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

      宋太医?

      是宋志安吗?这可是女主的一大臂膀,痴情男配哦。

      即使叶晚笙很想问问宋太医是不是宋志安,也不能问出来,毕竟现在的人设可是失忆患者。怎么能够说出一个太医的名字呢?

      “哦,原来这样啊,我想我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也不着急,大不了明天再瞧就是了。”叶晚笙倒不是怂得很,只是现在初来乍到,能忍则忍,有些账往后算就是。

      况且说了,她又不是女主角,没有主角光环,很容易没命的。

      所以还是先忍忍,熟悉情况再说。

      “娘娘!”秋冬虎着脸大声喊道,似乎刚才还生气地跺了跺脚。

      “啊?”叶晚笙立马转头看向了秋冬,一副十分无辜的样子。

      “您怎么还这么忍着!您可是中宫皇后啊!”秋冬对此特别不满,叶晚笙就算是在不受宠也是中宫皇后,也是一国之母,怎么又能由着那些狗奴才欺负到头上呢!

      “中宫皇后怎么了?我这是仁慈。”叶晚笙强行解释,随即扁了扁嘴,说道:“就算是我想去处置他们,我总是要吃饱肚子吧?”

      说着,叶晚笙摸了摸肚子,的确很饿,只觉得胃里空得厉害,打着转叫嚣着需要一些食物来填满。

      若是再不吃估计就要胃疼了,这个想法冒出来之后,才意识似乎有点不对劲,现在的身体应该不是现实生活中的身体了。

      春夏听完立马端来三小份菜,一碗米饭。

      叶晚笙瞪着大大的眼睛,傻傻地看了一眼饭菜,然后又十分迷茫地看向了春夏。

      “娘娘能下来吗?还是我给您端上去?”

      叶晚笙吞咽了一口唾沫,歪了歪头,看着在那盏并不明亮灯台下的那份简单的吃食。

      “是我过了饭点了吗?还是我为了保持体型要要节食?”她在秋冬搀扶之下走到了桌前,仔仔细细瞧了一眼。

      她是认识这两份青菜的,深绿色软软的一坨是地瓜叶,另外一份则是莴苣的根,青白色不沾半点荤腥。还有一份则是黑木耳炒鸡蛋,金黄色的鸡蛋也是少的可怜。

      虽然她有点关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地瓜叶,但是现在她更加关注为什么她一个中宫皇后的吃食竟然如此“素净”!

      “不是错过了饭点,也不是您要节食,娘娘,这就是最近我们晚上吃的些饭菜。”春夏抿着嘴,低垂着眼眸。

      叶晚笙猛地吞咽了一口唾沫,这些饭菜的卖相的确不佳。她想看来这御膳房也是欺负到了她的头上了。

      既然她都吃些吃食,那么春夏和秋冬吃些什么?底下的宫女太监的都吃些什么?虽然对她一个现代人来说,这些的确不算什么。

      毕竟大学食堂的洗礼还是十分管用的。

      “那你们平素里都吃些什么?”叶晚笙坐在桌前,仰头看向了春夏。

      春夏和秋冬沉默了。

      “不是,难道我先前都不关注你们吃些什么吗?”她眨着大眼睛望着两个小丫头。

      终究还是秋冬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娘娘,我们只吃那份青菜,就是那份不知道是什么的深绿色的菜。”

      叶晚笙舔了舔嘴唇,本是想说那是地瓜叶,可是随即又意识到了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该说出来那是什么的。

      “原是这样。”叶晚笙讪讪地说道,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大概还是因为原主无能吧?!

      “你们两个也坐下吧,我们一起吃,还有馒头米饭什么的吗?我们三个人一起。”

      “娘娘,这使不得!”春夏和秋冬皆是一脸惊恐,异口同声喊道,仿佛下一秒就要跪下了。

      “我下的命令,你们也不听吗?原来就连你们也要欺负我头上了。”叶晚笙故作一副受伤低落的模样,实质上却是偷偷观察着两个丫头。

      “不是的!娘娘!”春夏拉着秋冬直接跪在她的面前,猛地吓了她一大跳。

      “你们这是做什么?!”叶晚笙赶忙伸出手去扶,摸到的手腕却是异常的纤细,虽然她自己好像是也是一样的。

      “娘娘,虽然从前也心疼我们,但是也注意我们主仆之间的界限的。”春夏低着头小心翼翼回答。

      叶晚笙问道:“那以前是怎么样?”

      “以前,是娘娘吃剩了便赏给我们。”秋冬微微抬头,看向了叶晚笙。

      “那不都凉了吗?”叶晚笙喃喃自语。

      “怪不得你们二人都是如此纤瘦,这一次全当是给我醒来身体无碍庆祝了,你们两个都同我一起吃。”

      叶晚笙这样一说,反倒是叫秋冬更甚愧疚了。

      “娘娘,可是是我害的您失去了原本的记忆。我……”

      “哎呀,没有什么事,难不成我这辈子都记不起来了吗?就算是记不起来了,也没有什么大事。过去的已经都过去了,你这样做也不能弥补些什么东西。”

      叶晚笙也当真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那就不要再继续纠结了。

      “你要是没长好,以后就是替我办事,我都怕你做不好,乖乖听我话,去了你们两个的餐食来,一起吃得了。”

      叶晚笙挥挥手,望着春夏和秋冬说道。

      春夏弯腰行了行礼,便转身出去了。叶晚笙还以为这个春夏走了,还在生气,这个春夏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好歹。

      可是眼见着春夏端着饭菜进来了,那才知晓春夏才是最听话的那一个。

      “娘娘,是生气了?以为我不听娘娘的吩咐?”春夏放下饭菜之后,笑着问道。

      叶晚笙顿时有些尴尬,还真的是被这个春夏给猜中了。于是傻傻地笑了笑,算是给了春夏一个回应。

      “娘娘,春夏姐姐是不可能不听娘娘的话的。”秋冬笑嘻嘻随口来一句。

      “为什么这么说?”叶晚笙其实说到底依旧是十分不明白这些人难道就没有什么反抗精神吗?

      如果换做是她,或许是真的不甘心为奴为婢一辈子。

      兴许,像是她这种人就是小说中当中经常会出现的那种女主的恶毒后妈一类吧?曾经身份低贱,但是却是野心十足,爬上女主父亲的床,得宠之后,又排除异己。等到了女主长大,偏偏又蠢又坏,然后被当自强的女主一顿收拾就死翘翘了。

      叶晚笙想着想着,就又唤着两个丫头一起吃饭,也忘记问为什么春夏不会不听话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