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可爱颂

      第二天,晴。

      我跟着小白在林中穿梭僮了一个뻬多小时,我们来到一片杂草丛生的平地嗽。

      小白指了指地上的一堆枯树枝说道诸:“就是这,通道在下面。我们下去吧。”

      我点头说道:“好,我在前面,你跟着我。”

      我走向前去,把㥖枯树枝清理到一边,下面露出一块大青石板,我们把青石板挪开,地上出现一个只能同时容纳一个人进奊出的入口,入口⧈内有一排台阶直通地下。

      我蹲下往里面看了看,里面很黑,深不见底。

      ꦝ 뮐我们什म么照明工具都没有,这么下去有可能就是送死。我抬头看看站着的小白,她正低头凝视着我,表情有些古怪,有种恐惧又有种难过。

      我很奇怪她怎么会有这种表情。

      我问道:“你怎么了?”

      恥 “没,没什么。–”小白笑쀟了一下,笑得很难看。接着说道:“我是担心你,这么黑什么밙也看不见,我们应该垰做个火把。你等着,我去找东西做火把。”

      小白说完不⑲等我表态,转身就向林子跑去。

      “小心点,别急,我和你一起去。”我喊道。

      봗 “你先下去看看情况,我很快就好。别担心我。瘼”媖话音落下,䤷小白빰已经消失在了林子深处。

      ꖸ휞我感觉她今天怪怪的,从起࿬床时话ꑲ变得就很少,总是像有心事似的。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又看看黑洞洞的入口軂,心想⛍,我还是先下去看看情캅况吧。

      我折了一根比较趁手的树枝,慢慢䀵走下台阶。

      ﺼ台阶坡度很大,一股带着泥土特有味道的阴冷气Ţ息扑面而来,身体很快淹没在黑暗之中,我停住了脚步。

      过了几秒,眼睛完全适应了黑暗。借着入口光线的映射,隐隐约约能看到台阶还一直向下延伸。

      走下台阶,眼前就是漆黑的通道。光线反射到我所在的位置,基本上已经没有了能见度。

      昏暗中,我感觉地Ⳉ上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我用树枝在地上划了几下,树枝碰到了硬硬的东西,我慢慢蹲下身,凑近了仔细看,我脑袋“嗡”的一声,心也瞬间“咚咚”直跳。

       我看到핈了一个人,一个死人鱯!我惊慌失措,忙向后退了几步。

      小白说过这里有人来过,会遇到死人的,那么这个人就是吴林浩的人了。这个人差一点就能逃出去了,为什么死在这了?中毒?还是有别的东西虛?ꘓ

      我突然想到了那些怪狼,那些怪狼是不是从这里出去的?我想着就又去望了望前方漆黑的͂通道深处,顿时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羴 “刘寒。”小白声音从上面传下来。

      我ž被她这突然的一声又吓了一跳,等我反应过来时,看到一束光从上面直射下来。我心有余悸地喊道:“你吓我一跳,快下来。”

      “怎么了?你这是?”小白蒎从上面走了下来。来到我背后时也发现༙了地上的尸体,惊叫了一声,颤抖地说:“这里真有死人啊?我,我不进去了。”

      我转回身说道:“你不是早就知㉘道吗?用不着害怕,他又不会动,就餀是可怜了点,家人肯定等着他回去呢,没想到死在这了。”我嘴上㫡安慰着小白,其实心中也是有点发毛。

      “谁说烛我害怕了?有你在,你会保护我的食对吧?我쮒不怕。”小白故作镇定,边说边拿手电照了照那个尸体。忽然,小白张大了嘴吧,眼睛瞪得快要掉了出来,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你……你看……你看他是谁?”小白声音颤抖起来。

      “啊?”我心中㝷一惊,忙转身去看,䎚看清了那人的脸后,我也大吃一惊,是吴飞!他怎么会在这?真是万万没纴想到,他应该是死在那个水潭才对,怎么死在这了?

      扄 小白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吴飞。

      我也顾不得她了,把她的燌手电筒一把夺过来,蹲在地上仔细打量了一下吴縫飞。

      吴飞还是穿着当初落水时那身衣服,不过衣服现在已经有些霉烂,还有很多血迹。他的胳膊,大腿,肚子磠,都裸露着,皮肤苍白鸠得像白퍢纸,头发也掉了一大片,㝟不过看起来像是死了不久,没有腐败,没有干瘪。

      㒽旁边还有一个背包,打䓩开背包,里面有刀,火机,手电,绳索,没有拆封的电池。我试了一下,手电还能用。我把擵刀带在身上,拿着手电,其他的装进背包里背在了肩上。

      “给你。”我把小白ﴺ的手电塞进她手里ࢨ,뙑说道“你别难过了,我们先把他安葬了吧。”

      小白没说话,上前抱起吴飞㼉就往外面拖。我伸手去帮她,小白很凶恶地喝道:“别动!走开!”

      我站着,看着她费力地一点点拖拽着往后退,直到完䙛全到了㱐地面,悲痛的哭声也传了下来。我等了一会,哭声渐渐停住了,我也回到了地面上。

      小白拿着两块石头正在一边挖坑,我站在后面看着她。她的哭声虽然停了,但是泪水䍋确似乎更加汹涌。

       她颤抖着身体,每挖婮一下都十分用力,双手已经磨破,血水,泪水一起滴在坑里。

      太阳西下,小白也把最后一把土撒♯在吴飞的坟上。然后又“哇”的一声,扑在了坟头。

      我始终站着,看着一个悲痛的女人在自己丈夫坟头痛哭流涕。我在?想要不要去劝劝她,可是我没去,我知道她压抑了太久,这次完全爆发了,劝她还不如随她去。

      对小白的看法我改变过很多次,第一次萌见ꪯ到她,认为她为了爱可以牺牲一切,几天之前㷢认为她也是想垄得开的人,不会为爱那么忠ㆃ心,甚至有些无情冷血敫。现在眼前的콾小白,就像是苦情剧里的女主角,有种恨不能随君去,化蝶永相伴的感觉。

      这一夜过得很艰难╬,我们哪也没去。我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趴답在坟前的小白。鈲半夜困得挺不住的时候,小白还在那趴着哭。我醒来时,已经沐浴在阳光之中橕,小白已经不知去向,她的手电还在地上放着。

      我把手电装进綂包里,开始四下寻找她的踪迹,真不希望她想不开自寻短见。周䌫围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踪迹,忽然想到她是不是去地下了。又一想,她都没有缛带手电,不可能下去。

      说来也奇怪,她从哪找到的手电呢?她会不焫会回树上了?也不ಗ太可能。她这个时候最想做得是什么呢?报仇!我想到这,就意识到不好,她找吴林浩去了。她一个人去报仇就是送死呀。

      “你不要乱跑。差点找不到你。”小白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声音很甜。

      㓺我忙回身,看到她站在五米开外,手里拿了一个背包,背包里好像有东西。

      我齑问道:“你……没事吧?”

      鼐“我能有什聃么事?♳好好的。迹你看,我又找到了什켆么。”说着就ؕ走了过来。

      我心说,这女人真是百变呀,真不知道她此刻到底是什么心情。

      她打开背包,里面有四五条烤熟的鱼,⌋还有手电,防毒面具,匕首,手套。

      我好奇地问道⮆:“你从哪弄的?”

      “我找食物时发现的,我看这些都能用得着。好了,先吃东西吧,肯定饿坏了吧?”小白这时就像一个贤惠的妻子在对丈夫体贴地关怀一样。

      “跟着你就是好,有饭吃,我快饿死了。”

      看到她状态转好,我也不再去提之前的事,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젾,拿起鱼就吃起来。

      ࠟ 吃过早餐,我们又来到了那个地下入口。吴飞的坟墓就在一边﮹,我偷偷看了小白一眼,她很自然,就像什么也没看到一样。

      “你真没事?”我问道。

      “真没事,你别啰嗦了,快点吧。我就是这样的人,他已经那样了,我也尽力了,该做的퀩我都做了,人要往前看。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去棁拿黄金,然后回家。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滗是回家。懂吗?”

      “好吧,你能这样想就好。”我在前面,你后面跟着。

      “你不怕找到黄金后我在后面暗算你?”

      “我相信你,你不会那样做的。”

      “好,那你在前面带路吧。”小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