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二维码下载分享

      臸 李灵儿摸着麻屫九的脉搏,跳得挺有力,挺均匀,挺沉稳。

      试着他的鼻息,也算正常,就是有点害羞的感觉,呼吸有点细弱。

      홗 这和麻九在白云山山崖上大铁笼子里昏迷时的情况很相似,李灵儿不再担心了,相信麻九很快就会醒来,这是女人的直觉。

      횸想起刚才看到麻九的头部撞到了柱子上,李灵儿便轻轻地把手放在麻九头上,慢慢摸索着,根据经验,麻九都撞晕了,头薳上肯定会撞出大包来,果然,李灵儿在麻九的后脑勺上摸到了一个凸起,有半个鸡蛋大小。

      这筋包有一定的硬度,还ᬤ有些浑圆。不知道什么时候,听什么人说起过,脑袋撞出包,可以用揉搓的办法,把它阉消除。

      想到这里,李灵儿调整了麻九的体位,把大包附近的头发分开,开始轻壕轻地揉搓着这个暛大包ౄ,邋一边揉着,一边小声地叨咕着:

      ῶ“月儿明,屋儿静,草儿暖,草儿软,人儿㼹睡,人儿傻,人儿急,人儿烦,包儿硬,包儿圆,包儿大,ᩤ包儿쀟偏,揉揉揉,搓搓搓,血儿散,筋还原,揉一ʗ下,醒一分,揉两ఙ下,不牵挂,揉三下,魂睁眼,揉四下,魄来身,揉五下,왧伸伸腿,揉六下,攥攥拳,揉七下,直直腰,揉̑八下,说话了。” ㍣

      ັ 噗嗤!

      李灵儿把自己逗笑了。

      李灵儿停ཫ顿了一下,捋了捋孥自己散乱的头发,接着揉搓着麻九的大包:

      “你为啥不说话呀?我知道,你一定生我的气了,在白云山둽大铁笼子里,那个吊死鬼杜山,逼问我血魔教金鱼的下落,你的砋意思是叫我撒黵个谎,糊弄他们一下,争取咱们逃生的机会,可我没有那样办,谎话⾼我是说不出口的,在我的心里,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即使面对敌人鸷,面对恶魔,我也不会说谎,你是不是⓷生我这个气᳿了?

       还有,在咱俩护送三木会的病人,一ရ个人ꑗ镖,去花州的途中,遇到驼峰山的人打劫,当他们抓住了病人,拿病人也就是人镖的生死来要挟咱怎们的时候,我叫你放ࢽ下武器,你可能又生气了,其实,在我们镖师的眼睛里,我们保护的镖高時于一切,甚至高于生命,因为镖师的使命就⥐是护镖,可以舍弃生命,但不能舍弃镖,这是我们这一行的原则。

      还有,在白云墖山绝壁的石屋里,蜡烛烧完了,咱俩摸黑待着,背靠背,唠些闲嗑,唠着唠着你忽然激动了,做出了越礼的动作,我一害怕,就朝你头上打了一剑柄,没想到你很不经打,居然昏迷了,我想,当时你一定生气了,你是防生气了吗?那个···那个··芐·哎!该怎么称呼你呢?真䋳愁人!”

      “不愁人!就叫我郎君吧!”麻九突然开口说话了。

      因为缺少心里准备,李灵儿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她顿时害羞的不得쀕了,双手一推麻九的脑袋,自達己身子使劲向后靠去,他想结束抱着麻九的姿势,没想到谷草陾窝棚一下叫她倚塌了,哗啦啦,两人埋在了谷草里面。

      麻九双手双脚齐动,草捆都被踢飞打走,看见李灵儿陷在草里,麻九把她拉了出来。

      李ꗦ灵儿满脸通红,手心冒出了一层细汗,像做了亏퍿心事一样,有点ﷂ紧张。

      她挣脱了麻九热情澎湃的手,怯生生地说道:“你·侤··你···你醒半天了?都听到了什么?”

      “没有,我刚醒,就听见你说뷪怎么称呼怎么称呼这句话,原来咱俩姐弟相称䢱呼,难道要升级,改变一下称呼吗?”

      “不升级,不升级!你叫我姐姐挺好的,挺好的!”李灵儿捋着有些散槷乱的头发,月色䥼下,一种朦胧的妩媚,在李灵儿身上油然而生。

      麻窇九盯着李灵儿秀美的脸颊,感到一股春风从李灵儿身边缓缓吹来,浑身上㑻下一阵温暖。

      麻九轻轻伸出手,帮着李灵儿捋了捋刘海,并轻轻摘去她秀发上粘着的草叶,李灵儿静静的,就像一尊雕像,任凭麻九动作,月光洒在她的身上,反射出迷人的色彩。

      她看似平静,至于内心,肯定是巨浪滔天惊涛拍岸了。

      “錐我昏迷了多长时间?”

      李灵儿抬头看看月亮,说道:“就ี一会儿,时间不长。”

      “这里是哪儿呀?汻”

      麻九摘掉了李灵儿头上的最后一片草叶,拨럓弄了一下李灵儿的刘海,恋恋不舍地缩回了手。

      ᷕ“这里叫什么十八里庄,你来回走过的。”

      㪽 李灵儿抬手捋了一下秀发,朝麻九淡淡的一笑,表示感谢的样子。

      繩 突突突······

      η 马儿突然打了一个响鼻,可能是谷草里的灰尘太大了,呛入寴了鼻孔。

      “十八里庄?”

      麻九一边说着,一边拔起地上的宝剑,一转ݺ身,出了柴禾垛,奔큮着马儿而去。

      “你干啥去?急急▙忙忙的。”李灵儿赶忙跟了出来。

      棞“回破庙救朱碗主他们去呀!”说话的当儿,麻九已经解下了马儿的缰绳。

      “还来得及吗?”

      “不好说!”麻九飞身上了马。

      李灵儿似乎犹豫了一下,把手递给了麻九,麻九轻轻一拉,李灵儿就ꥴ跃上了马背,坐到쭥了麻九的身后。

      十푤几里的路,很快就被马儿跑完了。

      两人穿过果树林,来到了六灵真人的破庙。

      刚才쉊一片喧哗,这一会儿却是出奇的安静,窗户和门都张着黑洞洞的大口,像㏁要吃人一样。

      大车和马匹也没了踪影,院子里뼝有一股淡淡了尿骚味道,还有一股狗屎的臭味。

      两人骑马在院子里转了一圈,麻九就催马冲出了院子,冲出果树林,沿着官道,朝木州方枠向追去。

      官道厗上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两旁的树木也睡着了一样,没有一丝生气,只有天上的月亮,紧紧跟着马匹,露着善意的微笑。

      很快来到了城门口ᯬ,没有狗群马쁑匹大车的任何踪影,城门紧紧的顺关闭着,城门楼上透出微弱的亮光,隐隐约约地传来喝酒划拳的吵闹声。 똝

      麻九鷈瞅着高大的城门城墙,一脸的无奈,抬头輜看看月亮,朝身后的李灵儿说道:“怎么办?쎑没追上,咱们现在上哪儿去啊?”

      “我哪知道뗂去哪儿啊?你是掌舵的,你拿主意吧!”

      “客随主便,你是当地人,你说了算!”

      “兜里还有银子吗?”李灵儿问了个很现实的问题。

      “还有飬一块黄金,剩下的一些银子叫我给朱碗主他们了,除了搡金子,身无分文,再就是一些鹅卵石。”麻吠九拍拍腰间的皮兜子,兜子发拾出一阵清响。

      “就剩金ȧ子了?一点银子也没有了?”

      “就剩那块앺贾逵他们给的金子了。”

      “这金子埁太扎眼了,也不好找客栈了,我记得那边四马架子跟前有个土地庙,不如咱们上㽂那里对付一宿算了。”

      “四马架子在哪儿呀?”홚

      “你听我的指挥,就能找到,我拍打你的右肩,你就右拐,我拍㫁打你的左肩,你就左拐,我要是拍打你的后背,你就直行,听懂了吗?”

      李灵儿居然䶽玩起了蜂游戏篤,麻九心里一阵热乎,要知道,天下最好玩的游戏就是夫妻游戏,不过,풐那是᪋大游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