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污下载免费版下载

      这师奶郭凤英能不高兴吗?

      “哎呀,我虽说活了这么大岁数了,本想已经是脱离这凡尘俗世了,想把自己最后这一点家产散散,弄个清闲,身边就剩这几十枚古董了,结果倒好,今儿又当了回地主老财,家产没散干净,这还又挣了一个多亿……”

      一桌人也是开始交头接耳了起来,多少有些躁动。

      “别以为我老了就啥都不知道,这顶级沉香少说也是个六七千万,还有这菲儿的博山炉,至少两千万,还有兰儿这剑,有钱也买不到吧?”那兰点了点头

      郭凤英终于举起了酒杯,大家正要站起来,师奶示意大家都坐着,一群人又是恢复了平静,

      “小颖,你给奶奶拍个视频,我今天要立个遗嘱……”师父师娘还还有这一桌子人都要说话的时候,我大声的喊到:“听奶奶的话!”

      师奶笑着冲我点了点头:“还是我孙儿懂我啊。”然后环视一周继续说到:“人吗,都有大限将至的时候,这老天爷啊早就给定好命数了,相信单儿最能理解和体会的,因为他懂得多,会的也多,所以啊,你们这些个俊俏的小娘子门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对吗?所以请不要打断我的话,颖儿,录吧!”

      顾颖看着我,我点了点头,顾颖打开了手机的录像功能……

      “我,江湖人士送了个绰号——‘圣手药仙’,愧不敢当。本人姓郭,上凤下英,生于清光绪二十年,农历八月初十,也就是甲午战争十日后,长于战乱,但自当问心无愧,对家门忍辱负重,操持家业,对国家鞠躬尽瘁,血染疆场,此生无憾亦有憾!今立遗嘱。所得‘缘若寺’沉香八两有余,暂由我来保管,我羽化后,沉香手串由顾颖继承,沉香蜜蜡念珠由姜凡继承,沉香观音佛雕以宏达集团名义交由国家故宫博物院收藏,沉香原料由间单自行分割处置。”老太太喝了一杯,师娘强芝英又给老太太倒了一杯,郭凤英继续说:“菲儿的西汉博山炉和那兰女士的龙泉宝剑请二位在我成仁后各自领回,还由二位自由处置妥帖。眼前这块‘志士仁人’的御赐牌匾永远挂在此院正房当中,交由后代子孙每日擦拭打扫,不得懒惰,并供后世子孙敬仰膜拜,不得懒散!”郭凤英又干了一杯,师娘再次斟满

      “两位偶像,我这安排,您二位可否满意?”郭凤英脸向右侧询问着王雯菲和那兰的意见,那俩也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好,我屋里的一切书籍典藏留给我孙儿间单,院落地产由间单和姜凡的儿子‘间墨轩’和女儿‘间玉轩’共同继承,单儿姜老师可听清否?”

      “啊?奶奶,名字都起好了?”我说

      郭凤英又笑了笑:“剩下的银元和我银行里的存款一并纳入宏达集团的希望工程基金会,由周萍和李同共同管理,每年都要建设希望小学和母亲水窖若干,二位由经济状况自行定夺。”

      “知道了,奶奶。”周萍和李同一起答应着

      “单儿,你要好生伺候师父师娘下半辈子,直到他夫妇二人寿终正寝终了。”

      “孙儿谨记!”我没有哭只是看着师奶那坚定的眼神

      “大概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各位孩子们,你们手里拿着的不起眼的袁大头是签名限量版的第一批,甚是值钱,也算是奶奶给你们留下的傍身钱,如若家道中落也可保你们下半辈子不愁吃喝,安枕无忧,不到万不得已还是留作纪念为好。”

      “知道了奶奶……谢谢奶奶……”……

      “剩下的小事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你师爷家里有自己的家族墓地,这些你师父师娘都知道,到时候问她们就行了。颖儿,好了吗?”郭凤英看着顾颖收了手机点了头才又端起了一杯:“今天不是我扫兴……”

      “请问,郭凤英郭先生在吗?”外面进来两个西服笔挺的一男一女两人,都带着眼镜。

      我赶紧站了起来询问何事……

      过了一会儿,我们一大家子除了那三个从宫里出来的人没有出镜,所有人聚在一起与师奶手里捧着的‘世界吉尼斯纪录证书’合了影。

      我送走那两位认证官后,一群看着郭凤英那张世界最长寿女性的吉尼斯世界纪录证书都开始笑了起来,又开始热起了菜。

      “你说我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还得了个世界第一。”郭凤英还是蛮高兴的说到

      “奶奶,你可是跨越了三个世纪啊,世上少之又少,真棒!”张孟君笑着说

      “哎,有时候太孤独了,又遇到这两个闷葫芦,还好,有你们在,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奶,以后让你天天开心,您忘了,咱们马上就要有个小店了。”君岛说

      “哦,对对,多会能开啊?孙儿”郭凤英看着我说

      “哦,奶奶,等厨具从国外发过来就行,这不是还在疫情期间吗,估计还得一段时间。”我说

      “好好,那我这些日子就住这?”

      “太好了……”我飞奔过去亲了师奶一下

      全屋子人也是高兴至极。

      “奶奶和我一屋吧……和我一屋……不行……和我一屋……”

      ……

      石乐和马青书竟然忘了吃鱼,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各种鱼已经不翼而飞了然后两个人又看着我,我笑了笑说:“等会啊,马上!”

      我又系上了围裙去了灶台,把刚才囫囵炸过的几条鲤鱼用酱焖的方法又炖了开来,因为是开放式厨房,餐桌上的人都能看到制作过程,这也是引起了纪春丽和欧阳鸠的注意,没一会儿,纪春丽便走了过来看着锅里咕嘟咕嘟的鱼在汤汁里上下沸腾着:“需要帮忙吗?”

      “奥,给我切几片豆腐,大片的。”我说

      “得了您内!”纪春丽高兴的走了,李月过来看了看,说是看其实是想说:“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招人了,在放点木耳,更好吃!”

      “那边都有,麻烦妹子给泡点呗。”说完,李月也走了,我又开始炸着葱段,姜凡和张孟君过来看了看说:“葱烧海参。”

      王凤和周萍也过来看了看:“老公,累不累。”

      “不累,今儿高兴。”我刚说完,李同和顾颖也凑了过来。

      “我说各位娘娘,桌子上都没人了,去吧,陪陪客人。”我刚说完,石乐和马青书手拉手过来说:“客人都在给你干活呢,都等你陪呢,我们可没那资格。”说完两人出了门,然后一群人出了门,还好有六个耳房,要不在家里上个厕所都得排队。

      我又先后把豆腐和木耳放入鱼锅中,开始了琥珀小姐与海参娃娃的再一次碰撞,菜熟了,人也都回来了,君岛把葱烧海参端了过去,李同端着鱼盘子在那等着,我先把酱烧鲤鱼捞到盘子里又盖了锅盖让豆腐和木耳在入入味儿,便和李同一起上了桌:“来,大家在尝尝这酱焖鲤鱼,那姐你也尝尝,看我自创的和你们东北的有啥不一样。”

      “得嘞。”那兰答应着就是一筷子

      “兄弟啊,这手艺绝了。”欧阳鸠又与我共饮了一杯

      “怎么样?今儿来着了吧?”我笑着说

      “老公啊,今儿是不是得赋诗一首啊?”张孟君笑着说,王凤也赶紧搭腔:“我说怎么好像缺点什么似得,今天没有吟诗!”

      “哎呀,你们还让不让人活了……”我吃了一口姜凡给我夹的海参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