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官网好省

      当坤天再次来到了阵法堂,发现阵法堂控制的还是很好的,至少死伤的弟子并不多,阵法堂总计数千名弟子,这次死了几百名弟子,相比别的地方,真的也算是控制非常好的了。

      青衍看到坤天到来有些惊讶但也有些欣慰,他点着头道“天儿,我还以为你会很冲动,看来你还是很冷静的,知道一个人是无法改变什么的,这里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青衍也是看了一眼受伤的陆梵晶,对着坤天又道“带着小家伙去疗伤吧,其余的情况不需要管了,等到内乱平息了,你再回峰里。”

      坤天将陆梵晶安置到了阵法堂的休息的偏房内,将体内的奇虫全都放了出来,守护着陆梵晶,然后又出来找到了青衍,问道“师伯,我的师傅会没事吧,我看他打斗了好些天了,非常激烈,数次淌血,我是很想帮忙,但是没有办法。”

      筑基期还无法御空飞行,金丹期也仅仅能短时间飞行,只有元婴期可以长时间御空飞行,这也是青月在空中一直打斗了多少天的原因,坤天也只能干看着,无法帮忙。

      “青月师弟修为深厚,在神剑宗比他修为高深的不过单手之数。”

      青衍微微笑道“莫要小看你的师傅,不过这次大战怕是会受伤不轻啊,毕竟是同门相斗,青月师弟怕是顾念同宗想要手下留情,但是往往这种善念怕是被抓住机会痛打,伤的不轻是必然的了。”

      坤天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道“师傅心善,怕是这样了,这些内乱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衍也是摇了摇头,道“都是同门同宗也是各个峰的峰主,地位也几近最高,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内乱,我也没有办法帮忙,毕竟我的修为比起我那些师兄弟们差的太远了。”

      青衍的修为也到了元婴期境界,只不过是元婴期低阶,最主要的是青衍常年研究阵法,真实的战力也是不可能和那些师兄弟相提并论的了。

      坤天不由的感叹,这个主上手段真是不凡。

      这些峰主的修为都在元婴期境界,最弱的也都在元婴期中阶水准,却依旧要听从主上,这不得不说主上手段的不凡了。

      坤天就是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

      引发了内乱,几乎抛弃了所有的棋子就是为了将神剑宗这种顶尖门派衰落下去?

      这种损失是不是太大了?

      毕竟这些棋子,能修炼数千年到元婴期,至少布局了数千年的时间吧,就这么用掉了?

      坤天也确实不明白了,也没什么可想的了。

      青衍看着坤天紧皱的眉头,微微摇头道“不要再多想了,这两天就从这里休息吧,内乱快结束了。”

      坤天哦了一声,拜了拜离去了。

      青衍此刻却是皱着眉头,喃喃而语“为什么这么多天内乱了,师兄弟都无法阻止,师傅和师叔为何还不出手阻止?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

      ……

      接下来的几日,坤天在阵法堂修养,每天也会出去到月林峰去看看是否,打斗停止了,而他也一定会以极快的速度回到阵法堂守护着陆梵晶。

      心态都在慢慢转变,至少内乱结束以前,坤天能够相信的人少了许多。

      这一日,打斗停息了,坤天看到月林峰上青月的对手陨落了,青月气息衰落的很快,他神色哀痛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大殿早已被摧毁了,青月只是落到了废墟之上,满脸的痛楚,眼眸之中充满着无尽悲痛。

      坤天没有做声,来到了青月的身边,神念一动,周围树木出现疯狂的生长,产生了生机之气,一点一点的涌入了青月身上,恢复着青月的伤势。

      青月看了坤天一眼,勉强一笑,道“麻烦了,天儿。”

      坤天明白青月心中悲痛,怕是被青月杀死之人不知道是师兄还是师弟了,他默默的轻声说了一句“辛苦了,师傅。”

      过了两日,这一日,掌门山峰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天空出现一道道的黑印似是被撕扯开了一样,疯狂的剑鸣之声在掌门山峰上的天空铮鸣而响。

      坤天抬眼望去,天空都被这剑刃刺的满是亮光,银灿灿的光芒闪烁着那一片天空,铮鸣声刺的耳朵嗡嗡作响。

      坤天感觉到极度的压抑,甚至是危机,极致的危机,全身的皮肤如被针扎裂一般的疼痛,他的眼睛看着天空,什么都看不见了,感觉那一片天空全部模糊了一样。

      万剑铮鸣!

      如同银龙嗷叫,在天空翻滚升腾。

      又是不过几息之间,天空似是明亮了能够看的清楚了,坤天感觉道所有的感知都回复了一般。

      天空中数不尽的剑气发出着阵阵锐利的声响,然后就发现这些剑气全部向着掌门山峰坠落,速度极快一闪而逝。

      轰!轰!轰!轰!轰!

      掌门山峰似是要被崩裂了一般。

      “孽畜,尔敢!”

      而从那掌门山峰中传出了一声极怒的暴吼声。

      随即一个人影冲天而起,直向空中而去,在那一刻坤天才是看到了原来在空中早就有一个人腾空。

      两人同样的万丈光芒剑刃对战,天空都撕裂了无尽的黑色的裂口,坤天什么都看不清了,可能也是修为的原因,连耳朵的声音都渐渐听不清了。

      而青月却是怔怔的看着天空,眼眸充满着不可思议,不可置信道“师叔和师傅怎么会……?”

      师叔和师傅?

      那就是师祖和师叔祖了?

      这俩怎么会?

      坤天想到了更可怕的想法,不会真的是主上吧?!

      也不知打斗了多久,空中的剑鸣声渐渐低鸣,发出了一阵阵莫名的声音,这声音如血色下的晚宴,落日夕阳,挽歌,极尽悲伤,似是在哀鸣。

      那一道道剑气忽闪忽暗,在旋转着,不断的在旋转着,发成了一道道莫名的声响,天空中的身影似是在缓缓降落,直至看不到了。

      青月听到了那一道道莫名的低鸣之时,脸色巨变,随即身形一闪,向着掌门山峰御空而去。

      坤天听到那一道道低鸣也感到莫名的低落,心中隐隐有着猜测,也有着不好的预感。

      坤天也不在停留,想要跟随去掌门山峰,但想了想以他的资格和速度怕是也无法到达那里,还是没有去,随即转而向着阵法堂而去。

      到了阵法堂中,发现青衍也不在阵法堂中,坤天明白了,他心中的猜测怕是成真了。

      坤天到了阵法偏屋,看着陆梵晶此时竟然没有疗伤,反而眸子很是复杂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坤天不由的问了一句“你想什么呢?怎么不疗伤?”

      “你听到低鸣了吗?”陆梵晶抬头静静的看着坤天问。

      坤天重重的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陆梵晶得到确认,轻声叹了一口气,眸子之中满是低落,道“有大人物陨落了。”

      “我看到有人物坠落到了掌门山峰上,看来真的是陨落了。”坤天也是有些悲叹。

      陆梵晶娇躯有些颤抖,眸子怔怔的望着坤天,有点茫然,道“主上的势力这么强大吗?那样的大人物陨落了,在这中元帝国都要震动了。”

      坤天上前轻轻的将陆梵晶拥入了怀中,柔声道“别怕,有我在呢,别怕,我在呢。”

      陆梵晶颤抖的娇躯似是安稳了一些,她抱着坤天,轻声道“我不是我怕自身的安危,我真的是怕了主上的手段了,主上到底是有着怎样的野心?一个顶尖的大门派,在他手里竟然说毁就毁了,毁了多少人啊!杀了多少人啊!死了多少人啊!这个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坤天也是有些惊悚,主上的势力之庞大!

      在龙腾帝国有主上的势力,在中元帝国依旧有,怕是每个帝国都有渗入吧,每个宗派也都会有渗入了。

      不管主上有什么手段,现在也不是坤天能考虑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由于月林峰的大殿被摧毁成为了废墟,坤天和陆梵晶就一直在阵法堂中修养了,过了两日,青衍回到了阵法堂。

      青衍神色很是悲痛,气息弥漫在整个阵法堂中,都压抑了很多,看着这么伤痛的青衍,坤天也是没敢说话,作为小辈来说,也是没什么资格去安慰长辈的。

      青衍看了一眼坤天,老眸有些疲惫,缓缓开口道“你们离开吧,月林峰需要你,你的师傅青月师弟也需要你。”

      坤天应了一声,带着陆梵晶离开了阵法堂。

      很快就回到了月林峰,大殿依旧是毁掉的废墟,不过已经有弟子开始在修葺着,弟子还有不少,以这样的速度不出几日,能建造出一些比较简陋规整的房屋了。

      青月站着,眸子就这么看着掌门山峰处,似是坤天来到了身旁都没有发现。

      坤天沉吟了片刻,还是开口叫了一声“师傅。”

      青月一怔,勉强笑了一声,缓缓而道“天儿,回来就好,有没有受伤,身体有什么大碍吗?”

      坤天摇了摇头,道“徒儿一切安好,让师傅挂怀了。”

      “过几日,为师将任命天儿为这月林峰的少峰主,以后一切峰内大小事宜全都由你来安排。”青月缓缓说出了这句话。

      坤天一惊,皱起了眉头,道“师傅你这时何意?”

      青月沉默了,他长长吸了一口气,眸子一直望着掌门山峰,开口问道“天儿,你可知道这一次遭难因何而起?”

      “徒儿不知。”坤天摇头道。

      青月轻笑了一声,满脸的苦涩,道“一直到了现在,为师都不知因为何!师兄弟暴起发难,反目成仇,为师都不知道因为什么!”

      坤天一怔,却也说不出口来,毕竟就算说出主上,谁人会信?怕是根本就没有人信,这种咒印手段,世所罕见!

      咒印的下法是非常苛刻的,但是主上的咒印却似是毫无限制一般,说出来,这次的内乱是因为主上的手段?控制了数十万的弟子作乱?控制着元婴期的人物作乱?

      不会有人相信的,不会有人相信的。

      青月不断的长叹着,道“你可知道,这一次损失为何?天儿”

      坤天依旧摇了摇头,道“徒儿不知。”

      “就以咱们这‘月林峰’而言,弟子有数万人,现在剩下的弟子不过三千人,整个峰的弟子几乎都在这场内乱中死绝了,这剩下的不到三千的弟子还是因为当时不在山峰中而躲过了一劫!”青月说着更是悲伤了。

      “怎么会这样?!”

      坤天这一下子震惊了!这就是说几乎整个峰直接被毁掉了,从根基,从头到尾全部毁掉了。

      “当时‘大芸峰’的峰主,我的师妹青芸来大殿中为师做客,似有事要谈,为师正要与之相谈,她却暴起发难,仅仅是一击,这个大殿就毁掉了!”

      青月一阵苦痛,面色极为悲伤,艰难而道“当时你的三位师兄都在各自的房间中修炼,林大、雪二、和小岳根本就是在毫无知觉、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瞬间死了,也好在你的小伴侣陆梵晶正值去要找寻你出了大殿,但是这余波怕也是差点要了她的命,唯一存活下来的怕就是雪二的徒弟,当时并未在大殿之中,所以才免于一死吧。”

      林大,雪无遮,王岳三位师兄!

      坤天感到悲痛,就这么死了!毫无察觉甚至说是毫无意识都就死了!

      “这几乎是两个峰的全面大战!‘大芸峰’的弟子是全面的来到了‘月林峰’进行杀戮,很多弟子根本是毫无警觉就被杀死了,后来怕是才反应过来,才开始反击,但是人数的差距根本就弥补不回来,在峰上的弟子几乎都被杀净了。”

      青月长叹了口气又道“我当时在战斗中,察觉到天儿你返回了峰中,我是非常担忧你的开始,但是我也没有想到,你真的发挥实力竟如此安稳,你真的是将那些弟子全都淹没了,你的虫海,你的树海!”

      坤天确实那个时候就在峰上大殿附近,一开始也有很多弟子冲来想要杀戮他,但是被他的虫海给淹没了,后来那些弟子尝试了很多次,白白死了很多人,最后也是放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