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艺术网

      “那个,灵云姑娘,能不能商量个事儿?”

      司马九早已是饥肠辘辘,桌上丰富的饭菜,更是令他馋涎欲滴。

      天下最痛苦的事,莫过于饿着肚子,望着美食,却不能动手,这叫什么事儿嘛?

      “什么事?”

      “要不,咱们先吃饭,然后,再讲规矩?”

      “不行!”

      “一边吃,一边讲呢?”

      “不行!”

      “哦!”

      “还有问题么?”

      “没有了,你讲吧!”

      接连被拒绝,司马九着实有些尴尬,于是,他便放弃了挣扎,选择妥协。

      不妥协?不妥协行吗,这样耗下去,啥时候才能吃饭。

      纳兰灵云见司马九略有不服,便追问道:“真的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

      李建成不好气地说到:“灵云姑娘,你就别管这小子了,就他话多。”

      “我们医家先祖定下了规矩:不干活,不吃饭,干多少活,吃多少饭,所有医家弟子都需要遵守。”

      “还好,我不是医家弟子!”

      正当司马九暗自庆幸时。

      纳兰灵云强调道:“你们来到医家,虽是客人,可同样要遵守规矩。”

      “啊!”

      司马九一脸愕然。

      “客人也得干活儿?这算是哪门子待客之道!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进入药王谷有规矩,连吃饭也要定规矩,你们医家的条条框框,可还真不少啊。”

      当然,司马九仅限在心中埋怨埋怨,这些话,他并没有说出来。

      “啊什么啊!今天你没干活。”李建成不失时宜的提醒道。

      “然后呢?”

      “你觉得呢?当然是没饭吃咯。”

      “说得好像你就干了活似的。”

      李建成这才意识到,似乎,自己也没干活,按照医家的规矩,自己好像也没有饭吃。

      顿时,他一脸尴尬。

      司马九毫不客气的奚落道:“我说,建成兄,落井下石,你也得挑个好的时机吧,这不,把自己给落井里了。”

      此时不损,更待何时。

      “嘻嘻!”

      “哈哈哈哈!”

      顿时,一桌人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今天你们刚到医庄,可以先吃饭,后干活。”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得变通,看来,还是咱们灵云姑娘好!”司马九一脸嬉笑。

      “就你贫嘴。”

      “现在,规矩讲完了,大家赶紧吃饭吧,一会儿还得干活。”

      “嗯嗯!”

      “嗯嗯嗯嗯!我们一定遵守规矩,绝对不会犯规!”

      司马九狼吞虎咽地吃着饭菜,同时还不忘响应医家定下的规矩。

      没过多久,众人大快朵颐一番后,便在纳兰灵云的安排下,开始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

      夜半时分,司马九等人并未歇息,而是在湖边渡口木桥上赏月。

      司马九和李建成躺在木桥上,纳兰灵云和司马若华则并排坐在桥头。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好想一直过这样闲淡的生活”

      司马九躺在木桥上,仰望着夜空中的皎月,感慨不已。

      “九弟,吟得一首好诗啊!”

      “等等,不对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书生意气了。”

      “难道,你不觉得,今晚的月色,真的很美么!”

      几息后,李建成望着那轮皎月,触景生情道:“是很美!我也很久没有这样自在的赏月了。”

      “医庄的夜晚,一直很美,或许,以后,你们都会喜欢上医庄的生活。”

      司马九骤然侧身,一手枕着头,一手叉着腰,注视着纳兰灵云。

      “灵云姑娘:那我能一直住在医庄吗?”

      “可以呀。”

      “太好了,那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当提到家时,司马九的情绪霎时低落下来。

      他躺回到木桥上,双手枕着头,望着明月,一言不发。

      他的家,他的家人,都已经没了,被血月毁掉了。

      纳兰灵云意识到氛围的变化,旋即默默的握住司马若华的手,像是在安慰她。

      一时间,四人都沉默不语,渡口木桥上,显得宁静异常。

      “五柳先生陶渊明:一言不合,如此良辰美景,便没人有心思再欣赏了。”

      “象山先生陆九渊:可不是么?我已经几百年没有欣赏过如此美妙的月色了,真是扫兴。”

      “庆卿荆轲: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大将军王猛:有什么不同?”

      “庆卿荆轲:我是说人,人。”

      “剑圣裴旻:你是指群主的妹妹,司马若华?”

      “庆卿荆轲:剑圣不愧是剑圣,观察力如此细致入微。

      “大将军王猛:我咋感觉你是在夸自己呢,可就是找不到证据。”

      “庆卿荆轲:说正事儿,别打岔。我的直觉告诉我,若华小妹妹苏醒后,像是变了一个人。”

      “剑圣裴旻:看起来,家园被毁,父母失踪,对她的打击很大。”

      “庆卿荆轲:原本活泼可爱的美少女,突然变得忧郁,寡言少语,着实令我难以接受。”

      “大将军王猛:荆大侠,最后一句,话中有话呀?”

      “庆卿荆轲:那啥,今晚的月色好美呀,咱们还是赏月吧。”

      ......

      不久后,司马九侧身凝视着司马若华。

      他先前就已注意到司马若华的变化。

      正如荆轲裴旻所言,他的妹妹,不像以前那样活泼了,眉宇间,透着忧郁的神色。

      司马若华才十四岁,像她这么大的少女,本不该承受住如此沉重的创伤。

      然而,作为哥哥,司马九对此却无能为力。

      失去至亲之人的痛苦,别人又如何能懂。

      一味的安慰,只会令她更加难过。

      正在这时,司马九一不小心瞥到李建成。

      他这才发现,李建成正神情专注的盯着司马若华。

      李建成重情重义,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可他这样盯着自己的妹妹看,着实令司马九有些多心。

      司马九轻轻碰了碰李建成。

      然而,李建成却毫无反应。

      随后,司马九凑到李建成耳旁。

      “建成兄,今晚的夜色如何?”

      几息后。

      “啊?哦,月色啊?很美,很美!”李建成顿时被惊醒,口齿无措地回答道。

      “真的么?”

      “那是,大......大哥我还骗你不成。”

      司马九会意的躺回到木桥上。

      片刻后。

      “建成兄,往后,你有什么打算?”

      “等医治好王珪兄后,继续游走江湖。”

      “就这样一直游走下去?”

      “九州茫茫,四海渺渺,我很想去看看,”

      李建成轻描淡写的规划这日后的游行计划。

      “如果,有一天,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你当如何?”

      “当今陛下躬节俭,平徭赋,仓廪实,法令行,君子咸乐其生,小人各安其业,强无凌弱,众不暴寡,人物殷阜,朝野欢娱。”

      “你所说的天下大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司马九道:“汉王杨谅,不是起兵叛乱了么?”

      李建成不假思索,便断言道:“不久后,汉王必将失败。”

      司马九闻讯,顿时一惊。

      “大哥,不如给小弟分析分析,为何汉王很快便会失败。”

      李建成毫不客气,旋即滔滔不绝的分析起来。

      “我之所以断定汉王会失败,主要有三点原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