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牲交av欧美牲交a?久久

      “修行,何谓修行呢。”

      扶桑树下,林妙依走后,叶有为抬头望着天空边际,夕阳落半,红色朝霞如同火烧一般,思绪万千。

      此时他很想吟诗一首:“落日余晖映晚霞,山川一色无人家,绿林波涛云霄下,可有豪情且腾达?”

      嗐,贼老天啊,既然你嫉妒小爷的帅,可以直说嘛,为什么又要我穿越过来不给我时间呢?玩我呢?

      叶有为嘴叼一片树叶,头发披肩散乱,这时候他方才发现,自己头发都已经不知不觉的齐肩了。

      七个多月了,再过些时日,就是来北斗星域一周年,时间过得真快!

      “哥哥。”

      这时,叶倾仙跑来了叶有为身边,递给了叶有为一根红绳。

      “干嘛?”叶有为瞥了眼左边过来身旁的小姑娘,一脸嫌弃的地痞表情,旋即蹲下开口:“别以为一根红绳就解决了平底锅拍我的事儿,以后长大了,我的拍回来。”

      “哼,小气鬼哥哥。”叶倾仙虽然只有九岁出头,但脾气倒也不俗,噘着小嘴偏头加闭眼,傲慢的很:“爱要不要,不要的话,我就给妙依姐姐。”

      当然了,她之所以在哥哥面前这么傲慢甚至用平底锅去拍,那是她明白哥哥不会生气,至于在其他人面前,她估计又是另一副表情了。

      叶有为也的确很宠这个小狠人,为她放下尊严乞讨,为她忍辱负重,为她去铁匠铺甘愿做苦力……

      他可以对天发誓,如果在地球的话,他是一万个绝对,绝对不会这么干的。

      “谁说不要,给哥哥,这头发发尖儿戳的我脖子老疼了。”叶有为说话间夺过倾仙那根红绳,然后将自己的头发绑了起来。

      你还别说,这齐肩发绑起来,似乎更像个地痞流氓了……痞帅痞帅的那种,特别的吸引人!

      “哇,哥哥好帅气!”叶倾仙拍着小手一副老成样子夸赞。

      “你个小屁娃娃知道啥叫帅啊。”叶有为挑眉说道:“一边玩儿泥巴去吧,哥哥我要去山头四处走走。”

      在这座山峰里,他还是很放心叶倾仙一个人的,毕竟有着结界,不会有什么魔兽出现,也很少有洞天的人来轻饶,算得上绝对安全。

      “我也要去嘛。”叶倾仙嘟嘴一撇,眉毛一皱:“我要骑在哥哥的脖子上,这样仙儿就能够看的更远了!”

      “我靠,倾仙,你都九岁了诶,又不是三岁小孩了!幼稚!”叶有为不愿意,一脸嫌弃的说道。

      ……

      不多时。

      叶倾仙骑在叶有为脖子上,小手长着叶有为的脑袋,稚嫩可爱的眸子中望着这青山绿水,满是快乐无忧!

      “好漂亮啊,哥哥,你快看!”

      “一个雨过天晴的彩虹而已,至于高兴成这样?”

      “那边还有好多花花呀,太好看了,这里好像青龙镇……”

      谈到青龙镇,小女孩儿叶倾仙突然愣了一下,变得少许沉默,她大概是又想另外一个被抓走的哥哥了。

      “倾仙,肚子饿不饿?”叶有为察觉到了叶倾仙的沉默,旋即温和问道,转移话题让她不去想伤心的过往:“哥哥我可是会很多种好吃的做法哟。”

      “好吃的?真的吗?”小女孩儿始终还是小女孩儿,一听叶有为的美食诱惑,顿时就开始嘴馋起来,水灵的眸子放光。

      “嗯,千真万确,骗人是小狗。”叶有为非常笃定的点头说道。

      “那我们回去吧!”叶倾仙迫不及待。

      “好!”

      ……

      日月交替,几个轮回,时间在晃眼间悄然而过。

      林妙依在这段时间里,不断为叶有为的药方奔波四方,竭尽所能,从来不出盘丝洞天的她,流云城这种闹市她都跑了好几回。

      不过,即便她竭尽所能,终是差了最后一种药材——蛇玉兰。

      流云城的最大地下拍卖行这段时间也没有货源,毕竟蛇玉兰这种东西极为珍贵,是生长在银角天蟒周边的几率产物。

      何谓几率?

      就是就算有银角天蟒的地方,也未必有它存在,它的稀有度可见一斑。

      “就差蛇玉兰了。”

      扶桑树下,林妙依站在叶有为身边,美眸看着一方深处,顿了顿,旋即开口:“百草筑基灵液,真的缺一不可么。”

      “是的,缺一前功尽弃。”叶有为略微无奈的叹了口气,笑了笑:“不过没关系,找不到就不用找了,虽然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但可能这贼老天就是要跟我开玩笑,硬给我船到桥头自然翻……”

      “你别这么沮丧。”林妙依瞧见少年那看似释怀模样,看得出来其实少年暗含着苦涩与不甘心,旋即开口:“我答应你入盘丝洞天,就是因为你有不服输的意志,现在你却如此消极放弃,就当我林妙依看错了人。”

      “那能怎么办,连师姐你都没法弄到,我一个比普通人都还弱的存在,更没有希望了。”叶有为无奈说道。

      “我没说弄不到,还记得我们第一次遇见的那个地方吗?”林妙依开口。

      “你是说这妖兽山脉深处方向……?”叶有为一愣。

      “嗯,那里之所以被我们盘丝洞天列为禁足区域,就是因为有同银角天蟒、飞天犳等等这些强大、脾气对人类又不太友好的妖兽存在。”林妙依开口,目光如炬收了回来,看着叶有为:“我可以去试试寻找。”

      “不行。”叶有为闻言凝眉,他非常清楚林妙依口中银角天蟒是何等存在,又名玉角蛇,在遮天之中,也是有过描述,是属于凶禽猛兽一类,几个命泉修士都不可敌,何况林妙依还只是一个人,十八岁的年纪再怎么天才能天才到哪儿去?旋即道:“我住在你这里已经让你冒着很大代价,你现在还想要为我只身范险,跟你说实话吧,萍水相逢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你在担心我?”林妙依看着叶有为道。

      “想你这样美的女孩子,任谁肯定都担心啊,有什么奇怪。”叶有为摊手挑眉:“我是跟你说真的,你也就一个命泉修士,别太高估自己了。”

      “你是不是以为我踏虹飞行就只是命泉境界?”林妙依道:“如果只是命泉的话,我们就遇不见了,因为那里还有一条特例:禁足之地非神桥不可入。”

      “不是这么恐怖吧?你才十八、九岁,修为就这么逆天?”叶有为闻言,眼睛瞪大,他看过遮天,知道修炼到底有多么坎坷,开辟苦海后,还要三个阶段方能冲击命泉,命泉过后还需要三个阶段才能架起神桥,直至彼岸,这个过程可能是有些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的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