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版快猫

      狈先生是狼妖一族的军师,他根本就不擅长战斗。

      훪쯾别说眼前这种生死搏杀,就算是寻常的巡山小妖他都打不过。

      ꢴ 但他却很㫙擅长探听情报这一类的东西,他一쬆眼便认出来,这是压龙大仙侍女鸠媚娘的天赋妖法倒马毒桩。

      ᆰ 但李玄宗他明明是人族,怎么可能用出鸠媚娘的天赋妖法茤呢?

      他想要提醒썢猪三烈,但此时这种情况却不퍿是提醒便有用的。

      倒马毒桩那渗入骨髓神魂的剧痛已经让猪三烈彻底痛的失去了理智,他丢掉狼牙棒捂住脑袋,简直恨不得要把自己的脑袋给捏碎一般。

      Ꭺ李玄宗等的便是这个机会!

      包括方才失手被擒,那也是他故意露出的一个破绽。

      指凝剑气,李玄宗一手锁住猪三烈那粗大的脖颈,剑指径直向着猪三烈的双眼抹去ฯ。

      这是他上辈子在实力低微时经常用的一招,名为金丝抹眉。

      名字好听,实际上却是废掉对手双眼的狠辣杀招。

      ‘ 此时李玄宗以八方归元剑气施展,换成了剑气抹眉,更添三分的阴狠毒辣。

      修行瑻界中大家都是修真炼气,人族研发各种术法符法提升境界,大部分妖族除了修本身的妖法,走的也是大开大合的路线。

      可以说就没有一个⺛人对敌时会像李玄宗这样用这种阴毒狠辣的招数,专门贴身去挖眼锁喉,把斗法变成野兽之间的厮杀。

      这一招身法敏感灵活的鸠媚娘都没有完全挡住,更别说是此时被倒马毒桩蜇的痛到失去理智的猪三烈了。蹎

      剑气抹眉之下,猪三烈的两个眼珠都彻底被那剑气搅碎,成了两个血⚁窟窿!

      “嗷!老子要杀了䵈你!杀你了!”

      猪三烈又发出了Ⱛ一声惨叫来,双瞴目被毁的剧痛似乎冲淡了倒马毒桩所带来的神魂剧痛,他捡起狼牙棒四处乱砸着,带起大股的碎石气劲。

      但这只是徒劳而已,李玄宗就站在远处,㰉默默的看着他胡乱挥霍着力量,只是看准时机,凝聚剑气在他身上划出一道伤口来。

      猪三烈皮糙肉厚,就算是八方➿归元剑气也无法彻底洞穿他的肉身。

      但每道剑气都会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口,鲜血缓缓的流淌而出。

      他腹部那巨大的伤口此时也开始崩裂,肠子混合랃着鲜血大靥股喷涌而出。

      一旁的狈先生看到这一幕,感觉浑身发冷的同时嬌又有一股十分熟悉的感觉。

      他感觉李玄宗很像是一䭧匹狼,不是狼妖,而是丛林里那冷血残忍的狼。

      繇丛林中的狼群有时候会狩猎比它们体形大几倍的野猪。

      它们的做法便是将野猪逼到绝境后,围而不杀,就这么你一口我一爪子,彻底耗干野猪的鲜血,冷静而又残忍。

      㱎现在的李玄宗的行为便像极了这一幕,只不过他没有ᑌ麾下的狼群,只靠自己便做到了这一步。

      豠猪三烈活不成了,狈先生能清楚的察觉到猪三烈的生命力在不断的流逝谚着。

      Ҍ

      他早就想逃了,但他却敏锐的感知到,李玄鎺宗始终有一部分注意力是放在他身上的。

      只要他敢逃,一道剑气立刻就会将他贯穿。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猪三烈鲜血流干,越来越虚弱,最后被李玄宗找到机会,凝聚剑气直接划过他的脖颈!

      轰然一声,巨大的尸体倒在地攌上,鲜血几乎都已经流干,彻底染红了方圆数丈的地面。

      李玄宗长出了一口气。

      杀猪三烈比杀鸠媚娘要简单。

      虽然鐎按照境界来说肯定是猪三烈更强,已经达到了归元三重的境界鄯,但对付没脑子的敌人总比对付有脑子的家伙更简单。

      况且他了解过这些猪妖的底细,早就针对其做出了一系列对战设想,以他的战斗经验解决猪三烈并非难事。

      ଴反而是之前鸠媚娘的倒马毒桩倒是打了他一个触不及防。

      斩杀猪三烈后,黑山印化作黑芒要融入李玄宗的体内。

      但李玄宗却双手结印,捏鑀出一个箊奇怪的印决来。

      섌粉红色的微光彻ま底将那黑山印笼罩,最后直接吞噬。

      狈先生的面色又是一变Ḃ,那是压龙大仙的雀阴锁!

      这李玄宗先是用出훆了鸠媚娘聭的倒马毒桩,又用出了压龙大仙的雀阴锁,他究竟是什么人?н总不可能是压龙大仙的亲儿โ子吧?

      ク 就算是,那黑矷山老妖也不至于连他是人是妖都分不清。

      此时李玄拏宗在狈先生的眼里不光是对敌凶丣残狠辣,更是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李玄宗却没管狈先生怎么想,他先用玄法戒试探了一下猪三烈,结果却什么都没伻有。

      不过对于这个结果李玄宗倒也不奇怪。

      他之前便打探过,这帮猪妖除了皮䠃糙肉厚力气大以外,的确是没什么特点䌵了,没有姛天赋妖法也属正常。

      但是这猪三烈好歹也是一峰之主,妖族头目,身上竟然连个乾坤袋都没有这就过分了,他连一丁点的积蓄都没有?

      没搜到东西,李玄宗以灵气引火,直接一把火将猪三烈的尸体烧了个干净。

      黑山印被雀阴鷜锁压制,在黑山老妖那里艢只能感知到雀阴锁的气息,所以他肯定以为猪三໾烈是死在了九龙山手中。

      所以毁尸灭迹之后,便只剩下杀人灭口了。

      李玄宗一脸漠然的看向那狈先生。

      杀人需见血,斩草要除根。

      这个道理上ᥳ辈子他很早就便知道了。

      看到李埱玄宗向着自己走来,껷狈先生顿时哆嗦了一下,眼中满是绝望。

      此时李玄宗若是表现出恨意㵕,表现出大仇得报的快感得意之类的,以狈先生察言观色的本事他都有把握利用话术说៍动李玄宗来保命。

      但问题是现在李玄宗一脸的漠然,没有任何表情,显蔸然对于李玄宗来说,杀他只不过是例行公事而已。

      就好ៈ像事后要来一根烟,没什么特殊的意义,随手便做了。

      眼看着李玄宗手中已经凝聚了剑气,狈先生连忙大喊道:“李大人饶我一命!我嘴严쿠的很,今天的一切我都不会说出去!”

      看到李玄宗的脚步都没有任何变化,狈先生闭着眼睛快速的哀求道:

      “大人,我也是狼妖一族的人,眼下狼妖一族都已经投入你麾下了,哪怕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看老族长的面子上饶我一命可否?”

      感知到李玄宗已经抬起了手,狈先生语气加快,疯狂的大吼道:“大人别杀我!留着我还有用! 躑

      大人若是想要继续在黑风山厮混,将来必然会被黑山䀚老妖所忌惮,他信不过人族修士!

      黑山᷵老妖心胸狭窄没有容人之量蟳,大人你越强便越ጡ会被其忌惮针对!̖

      只要뤢大人不杀我,我愿意潜伏到黑山老妖身边为大人你传递消息。

      大人你若是䧳信不过我,我自愿献出精血融入七魄被雀阴锁禁锢,生死全在大人您一念之间!”

      最后一句话吼出,狈先生察觉到头顶的剑气终于消散,他顿时松了一口气,但额头却已经满是冷汗。

      李玄宗淡淡问道:“哦?你凭什么有把握混到黑뜼山老妖身边?”

      之前狈先⿻生的求饶都没能坝打动李玄宗。

      晳保守秘密?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에。

      ᕑ看在狼妖一族的面子上?他的确要用狼妖一族,但就算是狼黑旗来求情,也没那么大的面子풬。

      唯有狈先生说他能潜伏在黑山老㞾妖身边传递消息,有些打动李玄宗。

      狈先生说黑山老妖的那些性格特点跟李玄宗所判断的一样,若是有人能够潜伏在黑山老妖周围传递消息,那的确有利于他在黑风山的后续发展。

      暂时没了生命危机,狈先生也不敢松懈,连忙道:“黑山老妖生性多乗疑,所以他谁都不信,也就只有猪三烈这个没脑子的蠢货他能多信一些。

      所以黑ཡ风山十六峰的峰主没锱人是他真正的心腹,他真正的心腹只有他所点化的那些黑石精。

      不过㠥那些黑石精灵智低下,当不得大用,就连当战兵都不合适,所以黑≟山老妖其实很缺人帮尳他打理一些杂务。

      我虽然狼妖一族出身,但因为是罕见的狈成妖,所以这辈子都修行无望了,反而能被黑山否老妖重用ᮌ。

      豈因为对于黑山老妖来说,我没了族群,实力低微成不了威胁。 鵴

      욷上次我狼妖一族差点全军覆没以后,我便有机会直接进入黑山老妖麾下。

      但伴君如伴虎,我可不ਟ想因为一句话说错就被阴风吹的只剩下骨캛头,所以才主动投入猪三烈麾下的。”

      李玄宗思索了片刻,这片刻的时间对于狈先生来说却是犹如度日如年一般。

      终于李玄宗点了点头道:“献上你的精血七魄吧。

       你的命其实不在我的掌控中,而是在䔩你自己的掌控中。

      苐 将来能不能拿回七魄,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多谢大人!属下定然不会让大人您失望的。”

      狈先生一脸的喜色,李玄宗虽然是在威胁,但却也表明自己的命保住了。

      雀阴锁虽是綝元神秘法,但却不是进攻性质的。

      正常对战时是无法探入对方的神魂禁锁七魄的,必须要对方主动展开心神才行。

      九龙山的人献出雀阴一魄就足够了,但狈先生却将自己其余七끃魄都融入一滴精血之中,将其逼出퍗来。

      这样雀阴锁直接禁锁那滴精血,七魄便全都在李玄宗的掌控当中了。

      此时只要李玄꾑宗施展雀阴锁,一息之内便可以毁掉狈先生的七魄,让其㯸彻底不得超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