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下载安装产

      夜晚的南书房,挺大的房间里面只是在靠近书桌的位置点着一支蜡烛,书桌上放着一个景泰蓝的茶杯,茶杯还呼呼的冒着热气。

      一个穿着青布长衫的瘦弱男子坐在书桌前面,正就着烛光阅览一篇奏折,而跟前书桌的一角,还摞着好几叠一尺多高的奏折。

      这个瘦弱男子就是当今大明朝的九五之尊:崇祯皇帝,而书桌上的奏折,则是他今天必须完成的工作。

      按理说到现在为止,书桌上的奏折不能剩下这么多了,原因是崇祯皇帝反复阅览了宣大总督卢象升的奏折。

      卢象升的长篇文章让崇祯皇帝看得十分过瘾,好象自己亲临战场一般,看到建奴炮击张家口堡的时候,他也捏一把汗,当看到天雄炮队冷炮打击建奴炮垒时,他不禁拍案叫绝,尤其是最后,读到宋成玉督造的回回炮抛射漫天的砖头瓦块,象雨点般落在建奴炮军阵地,轰打得建奴军士抬不起头来时,他甚至从座位上站起来,酣畅淋漓的长笑一声。

      “哈哈哈。。。卢建斗真是一位能战的帅才啊,小小的一个守城战斗,竟然智计百出,差一点就把建奴炮军扣住不让走了,让朕看奏折都看得热血沸腾。”崇祯皇帝给一旁侍候的小太监下令,“让王承恩过来,朕要和他说话。”

      小太监连忙接旨,一溜烟的去宣王承恩了。

      实际王承恩已经侍候崇祯皇帝一下午了,刚抽个空去吃一口饭,谁知皇帝又要找他。

      不一会儿,饭都没吃好的王承恩一溜烟的跑来见驾,崇祯的心情非常好,“大伴,这是卢建斗的奏折,你这个司礼监掌印也看一看吧。”说着就把卢象升的奏折给王承恩递送过去。

      王承恩连忙谢恩,接过奏折认真的看了起来,崇祯皇帝却在一旁说话了,“卢建斗是一个老实人啊,他的奏折跟别人的不一样,说的都是实话,从辽西传来的战报和文书,满篇的宏言大论,吹捧文章,按照他们的说法,建奴所有的人都该死了好几回了。”

      “而卢建斗的奏折,只有朴实无华的战斗,没有一点吹捧自己的言词,好的、坏的都说了一通,这样的能员,放他回去丁忧,朕还有点舍不得呢。”

      “皇上要是实在舍不得,那就下旨夺情就是了,以前还是有惯例的,”王承恩一目十行浏览完奏折,讨好的说道。

      崇祯皇帝让他看奏折,他也不可能真的仔细浏览,他得时时察言观色,为皇帝解忧。

      “大伴,那是不行的,如果朕这样下旨,就是把他卢建斗架在火上烤啊,这父丧丁忧可是人伦大事,此例轻易不能开。”崇祯皇帝苦笑着说道。

      “陛下,天色已晚,您也要注意休息,”王承恩岔开话题。

      “大伴,你看完卢建斗的奏折有何想法?”崇祯皇帝忽然问道。

      “卢督师能率部抵挡数倍于己的敌军,一则是倚城而战,二则嘛,就是卢督师亲自训练的这一千多人战力颇佳,其麾下多能人志士,尤其这个天雄炮队,只是这个天雄炮队不属于任何将军属下,几乎是卢督师的私人幕僚,这个嘛。。。”王承恩小心的说道。

      “是啊,这个不符国朝制度,本朝素来是文官制将,将制兵,也是其人数太少,且不披甲胄,故而未曾追究,但是此种模式,却能助卢建斗处处胜利,接下来朝廷也要思虑一番吧。”崇祯皇帝说道。

      “皇上,您的想法是?”王承恩不敢枉评国家大事。

      “朕认为,建奴如今已熟知火器战法,在张家口堡之战中,其运用火炮的能力很为人称道,而且他们成长很快,在长途奔袭之时,还能带上十余门火炮,国朝当十分警惕啊。”

      “大伴你看,”崇祯皇帝要回折子,指着文章末尾说道,“卢建斗辞职之心已决,唯一就是担心其麾下幕僚的前程,想给那些人申请一个编制,朕觉得,在五军都督府之下,设立一个参军室,把他们安置进去,将来让他们来训练京营的军兵如何?”崇祯皇帝问道。

      “皇上,此来军国大事,还涉及统领京营的勋贵,陛下还是得和阁老们和勋贵们商议一番吧?”王承恩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崇祯皇帝闻言,缓缓的摇了摇头,怔了一下,又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再没有提起此话题,坐在桌子跟前接着看另一封奏折,而王承恩则懂事的站在皇帝的身边,手搭着拂尘,宛如老僧入定一般。

      第二天,司礼监就把有皇帝批红的奏折转发回内阁,同意了内阁的论功行赏意见,并且勉励卢象升一番,让他站好最后一班岗,等建奴完全退走,就可以让他丁忧回家了。

      不过要求他在回家之前,必须来皇帝面前陛辞,不过这个事是多此一举,因为如此高位的封疆大吏回家丁忧,肯定要来皇帝跟前陛辞的,皇帝陛下也必须给予一定的慰问,说些节哀、保重身体的话语。

      司礼监的小太监还带来了崇祯皇帝欲召见首辅阁老温体仁的消息,和历史上不同,崇祯皇帝和内阁之间还是可以称得上君臣相得,尤其是温体仁,其行为非常老成,而且能够揣摩皇上的心思,崇祯皇帝对他还是比较满意的,要不他也当不了这么长时间的首辅啊。

      要是在万历时代,阁臣想要见到皇帝陛下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万历皇帝非常的不勤政,天启皇帝也是,经常躲在后宫做木匠活,但是当今的崇祯皇帝就非常勤政,跟阁臣之间的互动也非常多,办事的效率非常高。

      温体仁在小太监的引领之下进入皇帝陛下的书房,和皇帝陛下见礼后,崇祯皇帝体恤老臣,便让小太监拿过来一个锦墩,给温体仁赐座。

      温体仁小心翼翼的在锦墩上坐下半个屁股,崇祯皇帝就走了过来,开口跟温体仁说话,温体仁又慌忙站了起来,垂首听皇帝陛下讲话。

      崇祯皇帝就把自己的想法跟温体仁提出来,温体仁一听,便觉得为难,因为在五军都督府增加编制,那是勋贵们的地盘,现在大明朝基本上是文官督师,难道皇上想重新让五军都督府插手军务?

      “陛下,五军都督府现在大概是一个荣誉机构,要是增加一个参军室也无妨,不过起不了多大作用啊?”温体仁试探着问道。

      “朕也是看到卢建斗的参军幕僚,还有其组建的天雄炮队,人员非常精干,卢建斗能够以千余精锐抵挡数倍于己的建奴军马,跟其幕僚团有很大的关系,朕就有这个想法,成立一个参军室,一旦有战事,便可出战辅佐方面主帅,让方面主帅能更好的指挥麾下的将领?”崇祯解释道。

      看来皇帝陛下对某些督师的文官不甚满意啊,温体仁心想,也是,朝廷现在稍微知兵的督师文官,除了洪承畴、卢象升、孙传庭之外,真还没有几个像回事的,如果有这么一个参军团队跟随,文官领军的能力应该会加强。

      “陛下,老臣觉得陛下这个想法非常高明,有参军室辅佐,督师文官对麾下将领的指挥如臂使指,而且能够查漏补缺,减少失误。”温体仁赞成道。

      “能得首辅认可,此事可成啊!”崇祯皇帝高兴的说道。

      “皇上,这五军都督府之下设置参军室,这是受各大都督节制?这五军都督都是虚职啊,都是给各总兵、将军们加的荣衔而已。”温体仁问道。

      “那首辅的意见该是?”崇祯皇帝反问道。

      “老臣之意,既然五军都督是荣衔,那都不能节制参军室,陛下可委任一名参军长节制。”温体仁建议道。

      “呃。。。首辅此议甚善,”崇祯皇帝予以肯定。

      “皇上,那这参军室都启用那些人选呢?”温体仁问道。

      “卢建斗因父丧丁忧,其在奏折上奏请安置其军中幕僚,朕看到那些人却有真本事,于是便生起爱才之心,想用这个参军室安置那些人选,至于以后如何选拔,朕还没有头绪。”崇祯皇帝说道。

      “哦,原来如此,这些人确实是出类拔萃的人才,而且好像其幕僚大部分都是有诸生功名的,投笔从戎,此精神可歌可叹也。”温体仁附和道。

      “此事可为成例,可招募有功名之人,于军中历练,然后拔其优异者入参军室,皇上以为如何?”温体仁问道。

      “只恐诸生不愿从军,”崇祯担忧道。

      “参军如为文官编制,当可招揽人才也。”温体仁想到一个办法。

      “呃。。。那就先如此办理,首辅可预先安排。”崇祯和温体仁就此事达成一致的意见。

      接下来温体仁肯定回去指示其门生上疏,推动此事,不过在崇祯皇帝召见温体仁的第二天,发生了一个巨大变故,一个不好的消息传了过来:多尔衮的军队突然攻占了密云卫北部的墙子岭,并且火速围困了密云卫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