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兽图片

      舒正初靠近君白,大致看了一遍,将库角往上提了提,露出一直带在上面的源血蔷薇脚链。

      伸出手捏住上面的小棺材,闭上眼睛。

      当舒正初再次睁开眼睛时周围全是迷雾,分不清东南西北,不时还有寒风吹来,舒正初只是看了一下四周后便径直的往一个方向走。

      不一会周围就开始出现一些零零散散的红色蔷薇,继续往前走,周围的红蔷薇开始慢慢变成白蔷薇而且也开始密集了起来,最终全部密集在一起环绕着形成一个圈,中间悬挂着一口银棺,由一排排暗红的荆棘包裹着,这个地方便是之前君白来到的源血蔷薇试练挑战地,只是外围的蔷薇已经变成了红色而已。

      舒正初走到银棺前,拍了拍手。“出来吧,我知道你能感应到我的到来。”

      然后眼前的银棺内依旧毫无回应。

      见自己说话地方还不搭理,舒正初有些生气道:“你若再不出来,信不信我拆了你的银棺,破了你的源种。”

      听到对方要强来,银棺这才缓缓打开,只见里面以不是当初的哪位穿着一袭红色长裙的貌美女子,而是一个幽灵状态的女子魂魄。

      “按照契约,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幽灵女子忌惮的盯着舒正初。

      舒正初看见对方居然虚弱到只剩下幽灵状态了有些好奇,但是也没多问,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帮君白解决问题而已,其他事情他并不关心。

      “契约什么的我不管,我只知道你的主人设置的这个试练是不是有些过了,对方都还没开启试练挑战,就已经被你们吸的快死了。”

      幽灵女子听到舒正初的描述也眼神暗淡了几分才叹道:“还是没办法逃过女皇设置的筛选吗?”

      听这话的意思,女皇亲自设置的筛选?舒正初似乎闻到一丝丝猫腻,而且从眼前的幽灵女子的话气中可以听得出她似乎也不希望君白就这样被活活吸死,想到这里舒正初也就放下了芥蒂。

      “其实我来也是想帮助君白那孩子的,他还没开启试练挑战就莫名其妙都被吸掉了身上的大部分血液,都已经快死掉了,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说着舒正初大致描述了一下君白的情况。

      幽灵女子看了看舒正初,苦笑道:“你也应该注意到我现在的情况了吧,你觉得有哪个王级的强者设置的试练精魄会像我这般脆弱。”

      舒正初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幽灵女子。“难不成你用自己的力量想强制性关闭他开启的试练挑战?”

      “没错,和你说的差不多,但是也差很多。我的确用自己的力量试图帮他关闭试练挑战,但但其实更多的原因是因为,这次试练挑战并不属于他的,而是因为一些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才阴差阳错的变成他的,而且他的天赋很一般,基本不可能完成女皇设置的挑战,我傻了,居然心生怜悯,将自身一部分力量赠送于他,才让自己落到这般田地。”说着幽灵女子忍不住自嘲起来。

      舒正初听着有些震惊同时也有些惋惜,震惊的是因为他没有想到一个试练精魄居然会去同情一个陌生人,还为此差点让自己消散,惋惜是因为对方有着有空怜悯之心。

      舒正初思考了一会后下定决心,眼前的精魄也一并救了吧,对方都可以为了一个陌生人的性命而让自己差点灰飞烟灭,自己堂堂一代,嗯,还是先不要说出来,反正我是保定了。

      但是在这之前,先确定一件事情。

      舒正初打断了幽灵女子的自嘲,问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嗯,你问吧。”

      “你的王,也就是你的女皇在制造你和这个试练的时候有没有设置血化仪式?”说着舒正初有些觉得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不设置血化仪式,哪这个试练挑战的意义何在。

      然而接下来幽灵女子的话却让舒正初哭笑不得。

      “还真没有设置,反正我被创造出来后只听说这次女皇和魔君做了一个约定,双方都不会在这一届试练挑战中设置同化仪式,而是设定成其它的东西,至于设定成什么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谁赢了谁就获得下一届遗失大陆的主导权。”幽灵女子也有些想不明白自己家女皇为什么会拿血化仪式去开玩笑。

      舒正初她她这说的,好家伙,女皇和魔君是闲着无聊没事干,居然把同化仪式去掉,换成别的设定。

      女皇的是血化仪式,魔君的是魔化仪式,还有其它种族的仪式,所以统一名称就叫同化仪式,就是将那些完成试练的人族完全转化成他们的种族,不知道外表,而是包括灵魂。

      就比如森化仪式,就是让试练挑战者将自身化做一草或者一木,然后平静的以植物的身份度过三年,让其亲近大自然,感受大自然,热爱大自然。

      当然每一种仪式都有不同的要求,但是目地都一样。

      在得知女皇这次没有设置血化仪式后舒正初也就能理解为什么这个试练挑战会这么难了。

      在与幽灵女子的交谈中,发现女皇并没有给精魄下达特别多命令,只是要求精魄监督开启试练的人完成挑战即可,也许是女皇自己都觉得不可能有人能完成这个试练挑战,也就懒得给精魄下达其它命令了吧。

      舒正初不由得坏笑起来,女皇你还是那么懒呢。

      聊着舒正初给出一个提议,自己可以帮助精魄恢复原来的样子,并且还能让君白在五十级之前无法开启源血蔷薇的试练,这样就可以让精魄过的好受一些,也保护了君白不会被吸死的问题。但是舒正初有要求,他要在精魄体内种下一道令,等君白吸收精魄以后,如果君白在没有受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杀害无辜的人族生命,那么这道令才会起效,它会使君白体内的力量不断消失,直到变回凡人为止。

      幽灵女子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其实她自己挺后悔当初的一时冲动,害得现在自己变成这个样子,都不能出来闲逛了,也不能变出好看的衣服,只能一直呆在银棺里恢复能量,超级无聊的好吧。

      舒正初和幽灵女子一拍即合。

      舒正初先是在幽灵女子的心门前画了一道令,画完后,不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随后舒正初示意幽灵女子靠过来,然后在自己手上指上轻轻划出一道小口。

      不等舒正初说明,幽灵女子居然直接蹲下含住舒正初的手指,开始吸食了起来,脸上还露出一脸满足的表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