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很大很软

      ፫长春宫。

      “看好了吗?”

      建宁公主白了男人一眼,随ᬭ即满意的点点头:“不错,青气果然消失了。”

      陈冲将衣袖恢复原状,拿勺子又盛了一碗汤。

      都说宫㎋里菜不好吃,那是因为御厨有毛病,其实是冤枉人家了,都是鄵温火菜,能好吃吗? 鰘

      不过汤和菜毕竟不同,这玩意儿越炖味道越好。

      븻御厨手艺确实没得说,就凭这道羊肉汤,就能看出其中的功力。

      看着眼前喝汤的男人,建宁捂着娇唇喜滋滋说道:“小春子,你终究逃不出本宫的掌心,哦呵呵。”

      “嗝~”

      陈冲放下汤碗,打了个您饱嗝:“能不能好好说넏话?”

      公主一脸委屈:“我怎么了嘛?开心也不行吗?”

      知道这女人是个戏精,陈冲只得使出转移注ﴺ意大法:“对了建宁,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少女봦哼了一声,傲娇的说道:“凭什么告诉你?你都没有告诉我串你叫什么。”

      慽 ⴭ听她这么说,陈冲有些尴尬。

      讹 自己先瓳认识建宁公主,但一直都没告诉她自己真名,反倒是后认识的龙儿,自己刚见面就信了她。

       但其实这也不怪陈冲搞区别对待,不论怎么样,龙儿毕竟是反清势力,和自己虽㍉然不是同一㦴势力,但却算同一阵营。

      建宁公主虽然中意自己,自己也馋她身子,但依然改珅变不了她是阶级敌人的事实。

      这一点,陈冲还是分得很清的。

      不过到了蜭现在的地步,陈冲也꾰没有隐瞒的意思,现在自己都到长春宫了,再继续瞒着租她,实在有些不Ⱉ像话。

      毕竟建宁真要害닙自己,那只是一봱句话的事,连证据都不用找。

      每年宫里莫名其妙死的人,难道还少了吗?

      鷠于是他说道:“我姓陈,单名一个冲字,至于怎么进宫嘛,完全就是一个巧合。”

      陈冲悄悄留了一手,选择性的将自己如롈何进宫,如何被海大富띻看上,又如何帮老太监偷《四十二章挣经》说了出来。

      见男人如죡此“老实”,少女倚心中暗喜。

      她笑嘻嘻的说:“冲哥,建簳宁是我的封号,其实我叫阿吉格。”

      少女一声甜甜的冲哥,把췫陈冲的心都叫酥了,

      他心中一动,张开了手臂试探道:“我的阿吉格,还不坐我怀里来?”

      听陈冲称“我的阿吉格”,少女脸上泛起红霞,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开心。

      ꃽ 她侧身瞥了一眼,蹑手蹑脚去关好窗子,这才小心翼翼的坐到男人♣的腿上。

      陈冲坐怀不乱,搂着少女娇躯,心思却飞到别处去了:“阿吉格,你哥哥把我调嶃到你宫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建宁趴在陈冲胸口,小声说道:“我哥哥想要亲政,冲哥你匘武功好,估计他想让你帮忙对付鳌拜,他好趁机收权。”

      小皇帝的打算,陈冲早就知道,故意问道:“那你想不想我帮你哥哥?”

      “算了吧!”

      崫少女连连摇头:“你不是说,鳌拜武功㡩很高的嘛,我可不想你去冒险。再说了,鳌拜是天下兵马大元帅,万一ꁓ不成功,那咱们都死定啦!”

      뷤“可是若不去,岂不是违抗圣旨?”

      陈冲自言自语,忽然说:“阿吉灿格,要不你别做公主了吧!” 弶

      “不做公主,我还能做什么?”小公主低下头,显得有些闷闷不乐。

      见少女这副模样,陈冲对挖墙脚又多了三⌰分把握,于是就开始뇸拱火:“这公主有什么意思?天天呆在紫禁城,哪儿也去不了,说不定哪天就要被送去和亲,那可就更惨了。”

      陈冲并不熟悉清朝历史,连清宫戏都没怎么看,不过哪怕只看过《鹿鼎记2》,他也知道建宁公主要和吴三桂之子结婚。

      ው但实际上,历史上的阿吉格公主,也是嫁给了吴应㓼熊。

      听到“和亲”两个字,建宁幽幽叹了口气캹:“我爹⼺是黄台吉,我生出来就是格格,连出宫都做不到,不想和亲又能怎뽁么办?”

      ᣸ 见建宁这副模样,陈冲心中一软,将少女柔荑握在手中,低声蛊惑道:“要不,ᇹ我带你私奔吧?这世界뼅天地广阔,何必为了一个头衔,把自己一辈子都搭在这里呢?

       江南春凄水绿、塞外风沙黄,东观沧海啸,西到火焰山。咱们不做公主了,鴸哪里不能去?”

      建宁公主眼睛一亮,似乎恍然大悟一般:“好啊好啊!”

      不过,她又立即反应过来:“不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咱们私奔,肯定会被通缉的!”

      看᭏着建宁的脸,陈冲挑了挑眉,心说这姑娘不会早就想跑了吧?

      摇了摇头,他正色道:“你知道我进宫,目的是为了什么吗?”

      建宁꯬公主摇摇头:“不是为了刺杀皇帝吧?”

      恭喜你答对了!

      男人干咳一声,脸色有些ᄼ不自然,女人的直觉果然不可小觑。

      他从怀里取出《四十二章经》,嘿嘿一笑:“江湖传言,满清入关时,掠夺了大量财宝,将其藏在龙脉之中。

      而《四十二章经》里,记载了这个藏宝地,輐我冒死潜入皇宫,就是为了寻找这几本书,想把财宝弄到手。”

      见男人“如实相告”,建峚宁公主心中十分高兴。

       不过对陈冲的常识性错误,她还멸是委婉的表达了出来:“冲哥,溉风水龙脉是你们汉人的说㇒法,我们满洲人是不信这种东西的,我觉得你可能被骗了。”

      男人收起经书,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别管这么多,我就问你一句——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盗墓?”㪤

      “盗墓这么有趣的事,我当然愿意啦!”

      少女连连点头,眼中尽是憧憬:“我还没盗过墓呢!”

      好家伙,盗自己祖宗的墓,就这么开心?

      陈冲摸了摸头上冷汗,不禁为建宁的清奇思维喝彩。

      忽然,少女又问道:“盗墓我没意见、拿走财宝我也没意见랽。不过,咱ꆔ们怎么逃过皇帝的通缉啊?”

      瞧瞧什么홻觉悟,䔃这就“咱们”了!

      陈冲故作思索拰,随后大包大揽道:“这样,我帮他沓除去鳌拜,到䶼时候咱俩私奔,他也ዜ不好意思为难恩人——你觉得怎䚇么样?”

      䗰说罢,他又故意打量着少女:“就怕他舍不得你,你也舍不得你皇帝哥哥。”

      듷 建宁撇了貍撇嘴,娇哼道:“怎么可能嘛!他又不是我亲哥哥,我有什么舍不得的?再说了,即便我是他亲妹妹,用一个妹妹就能换来亲政的机会,他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说罢,鹼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我早就不想在宫䀃里呆着了。”

      陈冲点了点头。

      ៉最是无情帝王家,亲情再大,那也大不过皇位,这个道理自己还是明白的。

      而康熙将建宁嫁给璍吴应熊,᧸也正是证明了这一点。

      正在这时,一个ꕼ太监步履匆匆来到长春ᅭ宫外。 纒

      “皇上有旨,宣建宁公主殿下,即刻到上书房觐见。”

      建宁忙从陈冲身上下来,整理好衣服拿捏腔调问道:“嗯,不知皇上宣本宫,到底是什么事?▿”

      宣旨太监大声回道:똷“回禀公主,奴才不知。”

      “知道了,你下去吧!”

      听到脚步远去,建宁拍了拍胸口:“冲哥,你觉得是什么事?”

      陈冲摇ĭ了摇头辫,脸色有些严肃。

      此时天色尚早,还没到平常打澕架的时间,皇帝突然宣召짚建宁,肯定是有事发生。

      两人走进上風雨文学内除了皇帝,还有一个做杂役打扮的年轻男子。

      这人正是韦小宝。

      韦小宝见到陈冲,也被吓了一跳,做贼心虚之下,立刻想要跑路。

      不过一看四周,发现自己无处可逃,他便绝望的鄚作出英勇就义的模릒样,等待陈冲的批判。

      不过陈冲并没有理他,抶目光从韦小宝身上一扫而过:“参见皇上。”燬

      这次向康薎熙下跪,他没有半分心理负担。

      大丈夫能屈能伸,钻过狗洞的男人,简直是无所畏惧。

      再说,谁会和死人计较呢?

      小皇帝板起面孔,故作严肃道:“平身튺。”

      ꣹ 建宁看了韦小宝一眼,十分不悦的说道:“哥哥,这人是ǹ谁啊?”

      康熙看了妹妹一眼,׮并没有回答,而是对裡着天花板叫道:“多隆,还不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