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泽玛利亚迅雷种子

      “一群废物。”

      看着畏畏缩缩的八人众,宫内来人尖酸刻薄的嘲讽道:

      “好的咱家这次跟过来,不然大人们的脸要被你们丢尽了。”

      张天无奈,没了前面的队友,自己就是一个无用的辅助,看着他们晕的晕,躺的躺,眼神闪烁毫无斗志,暗骂一句,只能拱手道:“还请王公公出手惩戒此獠。”

      王公公拍了拍手,没有理会一旁一直沉默的何琼,闲庭信步,细长的眼睛打量着司徒晔,好像一条吐信的毒蛇。

      “咱家倒是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敢拘捕。你哪里来的胆子和勇气呢。小子,这个世界,比你想的复杂多了。好好想想吧,等咱家出手,那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司徒晔诚挚的看着王公公细长的眼睛,脸上满是和煦的笑容:

      “没卵子的阉狗。”

      王公公拒绝相信自己的耳朵,绝对是自己幻听。多少年了,居然还有人敢这么称呼自己!

      “狗贼!你胆敢再说一遍!”

      所谓,打人不打脸,然而司徒晔可不是打脸,那是直接把王公公的脸皮割下来,缝在他自己的屁股上,然后喂他吃泻药。

      只见王公公脸色发紫而扭曲,出离的愤怒让他将所有的叮嘱抛之脑后,他只想要把这个嘴贱的畜生挫骨扬灰!

      “再说一遍?好啊。”司徒晔笑嘻嘻的,突然冷色一冷,一字一句的说道:

      “祸国殃民,没卵子的魏党阉狗。”

      一道凌厉而凄烈的声波从王公公口中传出,声波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却让司徒晔的灵魂感觉到一阵撕裂的疼痛!

      “二哥小心!这阉狗起码是七阶脱凡的修为!”欧阳旭大叫,心中迷惑不解,一个阉人,怎么会有仙门的修炼方式。

      司徒晔也没有料到对方居然修的是仙门道法。仙门专门针对灵魂的攻击是武人最大的克星。

      “郭大!快带秀儿和司徒憨走!”司徒晔赶紧回头喊道。大哥举子有气运护体,空空自幼佛灯下长大灵魂也坚韧无比,欧阳旭更不用说,唯有郭大他们三人离场,才能让司徒晔安心放手一战。

      看着司徒晔终于露出了些许慌张的表情,王公公心里畅快无比:

      “走就是了,等我把你拿下,再把他们都给抓住,然后先当着你的面,把其他人慢慢的凌迟,就那小刀片,薄如蝉翼,一刀一刀的......”

      懒得和他废话,也不愿意拖时间,司徒晔猛地一跃,好像猛虎下山,先近身再说,司徒晔心想,我才不信这阉狗能比我还能抗揍。

      这时只见王公公阴恻恻一笑,口中念道:“无人可近一丈身。”

      一股浓烈的灵气汹涌而至!

      什么!司徒晔大吃一惊,为什么他居然有六阶进士出口成章的能力!不,这气的感觉,比方才张天六阶进士要强大的多!

      司徒晔把心一横,不管不顾,试了再说。古人云,世上无难事,大力出奇迹。只见司徒晔右拳弯曲,蓄势待发!血气,灵气,在这一刻交融,从天而降,狠狠地砸向王公公!

      狂野的一拳,好似带着血光!呼啸的风声中,他却看见王公公脸上嘲弄的神色。

      “轰!”这拳,被一股无形的灵气墙阻挡!

      王公公感觉到双脚微微一沉,地上出现一个淡淡的脚印。略带惊讶的看着司徒晔,没想到这厮居然可以撼动这灵气墙。

      不过,仅仅是撼动罢了,依旧无坚不摧。

      楚秋突然恍然大悟!

      “气运!司礼监掌印魏嵩!他居然假公济私!大逆不道!”

      “朝堂众人皆知的事情,尔等蝼蚁自然闻所未闻。”王公公森然道:

      “轮到我出手了!出鞘!”

      只见一把古朴小巧的铜剑从他袖口飞出,然后见风长到三尺左右,随着铜剑变化,其身上的铭文愈发的显眼,最后金光一闪,所有光华内敛。

      “铭文!这是龙虎山道的炼器手段。”欧阳旭惊呼,“二哥小心,此件不破肉身,专砍灵魂!”

      司徒晔此时有点头皮发麻了,没想到这阉狗如此难缠,宝贝手段层出不穷。只见那铜剑无比灵活,疾如旋踵,总是能在最刁钻的角度刺出。司徒晔每格挡一次,都感觉到,有剑气透过肉体,直接刺中自己的神魂,数次想要绕过铜剑奔袭那阉人,但是在那灵气墙的阻隔下,只能徒呼奈何。

      灵气墙是王公公掌握的最强大的防御手段,但是在维持灵气墙的同时,他没有余力出口成章,司徒晔给与的压力其实非常的大,那粗野蛮横的一拳又一拳,王公公其实也是堪堪够阻隔。但是有内有灵气墙,外有飞剑出鞘,就不怕磨不死这个该死的畜生!

      看着司徒晔每格挡一剑,身形都忍不住颤抖,那种来自神魂的创伤可不是单靠意志力就可以压制的,此情此情,王公公只想高歌一曲,心中是何等畅快淋漓!

      ==

      欧阳旭手在颤抖。

      欧阳旭想出手,但是他很害怕。

      因为被保护的很好的欧阳旭,其实从来没有真正战斗过。

      大齐之前,龙虎山道才是天下仙门正统。然而在大齐统一战争中,因为站位失误而一蹶不振,反而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云青山,后来者居上,得到朝廷的青睐,一举成为仙门正宗。

      欧阳旭是云青山最尊贵的公子,百年一见的天才人物,即使从来没有认真去修行,就自然而然的晋升九阶,八阶。

      所以,他从小就如此的孤傲,即使他很想拥有朋友。

      而他的骄傲,在遇到伊若云后,被践踏的一无是处。

      堪称邻居家小孩典范:修为刻苦精深,精通龙虎山丹术,铭文,为人和善,平易近人,就连那气质,直让人高呼,不愧是仙门高足。

      当你发现你的情敌,相貌拳打潘安脚踢卫玠就罢了,身材还碾压彭于晏,就罢了,还精通某音化妆神术。

      当你发现你的对手,智商两百一还天天头悬梁锥刺股比你还勤奋。

      那是一种怎样的挫败。

      而从小,欧阳旭就发现这个比他还要优秀的大哥哥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长大了之后他知道了,那个东西叫野望。

      对于伊若云,对于龙虎山道,欧阳旭有一种埋藏在内心中的恐惧。

      所以当欧阳旭看见那呼啸的铜剑,看见那剑身上的铭文,就知道这是龙虎山道的作品,刺向视图的每一剑,都好像在嘲笑自己的无能。

      他想逃。

      但是他不能逃。

      当初离开道录司,搬到司徒府,其实就是想脱离伊若云。

      然而没想到他率众而来,借父辈之令想压制自己,压制堂堂云青山的公子。

      欧阳旭气却无力。

      众目睽睽之下,是二哥维护了自己。那一句粗俗的“滚”,当时听得是多么的亲切。

      “我是他大哥,长兄也算半个爹”

      司徒晔内心最私密的地方被深深触动。

      看似好像小事,但是对于欧阳旭来说,这是人生中第一次没有被伊若云给压制。心中的感激之情,最后化作结义时一声浓情的二哥。

      是啊,他可是我的二哥!

      我们一齐对天道起誓!

      我岂能退缩!我岂能无动于衷!

      司徒晔在铜剑的进攻下身体的每一次颤抖,仿佛就像一道道鞭子,抽打在欧阳旭的身上,神魂上!

      手,不再颤抖,心,不再恐惧!

      一道灵气自欧阳旭身上直从云霄!

      欧阳旭感觉到,世界从来没有那么清晰!

      突破!

      仙门西清山,八阶炼精练气士,欧阳旭开灵识,突破,七阶脱凡!

      欧阳旭心中充满了力量,来自肉体神魂的力量,来自内心的力量,来自兄弟情义羁绊的力量!

      他高呼!

      “剑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