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活着…保护…白雪…”苏沐晨猛然惊坐,伸手擦去额头的汗珠。一怈旁Ⳮ正在打瞌睡的秦劲松也被吓醒。

      “小伙子짣你얆醒了,你已经昏厥二个时辰,感觉怎么样?”

      鍴 “不然你还盼着我长眠不醒?好多了,就是头有点晕乎乎的”

      “咳咳,那个你被煞气侵噬…哦不,你过度使用灵力导致虚脱,休息一会儿就赶紧出来集会” 斻

      秦劲松也不是ᆰ傻子,如果说苏沐晨使用的是煞灵之术,万一这个小疯子暴走,自已比那人熊下场好不到那去。当然苏沐晨自已知道了俕。

      “来劐来,干一杯!”

      “还有我”

      “别急嘛!” ᳄

      苏沐晨ỵ掀开帐篷,看㍔到三个队伍的人其乐融融,自已也开心地走过去。

      “前辈们好…”

      慕容海一颤,往边上一挪让出位置,眼中全是恐惧。他自已也知道,这二年内没少整苏沐晨的名堂튫,从二个时辰前,他就知道自已得罪了一个凶残的魔鬼。苏沐晨也只是他心中的的凶残而搐且,其余都是他自已内疚幻想出来的。

      所有人注视着苏沐晨,随手拿起一䒺条鱼,坐下慢悠悠的啃着。

      “不好有动静…”苏沐晨放下ㄚ烤鱼,站起蟲来。想比之前苏沐晨这次纳气是煞气,又加上境界提升,自然能感知到整个弑神㹹之域的煞f气波动,而夜晚除稻营地的结界之外,煞气的最为活跃。

      “我去查探,你们䥔注意安ڍ全,别跟着煞气很重”说着便御剑前往弑神之域的中心湖艅。望着渐渐远去的苏沐晨,众檨人也松了一口气。

       “这小子经历了什么?”

      “你问我?我他*的问谁”秦劲松气愤地回答着。

      “他可不止有煞气,”余锦杭露出一脸的惊讶

      “鉶此话怎讲?”

      㤃“他的身上依然有灵气嶐流动,而且我总觉得他少了些什么,就目前我认为他应当是觉醒了魔格”余锦杭,灌了一口酒后没在继续说。秦劲松当时也感觉到有少量魔气,之所没说是因为他的直觉从未对过,就在不久뤷前还坑了慕容海一次㒧。

      中心湖旁…

      慕小雪设下结界后脱去外裳,慢慢浸入湖水之中。

      中心湖是弑神ك之域最纯净的地方,没有之一,历代处决使是在中心湖畔进行。平日里都有结界,唯独十五年的处决期结界才会消散,结界后由执法司新设结界。湖水可以照映人心,执法司也由此进行处决留讦于不留。

      “哎哟,我的头”苏沐晨御剑撞到慕小雪的结界,不巧的便戒是撞到之处是结界的薄弱处,径直落入湖内,离慕小雪不远。

      “对面的你是什么ꎾ鬼”苏沐晨惊喊着。஻

      “啊啊啊!”慕小雪尖叫着。

      营地处…

      尹 “那小子在抓鬼?”

      “我看他怕是在吃鬼”

      뎕⮍“就是一ቊ般的鬼可奈何不了这小疯子”

      磐 慕小雪唤出雾气升空穿上衣物,“大胆罪者竟…竟敢偷看女子洗澡”

      “我㢧没有,我只是碰巧路过,真的”苏沐晨唤起御剑就飞往营地

      爟“还想跑,休走…” 毚

      一道剑气击中篝火,众人抬大一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全都两眼冒桃花。

      不一会儿…

      “这位大小姐,哦不!姑奶奶,我真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感觉…”苏沐晨话还没说完,慕小雪架在脖子上的又近了几分。趁慕小雷멠一不小心溜了出去,跑到秦劲松后面,身上的衣服不停的滴水હ。

      “秦老你给评评理,就这里的夜间比黑曜石还黑,我能看见个什햄么…”苏沐晨又向后挪了几步䯅。 鐑

      秦劲松装作很为难的样子开口“这位姑娘,他就一孩子,再说这大半夜的従谁有闲功夫去干些无聊至极的事,依老夫看…”

      “孩子,是你的孩子吗,就算他是个孩子,可是偷看女孩子洗澡,不一定要白天才看得见…”慕小雪盛气凌人,将秦劲松的话尽数怼回。

      说完后,一脸懵的几人才明白到底是看了什么

      “沐晨老夫也很想帮你,可你这…哎,恕我无力”三队的人也纷纷表示无能为力。秦劲松让开一步,慕小雪提剑就刺。

      “我去,怎么就这ⲟ么暴力,亏你还是个女的”

      “少废话,你找死…”慕小雪唤出剑法后余锦杭等人又是一惊。

      “她是天界엜执法司的的퍐人걱…”

      “这小疯子胆子竪够㭎大,执쓉法司的人洗澡也敢偷看,真的很飘”

      慕小雪听到言论,䧸心想忍一时风平浪静,自已的姐姐慕雪交待过,下来之后不能乱⒪动手惹事,退一步越想越气,这家伙可是偷看自已洗澡,不能就这么放过。于是便使出剑术攻击。

      就在剑将要刺中Ѱ之,慕小雪却停住了,并看向夜空!

      “秦老,那是云吗?”

      “不…那不是云嗴,是煞灵风暴…大家亮赶紧加固结界,我有预感这一次比过往任何一次都强”秦劲松颤柑抖的说着,显然他、他们在害怕。

      “执行者小姐,这可怎么办?”几人加固给界之时担忧的问着。慕小雪也很茫然,自已的姐姐是告过自已的身份是执行者,但并没有说有煞灵风暴狽。㺛一时之间手薏足无措。苏沐晨这两年之内并没见过煞灵风暴,同样很茫然。

      不久结界内…

      楑“我们快撑不住了”秦劲松,余锦杭和凌顾ᖿ安齐声说

      㮪 “我说你到是想办法啊!你不是ﲟ那个什么执法司的执行者吗?不可能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吧!” 쳦

      “可是…我〬…”慕小雪的姐姐交待过如若不是生死之ȱ时万不可使用过大的仙术。犹豫之间,她盯着大家看,思绪一番后,也唤起灵力输入结界。

      但事与愿违,灵力输入后并鍩没有出现想像中的削弱。

      “你个无耻之徒还在一旁看着,帮忙啊!刚刀就应该一䢥剑杀了你”慕小雪本来很生气的퓩,但是这煞灵风暴好像是在吸收结界的力量,而且还伴有几丝雷电,自已也不知怎么的就像煞灵反噬一样。一旁的众人同枰脸色苍白。

      鄈 “我…我不行…”苏沐晨脑子一片空白,急得直挠头。

      突然本就带有微弱雷电的煞灵风暴瞬间强化,一道带有煞气的劲雷直接劈在慕小雪身上,其余的人皆无一幸免。

      第二道ꏡ煞⭓气天雷劈下之时慠苏沐晨瞬移到慕小雪身边,힦护在她身上,天雷劈在苏뗌沐晨身上,他知道再是一道必死无疑。望着渐渐变淡直至消失的结界,他做出了决定。

      既然之前自已纳灵是煞气,那么也就是说这个煞灵风暴也一样,在结界消失之时强忍刚才天雷攻击的钻心疼痛,站了起来。

      把身上部分灵气移至手ᳳ上,伸过头顶打入煞灵风暴,径直将煞灵风暴引到自已蟉身上,随即坐下进入纳灵状态,眉心间纍的彼岸花印節开始出现。 ৭

      “离我远一点,还有照顾好她,她能带你们出去…”

      秦劲松等人望着煞灵风暴连同四周煞气缓缓进入苏沐晨体内目瞪口呆。慕小雪也忍痛站起来带领着大家走到不远处坐下开始调息,慕小雪调息之时还不忘观察苏沐晨那边的状况。就在苏沐晨帮她挡下第二道煞灵雷之时,她的内心深处波动了一下。

      不久后…

      䃋大伙都调息푽的差不多了。眼望着苏沐災晨那⨀边火花带闪电心惊不已,时不时闪过几道雷电将煞气照得通红,远远암望着犹如修罗。

      一道曜眼光芒闪过독,众人皆抬手掩目,放溃下之时看到的一幕,心中止不住的恐慌,以至于有种想逃的感觉。

      再一道刺眼的红光闪过,苏沐晨起身擦去额头豆大的汗珠睁开双目,慢慢走向他们,双眼通红还冒䄲着鮮红的煞气,双렄手依附幻化尖锐而锋利的煞气灵爪。这便是弑杀意识,一种可以越级挑战的意识。

      秦劲松,余锦杭经历较为丰ጒ富,这一幕最开始确实是⍠令自已后怕,但很快就调整过来。至于凌顾安吓得跑到秦劲松身后像个孩子一样,嘴里念叨着我知道错了,再也不犯了…其余的人则几个抱在一起,默不作声瑟瑟发抖。

      苏沐晨盯着慕小雪,忽然瞬移到她面前,身后伴随着入目可见的闪电。

      凗 “你要做什么?你…你不要过来”慕小雪万万没有想到苏沐晨会奔向自已,而궁苏沐晨还没等慕小雪说完话,便伸◁出一只手沈将她一把拎起来。旁边的人见状咽一口唾沫后前后退去。

      慕小雪想用灵力抵抗却发现自已如同泄气的皮球,压根使不出览来,随即开口道“你不能这么做,你想想你…要保护的人,如果…”话没说完,苏沐晨停止了动作。脑海中突然回想起自自与狐狸白雪往日生徲活的种种,一起看过的晚霞,以及一起被不常回家的师傅批评,责罚,以及自已的诺言。

      “保护?…白雪!”苏沐晨双手一放便홱向后昏倒去。ឣ慕小雪也因此松一回气,上前检查苏沐晨身体状况。

      “不好!你们快随我去中芇心湖”慕小雪说完便唤出御剑让秦劲松背着苏沐晨,一起飞向婄中心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