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下载

      云落澜见不能善了,仰头长叹无奈的说:“哎!我本无意造杀孽。”说完抬起右手,竖起食指和中指,左手掐诀,口中振振有辞,顷刻周围寒气骤起,众人先是迷茫继而感到惧怕,一个个像见了鬼一般想要逃离,只见云落澜一脸肃杀之气,长袖一挥顿时哀嚎四起,贼匪一个两个接连倒地,心口都插着一根婴儿手臂粗细的冰锥。贼首吓得跌倒在地,尿液不受控制的滋出,很快就湿了裤子在地上摊开,他连跪带爬想要逃离,满眼里充满恐惧,大呼:“妖,妖怪!有妖怪!”话音刚落一根巨大的冰柱贯穿匪首的身体,把他托在半空中,鲜血顺着冰柱不断流下,红而透明的冰柱返泛着瘆人的寒光,已经没了生气。云落澜又一挥长袖,尸体,冰柱,鲜血,武器都化作蠡粉,一阵风刮过,消散的无影无踪,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少年爬在地上惊恐的看着云落澜,云落澜风轻云淡的扶起他,为他掸一掸衣服上的灰尘,捡起掉落的钱袋,掏出几两碎银子递到他的手中笑着说道:“这银子你且拿去,好生讨生活。”

      约么半个时辰府兵带着附近驻守的官兵赶来,看到只有云落澜和少年二人,都觉得奇怪,云落澜上前对着官兵一拜:“谢谢大人前来营救,贼匪拿了钱财已离去。”把之前的银袋塞到军官手里,笑盈盈说道:“这些给兄弟喝酒。”

      军官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银袋,眉开眼笑说道:“没事就好,此处不太平,先生还是快些赶路吧!”

      云落澜拜别官兵,命府兵重新套了马车上路。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眼瞅着在长安城门关闭前是进不去了,只能绕道,借宿慈恩寺内。晚膳时云落澜看到那个少年一身血污出现在庙门口,僧人见他可怜收留了他,带他换洗了僧侣的衣物并给了斋食。云落澜没当回事,吃完饭就休息了。

      少年蜷缩在云落澜房门口,初春夜里还是很冷的,僧人见他冻得瑟瑟发抖,但是怎么劝说也不愿离去,索性就给了他一床棉被。

      翌日清晨,慈恩寺内钟声阵阵,僧人们每天鸡鸣时刻就开始上早课,僧人诵读经文的声音飘荡在寺庙内,早课后一阵各自的忙活后恢复了片刻清净。枝头的鸟儿唱着歌,云落澜打开房门迎接新的一天到来,伸懒腰却被冻得打了个喷嚏,转身时看到蜷缩在墙角的少年,裹着棉被瑟瑟发抖,他直勾勾的盯着云落澜不说话也不动,惨白的小脸看着怪瘆人的。

      云落澜翻白眼心想:这娃不会是傻子吧?赶紧走被缠上不得了!灰溜溜的回房收拾准备赶路。

      终于进长安城,回到家中,黄母端上茶水,笑盈盈的说道:“老爷一路奔波,我已命后厨备些酒菜。”

      云落澜接过茶水,对云母说:“嬷嬷且去门外看看,是否有一僧衣打扮的少年,若有给些银两打发便是。”

      “是老爷。”云母告退。

      云落澜刚扒拉了两口饭菜就见黄母来报:“老爷,那孩子还杵在门口,给钱也不要,赶也赶不走,咋办呀?”

      云落澜随口说:“随他吧!给他些吃食,别让死在门前就好。”

      天气渐暖,前院内的桃花开的越来越妖艳,樱花也崭露头角,吐出芬芳。

      黄橙骑马洋洋洒洒的经过前门,看到墙角蜷缩着一名小乞丐,下马上前踢了一脚小乞丐:“要饭到街上去,这里可不是善堂。”

      小乞丐抱着双腿向里挪了一点,没搭理他。黄橙登时发怒伸手拉扯小乞丐,生气骂到:“哪来的碎怂,赶紧滚。”此时家门打开,一名仆役端着饭见状赶忙拉住黄橙并对他说:“老爷吩咐过不用管他,他已经在这待了五日。”

      黄橙满脸疑问询问仆役:“为何?”

      仆役接着说道:“小人不知,老爷从凤县回来后他就在这里,赶也不走,老爷就命我等每日两碗饭,由他待着便好。”

      黄橙气呼呼的进门于大厅拜见了正在吃饭云落澜,交代了汉中之事后,询问云落澜:“老爷心善,可也不能任着一名小乞丐在门口待着,会引人非议。”

      云落澜不恼调侃黄橙:“他人要说,我能如何?不必在意。”转头对门口候着的下人说,“把那小子带进来。”黄橙不解的看着云落澜。

      少年踉踉跄跄跟着下人来到大厅,浑身上下脏兮兮,蓬头垢面真跟个小乞丐一样。从他身上隐约飘出一股恶臭,云落澜用手指挡着鼻子,眉毛皱成一条线,他对小气丐说:“我已经给了你银两,为何还赖在门口不走?”

      小乞丐跪在地上磕了头说:“老爷帮小的报了仇也救了小的命,小的命便是老爷的。”

      云落澜佩服这孩子清奇的脑回路,但阵阵恶臭实在难忍,对仆役说:“先把他带下去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再来回话。”

      仆人带着少年下去,黄橙幽怨的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他说:“老爷……”云落澜打断他的话,说:“等会问清再定夺。”黄橙闭了嘴。

      没一会小乞丐换了一身仆役的衣服出现在云落澜面前,云落澜仔细打量,只见少年生的黑发如瀑盘于顶,一根粗布青襆垂脑后,鹅蛋脸,直山根,剑眉星目,肤白朱唇好生俊俏小郎君,只是衣服有些不合身,看着也很单薄,云落澜看的有些痴。少年跪下磕头,云落澜命人添副碗筷,举着筷子指着桌面说:“坐下先吃点,我有话问你。”

      少年起身看看笑眯眯的云落澜,瞅瞅云落澜身后黑着脸的黄橙,在家看看桌上没吃完的饭菜吞口水,正在犹豫只听云落澜声音威严:“坐下!”他谨慎的坐在对面,小心翼翼看着云落澜,云说:“吃!”这才颤颤巍巍的端起碗筷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云落澜眯着眼觉得好笑又好气,碎屁娃,自己好心救他一命却被赖上。

      少年吃完饭,用衣袖抹了嘴,立刻站在一旁垂着头。

      云落澜没好气的问他:“吃饱了?”

      少年点头:“嗯!”

      “碎子儿人不大还挺能吃?”云落澜满脸鄙夷接着问,“你是何人,为何赖着不走?”

      少年看着地面犹犹豫豫,怯生生开了口:“我姓陈,单字达,原本是河西人,随阿爷来长安城讨生活,半路……半路……”少年开始抽泣,整个人都在颤抖,泪水落下渗入地砖,“阿爷被贼人所害……我没去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