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手机在线观看免费污

      十日后,张朝天父亲的回信到了,同意张朝天回家,唯一的要求就是从今以后安安心心接受家族的安排,无论是生意还是生活方面。

      叶青云没有看到信的内容,但他大致能猜到张朝天在写中说了什么。

      没有去问,他知道问了也白问,张朝天既然决定要走,他就一定会走,哪怕他的父亲不同意,他也会偷偷的离开。

      早在五日前,张朝天已经把离宗的想法告诉了云宗外门执事,所以现在的他可以离开,没有任何阻挠。

      外门弟子在云宗的地位根本就没有太多人会在意,对于外门弟子的去留,云宗也没有太多的局限性,来去几乎自由。

      只不过只要是离开了云宗的外门弟子,五年内不可再进入任何一个门派,否则将会被云宗追杀。

      对于这一条,张朝天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再去任何一个门派,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修行的那块料。

      “走吧!”北峰,院落外,张朝天什么东西都没有拿,背着叶青云送他的那柄刀,精神抖擞。

      “不再看看?”叶青云脸上的笑容很苦,二人一起进入云宗,一起修练,一起控火,一起生活,可是现在,他要走了,以后就只有自己一个人。

      可他不能阻止,因为他们都清楚,张朝天不适合待在云宗,更不适合待在修行界。

      他的性格太直了,根本不会拐弯,现在修行太低,生活的圈子太小,便不会有太多的争执,所以安全根本不用去担心。

      最主要的是张朝天的心根本没在修行上面,五年,虽然他也有修练,但他的修练时间只有叶青云的三分之一。

      “你就不要摆那张苦瓜脸了,五年了,我还能没看够吗?院里的一草一木我记得清清楚楚!”张朝天很开心,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

      “天哥!”叶青云欲言又止。

      听到叶青云的称呼,张朝天愣在原地,五年了,这是第一次听到叶青云这么叫自己。

      时间好像停止了下来,张朝天愣神,叶青云欲言又止。

      “走吧!”终于,张朝天拍了拍叶青云的肩膀,顺势搭在了他的肩上。

      “走!”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张朝天一手搭在叶青云肩膀,一手握在刀柄上。

      “记得,那一年我十岁,你十一岁。”

      “那时候我好像高你一个头吧?”

      “哪有,最多半个头。”

      “没有吗?难道我记错了?不管他,反正比你高就是了。”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做饭,你吃吐了!”

      “确实,那次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饭吃吐了,我说青云,你做饭的手艺应该学一学。我不在了,你也该让自己吃好一点,这样,等我回去后,我给你寄几本菜谱过来怎样?”

      “不用了吧,我自己吃的挺好。”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回去就给你寄,要不然我真怕哪天你把自己肚子给吃坏了,不要到时候还没被别人打坏,自己先整垮了自己,这可丢份。”

      “好,听你的!”

      ……

      云溪镇,接张朝天的马车到了。

      镇上来往过客勿勿,没有人会去在意这辆马车的到来,更不会有人在意此刻站在马车旁的两位少年。

      “少爷,该走了!”一旁,马夫坐在车上,说道。

      “好!”张朝天不复下山时的情绪,低沉地应了一声。

      “一路顺风!”叶青云笑了,笑的很天真,很开心。

      “云弟,再见!”张朝天转过身,一跃而起,跳上了马车,没有再回头。

      “天哥,再见!”叶青云正对着马车,开心地笑着。

      “驾!”

      一声轻喝,马车动了,车轮压在平铺的石板路上,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马车的速度越来越快,转眼便消失在漫长的街道上。

      “云弟,记得学做菜!”马车上,张朝天泪若泉涌,低声抽搐。

      “天哥,回家后记得勤练刀法!”过道旁,叶青云默默地呐喊。

      醉仙楼,云溪镇最大的酒楼,分为上下两楼,一楼为散客聚集地,二楼是雅厢,总会有一些客人不希望别人看到他们来这里吃饭喝酒。

      “小二,给我来一壶好酒!”叶青云第一次来到醉仙楼,囊中羞涩的他竟然走进了云溪镇最大的酒楼,也不问价格,径自走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

      “客官,您需要什么酒?”小二殷勤地跑将过来,问道。

      “还有不同的价格不成?”小二的问话,瞬间把叶青云拉回了现实,想起了自己的口袋只剩最后五颗灵石。

      “那是自然,本酒楼有最便宜的谷酒,也就是平常老百姓喝的酒,便宜,酒管够,四荤四素,只需一颗下品灵石。”小二侃侃而谈,续道:“另外就是灵酒,用最为珍贵的灵谷所酿的灵酒,这种按壶算价,一壶一颗下品灵石,小菜不算。还有更好的佳酿,一壶三颗三品灵石,小菜也是另算的。请问客官您需要哪一种?”

      “先来一壶谷酒吧!”灵酒虽好,奈何口袋空空。

      “好嘞!”小二并没有因为叶青云要的是谷酒服务有所打折,应了一声取酒去了。

      片刻后,四荤四素摆上了桌,桌台边角摆下了一壶谷酒。

      一杯下肚

      辛辣的感觉直冲脑壳,喉咙似火烧一般

      “咳……”

      从未碰过酒的叶青云脸色通红,一口气差点弊了过去。

      忍住那股刺喉的感觉,再一杯下肚。

      这一次,最开始的那种感觉稍微好点,可是仍挡住直冲脑的感觉。

      赶紧吃口菜,终于把辛辣感压了下去。

      一杯接一杯,一壶酒见底,叶青云打开了另外一壶,往杯里倒。

      “少年,这酒不是这么喝的!”

      就在叶青云正准备继续喝时,身前站着一位老人,年约五旬,一身布衣,腰间挎着一柄生了铁锈的剑,与他整个人的身质根本不符。

      “那您觉着应该怎么喝?”叶青云抬起头,十五年来他从未碰过酒,只是偶尔看到别人喝酒都是一杯接一接地倒进嘴里。

      如今老人说自己这么喝酒不对,引起了他的兴趣。

      老人闻言,指了指叶青云对面的板凳,笑了笑。

      “请入座!”叶青云尴尬伸手示意老人入座。

      “小二,两个大碗!”老人也不客气,朗声喊道。

      “好的”小二立马拿来两个大碗,放在了二人面前。

      “少年,第一次喝酒?”老人直接往两个碗里倒满了酒,道:“酒,要用大碗喝才爽,正所谓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样才能品出酒的烈性,肉的口感。”

      说罢,自顾自地满饮一碗,些许酒从他嘴角流了下来,落在衣领上,打湿了衣服。

      “爽!哈哈,爽!”老人痛快地大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