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itle:丝瓜视频草莓视频芭乐视频榴莲视频芭乐视频

      见他们撤退,那些散修忽然爆发出响彻云霄的欢꽽呼声,每个人都喜形于色。

      但是周元却知道,这仅仅只是开壑始,当利诱、劝降不成,后面的,自然是刀兵了。

      因此,他操纵金川马上与李青道:“李大哥,锦衣卫必定会去而复返,我们需㸈要抓紧这个机会壮大力量,如果我们短时间内能聚集三千人以上,那么我们就能直接闯出他们的封锁圈뱫了。”

      李讠青也是个聪明的,闻言点点头,谢道:“多谢金兄提醒。”

      说完,他立马开口道:“诸位道友,诸位道友,静一静,听我说。”

      只听ꢷ他道:“诸位道友,我们团结的成果,大家都已经看到了,锦衣卫不能奈我们何。但是,这就是结果吗?诸位看看,锦衣卫笏撤除包围圈了吗?”

      “他们只是暂时退却,恐怕他们在调集大婧批力量包撝围这里,准备将我们一网打尽,这暂时的安稳有何用?”

      “诸位,我们更应该团结起来,如果我们㴵有千人,我们就能对抗金丹修士而不落下风犖;如果我们有万人,那么元神真君也会甘拜下风。诸位,我们这里没有万人吗?⋾”

      “如果我们团结,区区锦衣卫封锁算什么,守住太湖这一亩三分地,绰绰有余。如果不团结,就会如那位金桐道友一样,不明不白地死,死了锦衣卫也只䰭会将我们当做一堆垃圾,丢入某个角落,被人遗忘。”

      Կ

      “诸位,难道我们散修怕死吗?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都说,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我们号称求道之士如今,刀都架到脖子上了식,我能还在互相猜疑吗?”

      “你能保证你没有私心吗笿?”这时,人群中有人出言ꩡ质询。

      “私心人人都有,但是我敢以心血立下心᡹魔血誓,绝不会背叛我等兄ᆯ弟,绝不取一丝一毫地私利,要走,我最뒪后一个撤离。要守,我守到最后一刻,若有一日,我投降了锦衣卫,让我世世不得解脱,永坠幽冥。”

      说着,李青直接拿出一把法器小刀,拉开道袍,露出胸膛,喀喇一声⹴,拉开皮肉,取出三滴心血,分别点在额头及双眼上,接着单指一画,组成一个似目務非目的图像。

      ⣰ 然后,他跪下来,对ុ着东方,举手发誓道:“散修李青풿,今日对天发誓,领导众兄弟对抗锦衣卫,如我有背叛兄弟、私取其利,让我不得好死;如我有投降锦衣卫,临阵脱逃之事,让我永坠蔘幽冥䘤,不得解脱。此誓天地见证!”

      发完这个誓言,他摇摇欲坠,取心血对他这种散㳯修而言,是莫大的伤害。

      金川连忙扶住他,并吼道:“如果大㦒家不团结,我们集齐千人就往外闯,诸位好自为之粰。”

      周围ジ散修一见,纷纷心折,就连周元也大为佩服这人,如果不是前世电视上、书籍中꾹见了쪶那么多阴谋诡兑计,他恐怕马上햞就信了。

      不过,此时火候已经差不多귊了,他马上和最后两个被他控制的修士站出来,吼道:“我等愿加入!”

      周围修士原本就蠢蠢欲动,这下,更多修士抛下疑虑,纷纷要求加入到一起,人群瞬间就膨胀到了千多人。

      这时,刚才那位金丹散修郑庆也道:“诸位,我也눓愿意加入弞,不知可否?”

      李青连忙道:“郑真人愿意加入,我等当然不胜荣幸,诸位,你们说是不是?”

      有了金丹修士带头,剩下的散修士气更高,争先恐后要加入촺。

      “郑真人,我修为低微,先前实在是不得已,如今真人加入ӊ,还请真人主持此事。”

      拪 “不,不,不,李道友,修行我还敢自问勤勉,可是这统领众人,我实在没有经验,与十个人大叫打交道,我就应付不过来,何况풠这成千上万的修士。” 

      “既然如此,在下就愧领了,⩴还请真人多多指教。”

      “指教不敢,内我既然评加入,自当尽心尽力。”

      “多谢前辈。”

      李青带领着一行人퀘转到太湖岸边,按照他平时的见解,任命一濒众十人队长、百人队长,进行编队。

      虽然这些修士修行的功法千奇百怪,但是总的来说,绝大部分还是不脱五行之数,如于红脂、周元这种修㷏行阴阳Ⱶ、幻术的少之又少。

       漠 因괼此,蘸李青与众人商议之后,奋就决定操练最简单的五行阵,这阵法虽然简单,却千变万化,适应各种情况,攻击、防御、辅助、遁形,样样可以。

      这也是昔日,黄明时期,修士最常用的阵法序列之뇝一。

      쑓 只是,黄明时期往往有一位修炼《混元经》的金仝丹쐑修士为中枢,五位分别修行五行功法的五位金丹为节点,千人联合,就能对抗元神真첋君。

      如今,他们的人数膨胀到三千余人,却只有一位金丹修士做支柱,而且是金行,自然有所不足。

      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这个阵法极端臃肿,如果站着不动担,汇聚而成的气势,自然퇠足以对抗元神真君,可是,这就␊只能被动挨打了。

      不过,一群从ꆫ未配合过的修士能有眼前的成绩已经足த够自傲了。

      卡൴ 接下来,他们需要快马加鞭,不断整治队伍,进行训练,做到千人如一人,如臂使指,才能真的嘖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

      而那边黄山,铩羽而归,却也在暗攮暗发愁,这次行动不仅调集了周边几省的锦衣卫,从筑基到金丹,倾巢而出,如果他再失败,恐怕不但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做不了了,本身也会被隆庆帝拉去陪葬。

      而巡天司那边却调集缓慢,上次嘉兴府于狂人做法,他们能迅速出动,一方面是出动的应急反应部뇺队,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多年补充,巡天司从与妖族的战争中恢复过来,所以才行有긒余力。

      掁 但是,三年前,于狂人做法也蔓延到巡天司的筑基期修士中,让他们也有数千参与此事的筑基修士被隔离审查,如今也왰只能审慎使用。

      更重要的是,妖族听闻妖师转世,一个个都疯了似的,在荧惑星、北海、十万大山再度掀⯃起反叛,让巡天司的大部分军力都被牵扯在衏这些方面。

      所⥃以黄山一方面只能等,另一方面,他再度去拜访上次拜访的浸那位军抲队将领,希望得到他的支持,直接动手。

      仍是上次那个庄园,那个人,只是,这次,这位元神真君果断拒绝了他的要求:“黄指挥使,不是我不出手,而是我们与妖族、门派有严格的协议,我们不对金丹之下的修士出手,如果今天我破了戒,明天,处处都是元神真君逞威,这天下,좺恐怕比妖师转世更乱。”

      “将军,我们在太湖,在神州腹地,有任何人管的着吗?”

      “我问你,如果这样可以的话,那下次,造化道将西京城中疡的锦뛍衣卫斩杀殆闛尽,꤄我们怎么反应?再次开始大规模围剿造化道?霌牵一发而动全身?”

      ꘇ“不是我不配合黄指挥使,而是,此事,即使是陛下下旨,我也룚要考虑一番。事关重大,任何人都不能轻易打破这个默契。”

      “当然,我会辅助你将从太湖逃跑的修士统统标记,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不能出手。”

      黄山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位真君说的是对的,只能回去之后再次髽催促巡天司,密切监视太湖散修,其稈他的,他也不敢轻启战端。

      ೶双方一时僵持住了,一方在等援兵,另一方却在训练自己,但是锦衣卫这边小动作却不停。

      这一晚,众人解散后各自打坐休息,锦衣卫围湖,这些散修槵们也聚集到大东山附近,以此为家,幕天席地,天天在这里一起训练。

      到了子时刚过,某些修炼特殊功法的修ࡒ士琟已经修ⵦ炼完毕,所有人都开始休息时,一抹月光下几近于无的黑影游荡在长堤上,朝李青靠近。

      此时,周元正在外围,那黑影飘过其身边时,周元却敏锐地察觉到,这人身上的味道似乎有点熟悉。

      궷本来此处人多⟩,即使这样深夜,修士来来去去也极多,但是这样给周元熟悉感的人还是不多见的,毕竟,他在这줏太湖,认识的人少之又少。

      仔细ᶄ想想,神魂立马给出答案,与在太湖之底,水府之中퐇其中一位疑似魔修的家伙有点䦇相似。

      当时,出水府时,为了以防万₁一,周元对那些修士都在神魂中做了标记,日后再遇到相似的,就能认出来,没想到在这里,真认出来了。

      不过他没有动声色,仍然装睡,只是鼻子翕动着,捕捉着他的气味和距离。

      这不是这位修士身上有什么明显的气味,他现在应该是施展了一种特殊的法术,身似䰴黑影,形如鬼魅,按理说应该没什么气味。

      可是,在开通了鼻窍的周元闻过来,他施展的这种法术,本身就是一种明显的气味,其他修士之所以闻ᕡ不到或者察觉不到,是因为这法术在迷惑修士的感官。

      但这在周元感受中,却是欲盖弥彰。謡

      随着味道的浓淡,他推测着这人쩮的方位,渐渐发现,他是慢慢往李青那边靠近的。

      周元瞬间就知道,他可能在打李青的主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