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之

      三味亨是法租界中央区的一家开了两年的新餐馆。

      这家的豆花焖猪脚做得相当不错,街坊四邻都很喜欢。

      程千帆接过老板范老三递过来的香烟,慢条斯理的翻了翻外卖账本,“范老板,不是我故意为难你,有人告举说吃了你家的猪脚坏了肚子。”

      说着,他弹了弹烟灰,“你范老板不会是拿过了时辰的猪脚当外卖吧。”

      “决不能!”范老三诅咒发誓,说自家决然干不出这种缺德事,抱怨有人眼红自家生意好故意诬赖。

      “……双龙坊313房,送餐人,罗瘸子。”程千帆心中暗喜,找到了。

      在此前抓捕‘朱源’的行动中,他从竹栅栏里发现的卡片上隐约可见是个亨字,他立刻就想到了这家有外卖服务的餐馆。

      嗅闻之下卡片上隐约可以闻到这家豆花猪脚的熟悉味道。

      果不其然,这朱源叫了三味亨的外卖。

      最重要的是,账本上记录的是,这是叫了三人份的外卖。

      看着程千帆随手翻看账本,似乎非要查出个什么,范老三心中暗骂,讨好的摸出两块大洋,悄摸摸的凑上去。

      “唔,范老板做生意一向本分,看来确是被人恶意诬告。”程千帆不着痕迹的收起两块大洋,将账本递过去,“好了,本本分分做生意,有我在,不用担心这有的没的的。”

      “那是,那是,程巡官说的是。”

      看着程千帆晃晃悠悠的离开了,范老三朝着地上隐蔽的吐了口口水,‘呸!’

      不大会的功夫,范老三打听到周遭其他的餐馆也被程千帆‘查问’,被迫破财免灾,尤其是死对头六味居比自家多掏了一块大洋,心情莫名好了很多。

      ……

      “小陶,看来这程千帆也不是你所说的那般正直嘛。”在街角的一处酒楼,宋甫国看着程千帆美滋滋离开的背影,说道。

      “宋老板,比起其他巡捕来,程千帆已经是好的了。”小陶给宋老板倒酒,“有些家伙拿钱不办事,这程巡官心还没有那么黑,你要做生意,找他这样的,比那些黑心的家伙要可靠的多。”

      宋甫国轻笑一声,巡捕吃拿卡要,捞点外快,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并不在乎。

      等店小二离开之后,小陶压低声音,“组长,我查过了,程千帆参与了抓捕行动,人是他抓住的,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和红党有仇,上去就揍,要不是有人拦住,那个红党且被打出个好歹。”

      “哦?”宋甫国点点头,这倒是个意外的消息。

      他要招兵买马,但是,也害怕被红党分子混进来,要是特务处的情报部门混进了异党分子,这乐子就大了。

      这小子对红党态度恶劣,倒是个好消息。

      “挑个时间,你约他吃酒。”

      “组长你要亲自见他?”

      “看情况吧。”宋甫国摇摇头。

      ……

      “老康,这宅子不错啊。”

      这是一处带院子的宅子,前门在一条街上,后门在靠在另外一条街,院墙靠着另外一条街,一旦有异常情况,有利于突围。

      康二牛点点头,这正是这处宅子的好处,所以他一直记着。

      “老康,这宅子有问题吗?”一个中年男子问道。

      “这是以前的同志为省委准备的安全屋。”康二牛说道,“大搜捕后,这宅子就空着了,我一直留意着,这里应该没有出过事,也没有人居住过的样子。”

      说着,他抹了一把桌子上的浮灰,“目前来看应该是安全的,不过,也不能大意。”

      “老康,看看我发现了什么?”一个年轻人高兴的喊道。

      在一个抽屉里的暗格,年轻人摸索出一张租约,不是这套房子的,是隔壁的一处很小的宅子的。

      “准备这个房子的同志,很细心啊。”中年男子赞叹说。

      康二牛点点头,“大壮,你去隔壁那个房子住,负责警戒。”

      很显然,隔壁的房子是为了保护这处宅子所准备的预警。

      “老肖,你之前说去找《申报》的朋友拿照片……”

      “别提了,那个《申报》的朋友也被巡捕抓了。”老肖露出担心的神情,“我现在怀疑那个朋友也是我们的同志,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

      程千帆拎着一盒吃食,拿着覃德泰亲自开的手令,来到了巡捕房的看守所。

      “郑兄,一起?”程千帆冲着陪同来前来的一个巡捕说道。

      “我就不去了,里面那味,太冲。”巡捕扬了扬手里的烧鸡和一瓶酒,“小程,谢了。”

      程千帆笑了笑,没说什么,拎着吃食朝着里面走。

      方木恒被安排的单间,看样子是新换了干草,倒是还算干净。

      这是一个戴着眼镜,身材瘦削,看起来很斯文的男子。

      身上的西装有些破了,可以看到几道鞭痕和血迹,这不是受刑,估计是抓进来的时候不老实,被收拾了一顿。

      其人面对墙壁站着,正在大声朗诵文章。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

      程千帆安静的看着,听着。

      方木恒的声音洪亮,情绪高昂,声音越来越大。

      在这个狭窄的牢房内,这个瘦削挺拔的身影,和他朗诵的声音,有一种莫名的力量。

      “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程千帆朗声说道。

      “你是谁?”方木恒闻言,扭过身来,审视的眼神看着这个身穿巡捕制服的年轻男子。

      “木恒兄之名,如雷贯耳。”程千帆没有回答,直接拿了钥匙开了牢门,慢悠悠的进去,将食盒轻轻放下,才开口说道。

      “我不认识你。”方木恒冷冷说道。

      “我也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是在如此场合。”程千帆微笑,伸出手,“常听筱叶提起你,程千帆,木恒兄,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程千帆?”方木恒盯着程千帆看了好一会,没有握手,冷笑一声,“是你,小妹对你颇为推崇,没想到大好男儿,披了这一身狗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