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装海峡

      他对于方漳跟巫柘之间的事情可是相当的感兴趣,虽说之前也是听过传闻,据说是方漳自己纠缠上去的,但是这种话听听也就算了,就看那天这个女人对巫柘的态度,就不像是纠缠,反而巫柘那边倒像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得不僵持着。

      方漳想拒绝,但是陈辛哲哪儿能答应呢,直接将人拽过来然后搂着就走:“好了啦,知道你可讨厌我了,所以等下想吃什么由你决定如何?”

      “不,我并不想。”方漳死鱼眼,她才不想跟这个家伙吃饭。

      可对方的力气太大,显然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图。

      想了想,方漳也就妥协了,毕竟吃一顿饭应该也没什么吧,再说了她倒是有些奇怪,为什么陈辛哲这么讨厌巫柘。

      对,就是讨厌,虽然叫着哥,但实际上却没有半点的尊重,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多多少少对巫柘有点意见。

      但是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因为在原剧情中,陈辛哲可以算是巫柘的小弟,非常的崇拜这个大哥,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是因为自己吗?

      方漳摇了摇头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她也没有过多的去与剧情有所牵扯,难道是因为自己穿书之后态度转变?

      不懂。

      “人呢?还没有消息吗?”

      别墅中,巫柘沉着脸看着面前的管事的,整个人的脸色已经差到了极致。

      他们找了两个小时了,依旧是没有见到人影,打电话也不接,发消息也不回。

      原本应该好好地在房间里的人竟然就这样的不见了,门口守着的保安都说没有见到,那人能跑去哪里?

      管事的也是非常的慌张,能不慌吗,在这里的几人都是大家族的人,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管事被分配来带着这几人好好游玩的。

      本以为是一个巴结的好机会,谁知道这才刚来第一天,其中一个人就不见了,这人能去哪呢?

      就这么大的地方,对方显然对这四周也不是很熟悉,这还能跑哪儿去,

      在这四周的人都被他叫出去找人了,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别说是人了,鬼都没见着。

      好想哭,但是不敢,因为面前这个男人的脸色太可怕了。

      卞立冬在一旁站着,双手环胸,脸上挂着金丝边的眼镜,遮掩了眸中的烦躁。

      白怜云脸色也是极差,但并不是因为方漳不见了所以脸色差,而是因为这两个男人,说好的来旅行,都是跟她有关系的人,此刻竟然在关注别的女人。

      明明她才是重生,明明按道理来说一切都应该跟着她的节奏来,虽然这里的事情前世并未发生过,可为什么,为什么却没有人在意她的感受。

      手死死地捏着裙摆,平整的裙子被捏的皱皱巴巴也没人在意。

      “四周有没有什么适合摆摊的地方?”

      卞立冬开口了,既然是在别墅里不见的,也没有什么挣扎且保安也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那么就说明是对方自己跑出去的。

      而以他对方漳的了解,十有八九是为了躲避这次的旅行所以做了提前准备,自己跑了出去想蒙混过关到明天。

      不过即便如此,一个人冒然离开也还是太危险,不管是想做什么也好,还是先把人找到比较好。

      管事的擦了侧额头上的冷汗,听到男人这么说楞了一下,虽然不知道这找人跟摆摊有什么关系,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就距离这里大概一两公里靠海的地方有一处,那边基本上是四周居民迎接旅客的地方,虽然我们这边区域还没有开启,但是海边嘛,总会有人过来。”

      巫柘听到卞立冬的话楞了一下,但都是为了找到方漳,所以也就没有过多的追问,而是听完管事的话,第一时间往出走:“好,安排车,去那里看看。”

      管事茫然,看看巫柘又看看卞立冬,完全搞不懂这些有钱人的脑回路,但还是急忙跟了上去安排车。

      卞立冬打理了一下领带,即便是出门在外,他也依旧是一副正装的模样。

      白怜云同样跟着起身,想跟着去,却见前面的男人回首,清冷的双眸看向了她:“你就待着就好,等我们回来。”

      “啊,好.....”白怜云愣住了,原本即将迈出的步伐收了回去,只能安安静静的看着人走出了自己的视线,原本就极大的别墅中,最终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灯灭了,灯又开了,刚才还充满了压抑的室内,现在只剩下了寂寥。

      白怜云脸变得僵硬,好不容易维持住的笑容在这一刻顿时消散!

      转身,呼气吐气。

      “啊!!!!”

      愤怒的嘶吼完全没了之前恬静的模样,白怜云真的快要气疯了!

      这群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为什么,为什么她在这里却由始至终都没有人关注,那个方漳到底有什么好,上一辈子的时候,就是她多次给那个女人使绊子,为什么这一世会变,为什么不继续像以前一样,为什么要改变!

      可改变也就算了,变成那般毫不起眼的样子为什么那群人还是会关注她?!

      气,很气,真的非常生气。

      当整个房间只剩下她一人的时候,所有的慌张不甘全部都暴露了出来。

      焦躁的来回镀步,白怜云开始有些怕了。

      或许是因为上一辈子身为局外人的身份,所以当时的她能看出来,那个女人跟巫柘之间的相处,好几次都差点失败没有在一起,至于原因,自然就是因为方漳那个女人。

      她很神奇,明明性格暴躁,动不动就会被惹怒生气,没有大脑,唯一说的过去的长相也被她画的乱七八糟,整天浓妆艳抹,除了家世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优点,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在上一世的时候纵然巫柘无比恼怒之际都没有想过解除婚约。

      至于缘由,刚开始的时候她也以为是碍于对方的身份还有巫老爷子所以对方才一直不说解除婚约的事情。

      可到了后面,她才猛然察觉,并非是这样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