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激活情网

      就在吴朔凡出生後的隔日下午,就有人登门拜访。

      「大人,参政使王大人求见!」

      「请他进来!」吴立言一脸平静。

      「吴大人!恭喜啊!喜获麟儿,下官前来打扰,恳请大人不要见怪!」

      看这位参政使的来访,吴立言平静的眼中泛起一丝古怪的神色,平常在朝中罕有在打交道的人,今天竟然亲自来访!看这架式,还是非常低调过来似的,心中早有算盘的他当然不惧。

      「王大人见外了,快请坐!来人!上茶!」吴立言一边招呼一边引领。

      「感谢吴大人,在下受宠若惊!看大人红光满面,在下真是替您高兴。」这位王大人还是客气的打招呼。

      将礼物带到,喝了杯茶之後,王大人就以还有政务为由,告辞离去。

      没多久,守卫再进来...

      「大人,吏部使简大人求见!」

      「大人,礼部使宋大人求见!」

      「大人,王室大学士刘大人求见!」

      「......!」

      连续来了好几位,让吴立言应接不暇,甚至光明教会也派了人来,斡旋了许久才将来人打发,身为丞相的他真的闷了,这孙子才刚出生,不会走不会爬,就立刻招来许多人注意。

      还好这些人主要还以贺喜为主,少有其他心思。

      不过还是有些人例外,尤其以他拉拔起来的官员最为谄媚。

      「丞相大人,下官倒是有个提议,不知大人是否能接受?」

      吴立言眼神转为灵动,隐约能猜出对方想说些什麽。

      「是这样的,在下刚好有一孙女在今年初出生,下官极为疼爱,闻贵府对待嫁入门的女子视如己出,所以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孙女能和贵小公子缔结婚约!」

      「哈哈哈!原来是这回事,你可真是看的起我的孙子,如此美事,我当然乐意看好。」吴立言和颜悦色说着,又话风一转,说道:「但是众所周知,我的家规只准娶一媳妇,不可娶妾!因此有关婚姻大事皆需以家族大事视之,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

      各个官员在官场多年,在人际关系中进退有距,知道事情说到这便足够了。

      「那麽就请大人多多考虑了,下官尚有要事要去处理,便不再打扰大人。」

      不少人来势汹汹,吴立言答应了等吴朔凡到成年後会一一安排相亲,尤其是光明教会,更是答应等长大後就让他进入光明学院就读,众人这才道谢离去。

      客客气气将客人送走後,吴立言心中已更为了然,看来孙子的事情都传进所有人的耳中了,天生光明体质,并惊动光明教会,以孙子的资质,加入光明教是铁定的了,且必定会平步青云,不说很可能成为红衣主教,就主教之位几乎垂手必得。

      而吴家本来是由我一人撑起,一但我倒下了,凭那两小子,吴家马上就会垮掉,这毫无疑问,但是有了一个光明教的背景就又不同了,光明教影响力极大,如此一来吴家就算武力低微也能依光明教发展壮大。

      想了想不禁苦笑,怎麽好像不将孙儿送去光明教就是自己的不该?以一个做爷爷的,更是一国丞相,竟然要算计自己的爱孙!这感觉真是古怪到了极点。还有这孙子也真是,你说出生就出生,何必弄个“闪亮豋场“作啥?怕别人不知道吗?

      当然,明天的早朝铁定还有很多人必须应付,尤其是国王。想了想无奈摇了摇头,思考着...

      这些吴朔凡当然不知,本来就不关他的事嘛!不然这丞相爷爷是用来做啥的?再说了,还不是他自己位高权重造成的。

      还未能说话的他正在思考着未来的方向,天上的神佛可能大部分与他无缘,那还能修成啥呢?拥有这些修练知识和记忆,要像平凡人一样过一生,他实在不愿意,这跟坐拥宝山却要被活活饿死有啥两样?吴朔凡不禁皱起那小小的眉毛。

      「凡儿怎麽了吗?肚子饿了?还是哪里不开心呢?」赵秀卿眼神宠溺看着自己的孩子,手指轻触吴朔凡的小眉毛。

      「母亲!弟弟呢?我来照顾弟弟!」一个稚嫩的小女孩跑了进来,美丽的蓝发,明亮的眼睛,红扑扑的小脸,霎眼一见易为她的可爱心生欢喜。

      「香儿!你又贪玩了,弟弟还很小,你这样跑跑跳跳,伤到弟弟是很危险的!」小女孩正是吴朔凡的二姐,吴婷香。

      「母亲!你偏心啊!都不陪我了,我四岁了呢,会照顾弟弟的。」

      「这是弟弟吗?好小喔,比我还矮呢!弟弟几岁啊?」童言童语的声音,随着小手拉着赵秀卿的袖子摆动的节奏响起。

      「弟弟还没有一岁呢,你可是姊姊了喔!要多让一让弟弟,你刚出生也是这个样子的。」赵秀卿笑着摸摸女儿的头,轻轻的说着,脸上满是笑意。

      「那让我抱抱弟弟!」两只可爱的小手平伸,吴婷香满脸期待。

      「香儿乖!你先去玩,等弟弟再大一点就让你陪陪弟弟好吗?」

      「嗯!香儿等弟弟长大,那我先去玩了!」说完便跑的不见人影。

      满室温馨,暖色生香,吴朔凡静静躺在柔软棉绸,享受着母亲的呵护,两眼迷离。

      有着疼爱我的母亲,我还有何不知足呢?即使做个平凡人也不枉了,算了!命运都已这样安排,顺其自然吧!

      接受着全家人的疼爱照顾,吴朔凡就这样过着茶来伸手丶饭来张口的日子,安安稳稳的度过稚嫩的六年,嗯!其实六岁还是很稚嫩。

      清淡的目光丶稀松的眉毛丶俏挺的小鼻子丶洁白的肤色...本是用来形容女子特色之处,现在却出现在吴朔凡这小男孩身上,特别的是,一眼望向他,心里的想法无不是「好个眉清目秀的孩子」,而且充满灵性的感觉,靠近他就像是靠近大自然般清新舒适。

      这期间,他慢慢的学会了这世界的语言,熟悉了家中的亲人,这一家人皆为蓝发,听爷爷说帝国中有三成的人们头发是蓝色的。

      在家人眼中,他们发现吴朔凡不像一般孩子好动,中规中矩,断奶後也没不适应,不会挑食,只是年纪尚小,没人当一回事,母亲心里则是认为儿子懂事,总是寸步不离照顾,那种疼爱让吴婷香吃醋不已,所幸十岁的她开始去学堂,学习基本的知识,让吴朔凡一天中还能清静几小时。

      默默看着这一大家子,吴朔凡发现在这个家里,爷爷从大事操劳到小事,几乎无所不包,无人敢与其顶撞,有种强势的作风;至於父亲和伯父兄弟俩,根本是成天在外放荡的咖,经常看到他们被爷爷责骂;最後孩子辈的方面,堂哥吴朔风考上学院去就读了,听人说学院是菁英就读的学校。吴婷芳大姊则是被人看中,去遥远的寒梅帝国修行去了,久久数年会回来一次,吴朔凡他曾在襁褓时被她抱过一次。

      由於吴朔凡功力尚浅,心性还会受肉体影响,索性直接表现着稚气,以免吓到众人。他知道...天才可是不好当的!随便开口还可能被当成妖孽呢!

      历来的天才和穿越来穿越去的「天才」,有那几个能好好度过平稳的日子,在家中遭亲人妒忌,走到街上遭人挑衅或是暗杀之类,吴朔凡思考着,这实在违背自己的理念,还不如低调过日子,做个淡然的修行者。

      理想是美好的,殊不知早在刚出生时,他早就被人当成天才了!还是超级天才!

      在功力上,七轮已开启运转,但也只是开启而已,功力不达标还无法让轮脉开花,更衍生不出佛家神通。体内的先天真气已能在理想的周天运行,由点破面突破任督二脉他还未考虑选择哪种功法,也做不到。光明魔法的方面,已能使用一级的光疗术,光之元素凝聚到了以这世界来说是魔法师的境界,这让外人得知必大大的吃1惊,这可是六岁的魔法师啊!

      吴朔凡确实是个天才,但绝不是一般人说的体质过人,这中间差距大了!其实真正来说,他本来体质是很普通的,但不普通的是...他的灵魂乃这大陆上从未出现过的纯光之魂!灵魂後天影响身体,成纯阳体质,任何纯阳系的功法他是一学即会丶一点就通!甚至还一日千里!至於吴朔凡的灵魂为何有如此属性?这他当然是不会说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