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论小说

      最近一段时间,顾随安过的很快乐,上午没事钓钓鱼,教导一下顾依依和顾勇,下午便扛着鱼缸去卖鱼,别人在惊叹自己的力气大,只有自己知道,他这是在适应自己的力气。

      从新政城郊到新政足有三十来里路,对于普通人来说要走半天的路程,但对于顾随安来说,一个小时足以,他的步伐更大,频率更快,听当兵的朋友提起过,五公里轻装越野,时间只有二十分钟,快的能达到十五六分钟就完成,但别忘了,顾随安是随意的走,还扛着一口农家装水用的大缸,这一路上不能让水洒出来,让鱼跑出来,难度大了一个层次。

      哦,你问大缸哪来的?当然是顾随安带着顾依依兄妹两个到她家去了一次,教训了一番泼皮,抢了一些钱财,权当这些泼皮的租费了。顺带拿了几套衣服,将缸拿了出来。

      其实顾随安刚从黑暗中出来时对自己力气的把控还是非常好的,比如说打晕韩非,至于奔跑的漫天烟尘,是太久没和别人说话有些激动不小心爆发了全力所至。但这几天吸收天地灵气,力量增长太快,他就有些控制不住了,比如说那些泼皮,他已经尽量轻了,却仍旧打的他们肋骨断裂,当然顾随安并没有理会便是了。

      短短半个月,玉溪边上的茅草屋已经由两个变成了五个,并且家具什么的都已齐全,两间屯满了粮食,一间堆满了柴火,顾依依和顾勇也穿上了新衣,再也不用过那种朝不保夕的生活。顾依依很满足,每次看向顾随安的时候眼睛都带着光,嘴角含着笑。

      顾依依的学习能力很强,做出的饭很有些后世的味道,顾随安的衣食起居被顾依依照顾的很好,每当顾随安想要找两个佣人来的时候顾依依就用那种被抛弃的小羊的目光看着他,仿佛顾随安做了多大的亏心事一般,顾随安也就随她去了。

      短短半个月,从衣不蔽体到吃喝不愁,这充分说明了掌握一门技术的重要性,哪怕是钓鱼。

      吃喝不愁后,顾随安懒癌犯了,开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宅在屋里教顾依依和顾勇识字算数,你问什么字?当然是现代字了,战国时期的字顾随安怎么会认识。

      随便用盒子装上沙子,拿上小木枝,就在上面写字教顾依依和顾勇,从人之初,性本善,到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而寒于水再到从今天开始,做一个幸福的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想到什么教什么,无所顾忌,不管这个社会有没有。

      这主要一是顾随安没有想那么多,二是在这半个多月里,他知道这是战国的韩国,但是谁来告诉他战国为什么会有玉米?玉米不是明朝中后期才传入中国的吗?还有,这青楼开放的服饰,简直能和现代有一拼,这明显是崩坏的历史吗,顾随安敬畏之心少了很多,最后就是顾随安很自信,他很强,顾随安觉得自己可以保证顾依依和顾勇的平安。

      于此同时,韩非看着被当在衣铺的衣物有些无语,他拿出两金,店长就把前因后果如同倒豆子一般的说了出来,原来,这正是韩非被抢走的那件衣袍,顾随安头天卖鱼过后准备给顾依依和顾勇购买些衣物,谁承想钱不够,就问店长收不收衣服,店长说收,第二天顾随安就把韩非的衣服卖了,卖了半金。店长担心顾随安赎回去,还专门让伙计打听了一下,知道顾随安在集市上很有名,很有气力且很会捕鱼,且都是活鱼,销量很好,令人眼红。但时日尚短还没人找他的麻烦。

      韩非嘴角带笑,很有力气,很会捕鱼,速度还很快,很有意思。

      这天上午,顾随安又罢工了,闲得无聊的他正在给顾依依和顾勇讲白蛇缘起的故事,听的顾依依瞪大双眸,嘴巴微张,可爱极了。

      顾随安发现自己越来越有话痨的潜质了,也许孤单久了,总希望有个人听自己说话,跟自己说话。另外,顾依依那么可爱,怎么能让她感受到孤单呢?

      正当顾随安给顾依依描述小白吸收了小道士的功力后变成的巨蟒有多么多么大时,一辆马车在他家门口停了下来。

      然后顾随安就看到一身紫色长袍的帅气男子走了下来,脸上带笑,仔细一看,又有点痞痞的味道,手上还拿着一件,呃,这不是我卖到衣铺里的那件衣服吗?

      看到这个衣服,再看看拿着衣服的华服少年,顾随安本能的感到有些不妙。

      “嗨,小兄弟,还认识这件衣服吗?还记得我是谁吗?”

      “不认识,不记得,不知道,请你走开,我要去钓鱼了,家里没有余粮,不接受款待,要喝水请到小溪上自己打。”顾随安上来就是否定三连。

      韩非的笑容有些撑不住了,嘴角微微抽搐,“我帮你回忆一下,你叫顾随安,二十天前突然出现在新政城郊,现在带着大望村两个孤儿一起生活,钓鱼技巧及其高明,另外,二十天前,你把我打晕了,抢走了我的衣服,诺,就是这件,说吧,想怎么解决?”

      顾随安怔了怔,哇塞,这信息搜集的细致啊,这家伙一看就不是平常人,打发走了事。

      顾随安笑了笑:“我问过衣铺老板了,这衣服全部由丝绸制成,市场价两金到三金之间,给我三天时间,我会把这个钱还给你的。”

      这时顾依依跑了过来,说:“不要欺负大哥哥,大哥哥是好人。”

      韩非笑着摸了摸顾依依:“我只是找你哥哥帮一个小忙,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韩非转过头来对顾随安说到:“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三天后这个时间我在紫兰轩等你,你直接找一个叫韩非的人就行了。”

      韩非摆摆手:“另外,不用送了。”

      这一瞬间,顾随安想到了很多,韩非,紫兰轩,这里,是天行九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