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丝瓜向日葵黄瓜

      “顾先生?” 鳄 硢 穱 瓼 不知过了多久,粔一道声音在楼梯口响起,将顾修想要睡过去的意识拉了回来。望着楼梯口的恍惚人影,顾修暗自咬了껡一下嘴뜐唇,强迫自己清醒过来。

      “我是。”

      䶘 “您没事吧?”来ℝ人三ㇴ两步走了过来,想接近,鑺又有些顾忌。

      “没事,妖和鬼我都已经杀了,尸体你带走吧……对了,䃉房间里的女人也带走。”

      “您真的没事?要不送您뾋去医院吧!”身穿便衣的男人开口。

      䌟 허 顾修指了一个房间,而后拄着숢手杖起身,向另一个房间而去,“走的时候不用通知我了。”

      望着那道虽摇晃,但依然挺拔的背影,男子妀沉默的点点头。

      每蓱一个守箯夜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哪氂怕茪是见习成员。贝

      㿻 身为腂特殊部门的一员,专门负责特殊案件和善后,他麢再清楚不过。

      졦 这群黑暗中的守붌护者,为了这个世界的和谐付出过多少辛酸。

      ླ“头朢儿,您发什么呆啊,守夜人已经走了⽂吗?”一个青年笑道。쓥

      “说起来我还没见过껈守夜人呢。”另一个从楼梯上来的女队员也开口道。

      “嗯,已经走了。”那男人低语一声,开始了自己的善后事宜。

      但,谁都没有注意到,在楼下的大厅中,一道靓丽的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她拿着一盒甜点,身形一闪,出现在二楼的房间中。

      望着躺在地上、已经沉睡过去的身影,书女挖了一勺甜品放入口中,似욷乎是戆很享受黄,整双眸子都眯了起来。

      片刻榪后,她挑了挑勺子,也不见有什么其它动作,駆顾修整个人却向床上飘靾去。

      “一个不入流的妖,一只二阶的鬼,老板很能干呢。”书女小声嘀咕一声,取出一个装有蓝色液体的玻璃小瓶,掰开顾修௸的嘴巴,将詎液体倒入其中。

      那种液体不知是何种材料所提取,药效格外显著,只是初入顾修的口中,一片片肉眼可见的蓝光便笼罩了他的身壹体。 ﺰ

      浓郁的灵力和馨人的芳香,让他的眼皮不断济颤动,似有要醒来的趋势。

      “好好睡一觉吧,今晚就不带你去巡视自己的领地ꜰ啦。”书ꚱ女俏皮一笑,小拳头捶在了顾修的脑袋上。

      这突然的一击,让原本即将醒来的顾修,彻底昏迷。

      做完这一切,书女的感喂知扩散了开来,整个别墅中的一举一动在她的脑海中无所遁形。

      “找到了……”

      녶话䄱音一켉落,她的身影消失,再次出现时,人已经来到了地下室。

      ……

      ……줭

      翌日中午。

      暖暖的阳光顺着被拉开的窗口照射在靠窗的床上,让躺在那里的人有种被灼烧的感觉。

      ɶ悠悠醒来,脑海中的刺痛与发胀,让顾修有片刻的短路。

      鍷 “我好䮅像记得……有人捶了我一下……”

      顾修揉了揉脑壳,坐起了身体,突然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蘬我的伤呢??䫑?”

      Ə

      “难道我还带自愈属性?”顾修脱掉染血的破烂上衣,露▣出了白퉣净结实的上半靾身。

      那泾渭分明햰的腹肌和手感十足的胸口上,没有任何伤口,依然完美。就好像昨晚的那一幕幕根本不曾发生。

      想到此ꘁ处,他赶紧察看起了自己的体内,黑色漩涡仍在缓缓转动,不断吸收着天地间的灵气。

      但,在那漩涡下方,却出现了一片白色光团,它并不大,只有一截拇指大小,这代表着他体内灵力的量。

      “好家伙……怪不得常说生死间有大恐怖,我这进阶也太快了吧。”

      顾修皱眉,ƴ“这难道就是传说的流派——废材崛起,莫名有点小惊喜啊有木有!”

      葝不得不说,顾老板的内心戏一如既往地多騌。

      不过,当他下了床,刚准备离去时,却在뀵自己脚边的地上发现了一滴略微凝固的粉色奶油。

      这让他想起了一件事,貌似他昨天给书女打包的甜品就有这种奶油。¦

      “是她吗?”

      顾修略微思索了一下,릗拨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刚一打通,就被接下,就好像对方一直在守蔍着电话一般。

      “顾先生?”

      “是我,我想问一下댪,昨天晚上你走的时候有没有搜索这个别ⳋ墅。”

      “没,那是您名下的房产。”

      顾修:“……”

      “彗算了,等下我自己找找看吧。”

      “好的,有事뭧情随时都可以打给我。”

      别墅之外錊,一辆普通的댻轿车中,一个䫿三十多岁邛的男子听着手机中响起的忙音폻,这才将其收走。 劮

      “渡头儿,您是不ᐄ是太过巴结了?”驾驶座上的青年嘀咕道。

       他们昨天忙了Ᾰ一晚上没睡,现在又在外面守了一上午,是个人都会有怨言。

      “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直到ᗧ后来见的妖魔多了,我才知道他们付出了多少代价。”

      郭业望向大门紧闭仝的别墅,悠悠开口,“有些人牺牲了自己行走在阳光下的权力,守望着黑夜,忍受着孤独,一守便是一生。

      而我们,则站在他们的背后,享켉受着温暖的阳光与来之不易逼的和谐。᪥” 早 蝀

      青年对此脾不是很懂,刚入行半年的他,至今没见过传说中的那群人,但从领导的态度来看,这不是无的放矢,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뼮 㣱……

      …… ư

      此刻,别墅中。

      顾䕩修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面色不断沉思。

      Ṙ 一个月前ޑ,那个老鬼刚死,死的时候囵面色十分诡异,让当时的他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现在想起来,恐怖对方当时应该已经转化了鬼身,只留下一具肉壳。

      至于如何转化鬼身,他不知道,也没听䃲书女说过,但这种方法必ジ然不是Ḟ那么简单。

      那老鬼十几年来一直安分守己,丝毫不敢越红线럎一步,是什么让他敢冒着웹被守夜人发现的危险,也要对人类下手?

      ᓀ“灵因子吗?”

      顾修皱眉,他听ഖ书女说过覴,人类是一种特殊的生物,糱几乎每个人的血液中都含有一种名为“灵因子”的特殊物质。

      只不过,一般人的灵因子太少,只有零点几,甚至零点零几,但,这些因子对低阶的妖꾽魔鬼怪就像是一种美味的食物,吃的多了可以改变它们的天赋,并且产生进化梉。

      这也是两者之间一直无法和平共处的原因之壗一。

      “看来他杀的汣人不止一个!”

      顾修面色一冷,从沙发上㼳起身,向最后一处没有搜索㡸的地方而去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