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人人体艺天天人体

      打死有些夸张,挨揍却是真的。而且捧他的理由,那是相当的冠冕堂皇——生存训练。

      用刺客的话说:“这孩子欠练啊,所以必须加强训练。大家也都别闲着,有啥手段都拿出来,好好教教这孩子。”

      当然,这话是背着雯靖说的,当着他的面则是另一套说辞。刺客,这个深受雯靖喜爱的男人,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孩子,你的身手,不说也罢。在这深山老林,即使大家小心看护,也难免意外发生,所以呢,自家拥有一身过硬的本领才是关键。

      唉——

      小时候啊,我的父亲常说求人不如求己,有一技之长才可以在这世上安身立命。你如今的处境危机四伏,更要谨记这句话。我呢,也不想空口白话骗你,主要是想教给你一些本事。说起来,这本事还是我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若能稍有成就,这天下尽可去得。

      问题是,你想不想——学?”

      雯靖又是没过脑子——若真如此,刺客干嘛要猫在睡狮城里面,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少年人么,脑子好发热,这一热就想也不想的吼了一声:“想!”

      见此,刺客拍着雯靖的肩膀,又开始劝解:“再考虑、考虑吧。这可是要吃大苦头的,你恐怕坚持不住。”

      嗯?这是被人小瞧了,而且还是刺客,这个被他看重的男人。雯靖当下就急了,“不用考虑,我啥都听你的!”

      刺客叹息一声,“口说无凭呀……”

      雯靖也是昏了头,竟然当场找来皮纸,奋笔疾书了一份“卖身”契约。为表决心,还按了手印,而且是个血手印……当然,书写过程中,刺客绝对没有小声提醒,善加引导。

      等刺客收下这卖身契,脸色依旧和善,继续说着后面的安排:“有了这契约,你我即使没有师徒之名,也是有了师徒之实,所以呢——我一定会好好教你做人的!”

      如果那时能够明白“教你做人”的真正含义,那么雯靖说啥也不会咧着嘴,陪着刺客开怀大笑……

      说起来,刺客还是教了一些东西的,并且非常认真,不带一丝马虎。可是教完后,就开始安排人对练,并且还是真练。无论怎样,成年人与孩子的差异在那摆着,所以那不是对练,而是单打……还是换着人、轮着个的来。

      打着、打着……雯靖忽然开窍了,这他么的是在报复!于是义愤填膺的找到刺客,开始抗议!面对质疑,刺客则语重心长“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既然来了,我这正好有几招先教于你。”雯靖当即一哆嗦,只因他明白——教完后,会面对什么。

      ……

      雯靖的苦,区秀都看在眼里。只是,这与她又有什么关系?说起来,这应该算是团伙中,那另一半的家事。即使觉得熊孩子的确可怜,也轮不到她指手画脚,大家又不熟。既然不熟,跑到她跟前装可怜,有用吗?

      嗯,还是有点用的……

      那日,有人曾言山谷外的杀戮是场洗礼时,她就开始思考。或许,就如这世间的风云一般,那低语、阴风不是因某人而生。只是有人更加敏感,能够提前感知到它,就像雯靖这个熊孩子。但提前感知到是一回事情,能不能抓住机会趁势而起,则是另外一回事。

      相比雯家那些不知所谓的家伙,区秀至少拥有着真正属于自己的异力,只是运用起来还不够熟练。想在这种状态下,抓住稍纵即逝的契机,恐怕是痴心妄想,所以她打算找到契机的源头。

      区秀觉得,刺客多半也是抱着类似的想法。否则,又何必为雯家姐弟出谋划策,发善心吗?原本还奇怪,刺客为何要拉上自己,即使雯靖跳出来代替所有人拍了板,他也没有提出异议。现在,算是明白了……这路啊,是真不好走!有些野兽,或许称之为异兽更合适。

      以刺客听风的本事,一定是早有察觉,所以才会拉上她当苦力。若仅是她自己,潜行过去就是了。可是身边那么多的拖累,想悄然溜过去谈何容易?

      怎么说呢,勉力应付吧。

      有着群鸟环护的她还好说,其他人就有些吃力了。可是面对这种情况,雯靖还是不上路,让他立个棍子依旧会推三阻四。所以面对雯靖的锲而不舍,区秀终于松口了:“让一成,好啊!只是,你得讲出个道理,凭什么?”

      “呃,看在我挨那么多打的份上,行吗?”

      “你挨打,关我什么事?”

      “你总得有点同情心吧?”

      “嗯,我很同情你,行了吧。”

      “总该再有点表示吧?”

      “呵,以你和你姐之前的表现,还想让我如何表示?莫非想让我放下同情心,狠狠打你一顿?若是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你咋这样?总要公平一些吧……我们那么多人,你才一个人,凭啥占一半?”

      “占一半,我已经很大度了。因为走到现在我才发现,你们是一点帮助都没有啊。若非还有个刺客,我真想把你们甩了。

      既然你提到了公平,那么至少该出点力吧?什么力都不想出,就想着占别人便宜,还有脸提公平?

      现在的你,根本没有资格谈公平。即便是让别人预支,以期将来的丰厚回报,也得先展示出你的用途,对吧?”

      也许是最近挨得打比较多,雯靖这孩子多多少少开了一丝窍,于是当着区秀的面掰下一截枯枝,哆哆嗦嗦的立了起来。区秀呢,则微闭双目凝聚力量,开始细细感应……不仅仅是她,躲在不远处的刺客、雯华等人,同样一脸期待。

      不久,阴风如漩,低语窃窃……双目微闭的区秀,十分清晰的感觉到了,不觉有些兴奋。兴奋之下脱口而出,一成就一成吧。说过后,又有些后悔自己表现的太过痛快,赶紧补救——你要一直这样才行。

      得了区秀的承诺,雯靖挠着脑袋开始傻笑,苦日子终于到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