞服合适堼的灵草灵果和奇异的花粉之外,便是吸收足够的灵气入体,届时,除了身体素质会大幅度强化以外,机缘巧合下,还会演化出一些不可思议的天赋。콮

      앴按照划分,筑基一共有ꥰ九重天,每突破一重,日后成就就会更大一些。可每一重的突破又都殊为不易,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껲能筑基九重,所以那些受各方面限制的修行者,可能在筑基四重后就踏上修行。

      毕皡竟早一步踏上修行之路,实力就会翻倍增加,说不定另有机缘,在日后照样能走到极高的层次。

      惕 修士也是人,修行的黄金岁月就那么一段,若是错过了㧢,哪怕枏筑基九Ҹ重也是无用,可能那些天썠赋更差但突破更早的人那时一只手就能捏콌死⡇他们。

      所൒以蟰孰强孰弱,就看修士自我选择。

      而只要吸收灵气将肉身完整滋养一遍便可成就筑基一重,直至筑基四重前읗,都可以采取这种水磨功夫,而且并不是很慢。

      但筑基四重天到筑基七重天前讹,这三重天想要苦ꆈ修需要耗费的时间可就不少了,或许苦修好几年都不能突破,所衛以这个时候便要靠灵物了。

      至于筑基七重天之后,那便是需要大量的灵物不断洗经伐髓,日日夜夜苦修不辍,方有可能在逆水行舟中得到一丝进阶的可能,虽然难度极大,但若是能和普通筑基三重天一起踏上修行路,那么后者注定䠀连ﶮ提鞋都不配。

      而目前他这里,因为先前吞服了四品铁梨花,他的实力ﻈ也因此迈入了筑基三重天,加上那一次过量吞服៙,虽然磨ⅎ难颇多,但身体也因此得到了强化。

      修行无岁月,一挚眨眼三天过去。

      陈更睁开双眼,一道精芒一闪而逝,观其神色欣喜,精气神饱满,明显櫑是修为又有所精进。

      也由不得陈更惊喜,托这怪树的福分,周围的灵气非常之浓郁,使得他吸收起来都有些困难,但同样好处巨大。

      仅仅三天厂时间,他觉得就已经抵得上얦在别的地方一个月的苦修,所以他ㄆ的修为也因此臻至筑基三重大成,距漚离圆满也去之不远。

      而先前衍生出来的变身天赋,也在他修行中吸收灵气后,在血脉之中觉醒了一些᪋知识,也算是明白了来龙去脉。

      这门天赋名为金刚百裂变,是一门难戧得的炼体天赋,可以吸收灵气淬体,也可以服用一些金属性灵物,以此来进껸行突破。

      金刚百裂变一共有七层,是一门᎟非常完善的天赋,从低跽到高分别是青铜变,白银变,黄金变,紫金变,五行变,七星变,金刚뒆变。

       而每一层都可谓是天差地别,若是能修炼至金刚变,哪怕没有修为在身,也能凭借肉身成圣,一力破万法。

      而目前,陈更正处于第一层,青铜变,而且只是堪堪入门,连小成都算不得。但即使䯔这样,青铜变之后他的身躯抗性也会大幅度提升,力量也会在气修修为上增幅三成。

      陈更满意一笑,随后看向怪树,这家伙似乎檣狩猎太多吃撑了,此刻化出了本体,믏似是一棵浑身长满触手的章鱼树쓪,那些触手犹如活物,不断地扭动着。

      陈更距离怪䒠树上百米,㾵只是恰好卡在了怪树吸收灵气的边缘地,虽然内里灵气浓度更高,但是谁知道那怪树会不会一个触手把他拉过去吸成人干。⊫

      再次感慨了一下这里灵气浓度之高,陈更拿出一些肉罐头吃,他现在可没有传说中的辟谷本事,不吃不喝也是不行的,之前三天修行都是压缩饼干加水,凑合着吃,嘴里都淡出鸟了。

      说到吃,陈更不由得想起了刘明宇,也不몇知这憨货怎么样?话说他这么能吃,会不会也藏着什么诡异的天赋?

      越想越有可能,正常人哪里能吃那么多?怕是因为天地异变,灵气开始溢散,那些血脉里峷隐藏着什么天赋的家伙都慢둶慢觉醒了吧。

      想起以前看过的漫뽹威大片,穷人靠变异,富人靠科技。

      陈妚更嘴角一咧,这真是一个神奇的时代。

      而像他这样,靠ᅧ着灵物成功变异,至少相对于普通人那样,他这可不是变异是什ꮎ么?

      一通乱想之后,陈更㾷吃干抹ಌ净,收拾好行囊,但想了想,还是将实力推到筑基三重圆满好一些,这样他只需要再次寻找灵物,以求突破就可。

      ぶ说做就做,陈ﹸ更再次盘膝而坐,浓郁的灵气顺着他的毛孔ꚣ和口鼻鱼贯而入,一点点的融入他的血液,随后涌䱶向全身每一个伟窍,悄悄夯实着根基。

      而黑色禅木珠这边,灵气吸收开始힕过分起来,颇有些鲸吞之象,将周围的灵气蛮横的掠夺一空,远处的怪树摇晃起来,欲要发狂,但奈何太远,差那么几十米,触不可及。

      闭着眼潜修的藘陈更不知道这一切,他只觉得浑身舒畅,周围灵气愈加浓郁,还以为是因为突破之后,吸收灵气更快咒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