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2019视频高清在线视频

      假期已经过半,李天一对于每天燚老的安排训练以如家常便饭。

      挥动着手中的木剑,持续着同一个动作,那天燚老讲述王佳馨的身世这几天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啪。”清脆的脑瓜声响起,“挥剑不用心,等于无用功,还不如回家帮忙种地干家务。”燚老看着李天一挥剑时的不果断和不专心,气不打一处来。

      “抱歉。”李天一收回神,用心的挥舞着。

      “你现在努力的每一分,都是未来你比别人强大一分的保证,如若现在不努力,将来面对强敌再后悔,为时已晚。”燚老语重心长的在一旁指导,“平日里差不多,差不多,关键时刻就差一点,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孩子你要明白这期间的差距啊。”

      李天一不说话,握剑的手更加使劲,每一次挥动都越发的用力。

      这些天李天一便住在燚老家,除了吃饭睡觉,每日便是训练,锻炼,修炼,三点为一,要知道,在他这样的年龄能保持如此高强度的训练,已经超越同龄人很多了。

      但燚老自然不是把他与普通人相比,人外有人,在一些贵族世家,总有那些得天独厚又肯努力的家族培养对象,有着不浅的天赋加上家族资源的倾斜,无论是修炼还是成长都是事半功倍的直线型上升。

      王佳馨在身边李天一的努力修炼下,渐渐对星力的掌握又拾了起来,虽然依旧克服不了对剑的恐惧,但每日的基本步法也没有停止锻炼。

      两个孩子相互督促相互陪伴,正朝着更好的方向成长。

      燚老在一旁看着渐入状态的二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忽然燚老神色微动,在他超广的感知范围里有了未知的人闯了进来。

      燚老几个身影,眨眼间来到一处平原处。

      “来着何人?”

      空旷的平原处,就像是凭空冒出般出现一道人影。

      “我受甲游之命,前来传话。”一位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少年半鞠躬请示燚老。

      “原话为:这些时日,局势昸乱,奈不知所因,且安心等待,请勿联系。”说完又凭空变出一巨大的白色箱子。“这是为您准备的这些时日的食物,请过目。”说完打开箱子,里面透露着冷气,新鲜的蔬菜果实以及肉类一应俱全。“箱子中备有极寒冰用来保证食材的新鲜,虽然这一批食材较为普通,但请见谅。”少年一一做着解释。

      燚老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李嘉星所安排,只是面对这样的局势,他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替我谢谢他,这些日子托他照顾了,恩情在心,永不遗忘。”燚老真挚的传递着感谢。

      少年点头,又半鞠躬向燚老示意,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都说李嘉欣身边有一位年轻有为名许苏的助手,看来便是此人了。”燚老回忆着刚才那少年的离去,若不是故意露出气息,恐怕就连燚老都未能发现身影。“做商人探子,这能力怕不是再适合不过了。”燚老感叹着,将箱子收回,转身回到木屋前。

      这一来回气息轻柔而安静,仿佛未曾离去一般,丝毫没有引起李天一和王佳馨的注意,二人各自修炼着自己的项目,在此大好的时光中,燚老很享受这般场景,只是不知又能维持多久。

      另一边。

      一处幽暗的地下场所,唯有闪烁着点点鬼光借以照命,仔细看去,墙上,地上都开满着鲜红的花朵,谁都想不到,四魔“左花星”的大本营,竟然就在星云城中央星罗大楼的正下方。

      一个妖艳的面庞,肌肤雪白无色,眼角画着红色的眼线,嘴唇也如烈焰般鲜红,比任何少女都要美丽的颜值,却是一位男人身。左手手臂上印满星星,细长纤细的手指轻轻触碰着墙壁上的花朵,眼睛深深被这些花所迷恋。

      “那裕皇肯找我们合作?”声音清亮而女性。

      “是,裕皇说他雇了很多人,近日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待命,只是寻找冰帝之事,恳求我们帮忙。”底下一教徒汇报着情况。

      “左花星”思考着,虽然纵是都为星魔教,可并非齐心,除了那位大人,下面有四魔,六皇,他们各为门户,好似十个门派般,若非大人的传令,一般情况下都无任何交际,如若触犯了对方的利益,甚至还会发生厮杀也不稀奇,这就是星魔教,一个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任何门规的地方,唯一一条入教需许下星魔誓,是无论如何都要服从那位大人,可往往数年大人都不会指挥教徒一下,任由星魔教自行发展。这就导致星魔教渗透到星空大陆的各个地方,如同蟑螂般的扩张,收人,却又没有什么大动作,没有人可以真正的一网打尽他们,纵使使出全身解数,也只能清理一小片星魔教徒,可随之而替代的人大把存在,这让每个帝国都十分头疼的存在。

      “冰帝。”左花星默默念着,“既然我们能找到,还要给他何用?”他不明白裕皇所做到底有何用意。

      “裕皇说,此行举动消耗他众多教徒,甚至一场厮杀中又白白失去四人,如若寻找到冰帝并交给他,他愿意行星魔誓,愿追随您。”

      星魔誓往往伴随着最可怕的反噬,一旦违反,星力全失,生不如死。

      左星花嘴角轻微的笑了笑,“有趣,那就试他一试。”在他看来,固然冰帝的星力众多,但星力之间也存在契合关系,这极冰之气与他并无缘分,但若将一皇势力收入囊中,他在四魔中的地位必将大大上升,哪怕他是四皇中实力最低的那一位,但一魔加一皇便大不相同,这些年他多多少少受到其他三魔的剥削,早已耗尽他的耐心,只需要一个契机,他要把那些拿走他东西的人通通吐回来。

      “派些人手,去黑森林探索一番,寻找到有关冰帝星力的线索便回来告知与我。”

      “是,属下遵命。”

      “还是跟这陨石结缘啊。”左星花摘下一朵红花,放在鼻尖尽情吸释着,“那日杀我一名六星魔徒,接下来让我也好好享受一下吧。”

      青华站在一棵大树顶端,俯视着眼下大片的黑森林,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东西就在脚下大树的地里,只可惜那盒子保存性太好,一丝星力也未曾发出。

      “就是这里。”青华大量着之前的陨坑,冰雪已经融化,可那一处深坑却依旧留在原地。“下一次我一定会全力以赴。”青华捏了捏拳头,对于曾经战斗留下的仁慈而感觉到羞耻。

      在他看来,盒子应该就在附近不远处,他有那种直觉,盒子一直未曾离开,或者说离开过但又归还与此,想必那些外来人员也是冲着那守护灵而来,他已汇报城主,大队兵马很快将会把这里团团包围,一草一寸的搜索,直到寻找到为止,那份力量绝不能落入外人手里,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想着,从树尖端高高跃下,在阳光的照射下像在空中游动的鱼般,他重回林中的陨坑附近,手触摸着土地,来来回回寻找着蛛丝马迹,可那天冰面覆盖,哪怕是一丝脚印也未曾留下,大地像新的般展现在眼前,青华回忆着那日打斗时的每一幕,假设盒子的掉落轨迹,他一处一处的搜索,可都未曾如愿。

      那日若有人在场,实力必定非常低下,若不如此就是高手中的高手,只有这两种极端才能躲开他的探查。思索着,不知不觉已经围绕陨坑一周。不知为何,就连陨坑周围的野兽也不见踪影,就像一片无害的森林般。

      正苦恼的思索着,身后的林中稀稀疏疏的响起走路的声音,青华警觉性的望去,借水遁消失在原地。

      “老大,你说这里能有什么宝贝。”一位侏儒看着这漆黑的森林,身体不安的询问着。

      “谁知道呢,听说之前这里降落了一颗陨石,听说价值连城,悬赏这项任务的人出重金,只要能找到我们一辈子也不愁吃喝。”一旁一位身材健壮的独眼大汉手持一把巨斧一边扣扣鼻子一边说道。

      “可是他们通知要求集合完毕一起行动,我们独自前来是不是…”侏儒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听说这片黑森林里居住着大量野兽。

      “哪有那么多废话,等一起行动哪里还有我们的事情,先下手为强懂不懂。”大汉没耐心的解释。

      “要是遇到野兽。”侏儒害怕的问道。

      “那我就一斧子劈了它的脑袋。”大汉随意的挥着巨斧,在空中制造出巨响。

      “快看,亮光。”侏儒指着前面高兴的喊道。

      很快,两人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妈吖,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侏儒看着眼前的巨大陨坑,被深深的震撼。

      大汉就仿佛见到财宝般,“找,给我找。”说着贪婪的在四周观望。

      “财宝一定就在附近,快,我们发财的时候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