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一区

      女人最了解女人。

      凌虞也不是傻子,从顾漫刚开始看自己的眼神,她就察觉到女人对自己的敌意。

      她垂着脑袋轻轻抿了下唇,把手里的扑克放回桌上,旋即从沙发站起来,“你们玩吧,我出去透透气。”

      ……

      凌虞独自一人走到白天叙川带她看的玫瑰花海。

      芬芳的花香浸染了静谧的暗夜,旁边的路灯将她的身影拉得很长。

      凌虞眼神迷离地盯着面前盛开的玫瑰花,缓缓蹲下身子。

      她双手环抱住膝盖,凑上去嗅花朵的清香。

      “好香啊!”女人突然对着娇艳欲滴的花朵一脸陶醉地傻笑。

      她甚至伸手采了一片玫瑰花花瓣,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

      苦涩的味道混合着花瓣的清香在她的口中溢开,这滋味甚是奇妙。

      不知道维持这样的动作有了多久,她从地上站起来,结果眼前突然一黑,直接往后栽去。

      可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凌虞掀开沉重的眼皮,发现上方出现一张模糊的脸。

      凌虞感觉自己的腰正被男人搂着,“流氓!”她想也没想,直接一巴掌招呼上去。

      “啊!”凌虞的手打在男人坚硬的面具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呜呜……好痛!你打我……”凌虞一脸委屈地指着男人的鼻子,说话理直气壮的。

      傅祈寒:“……”

      男人将怀里作乱的女人扶正,手掌抚上女人的脸才发现烫得惊人,借着路边微黄的灯光,他看清女人迷离的目光及两颊的一抹红晕。

      看着一反常态的女人,傅祈寒不难猜出她是喝醉了。

      才一杯酒而已就醉成这样,真没用。

      知道女人喝醉后,傅祈寒心里突然产生个想法。

      他扶着凌虞肩膀,让她看着自己,诱导着她,“凌虞,你有……喜欢的人吗?”

      都说酒后吐真言,他想知道女人心底的答案。

      凌虞:“唔……有吧。”

      听到她这么说,傅祈寒面色一喜,接着追问:“那个人是谁?”

      “是……他是……”

      “是谁?”

      “他……他是……克里斯汀。”

      克里斯汀——享誉世界的赏金猎人

      傅祈寒不清楚女人口中的克里斯汀是不是他所了解的那个人。

      如果是,那个男人早已年过花甲,只怕是都能当她爷爷了,傅祈寒自然不会傻到认为凌虞对这个老男人会产生什么爱情。

      他一手稳住女人的腰身,另一只手温柔地抚上女人酡红的脸颊。

      他小心翼翼地问:“我是想问,你没有喜欢的人,喜欢到想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一辈子?”凌虞强撑着沉重的眼皮,她忽然抬眸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红唇微张:“没,没……有。”

      没有吗?

      听到女人的回答,傅祈寒幽绿的眸子蓦然一深,难掩失落。

      不知道过来多久,男人从失落的情绪中抽离出来,他抱紧怀里半醉的女人,语气带着势在必得的坚定,“现在没有,以后一定会有。”

      “我困了。”凌虞突然用双臂抱住男人的脖子,将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他胸前。还来回地蹭了蹭。

      “回去睡吧。”傅祈寒弯腰将女人打横抱起。

      “好。”凌虞顺势将脑袋靠在他胸膛。

      男人身体炽热的温度让她觉得温暖得很不真实。

      这样的感觉让她愈发贪恋,不愿放手。

      三楼卧室

      傅祈寒将睡着的女人轻放在自己床上,帮她脱下高跟鞋后,拿来一块薄毯盖在她身上。

      做好一系列工作,男人转身走进卧室,再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条热毛巾。

      傅祈寒顺手摘下面具放在一边,他跪坐在床沿边,体贴细致地替女人擦脸。

      他发誓,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照顾过一个人。

      “热……”迷醉中的女人一脚蹬开身上的毯子。

      见女人如此不老实,傅祈寒微微皱眉,他刚想去拉被女人蹬在一边的毛毯,视线无意间扫过她光洁的大腿,裙摆因女人的动作蜷缩在大腿根部,露出了一截黑色的安全裤。

      男人直愣愣看了几秒,然后面不改色将毯子扯过来盖在凌虞身上。

      “好热……”

      眼见女人又要不老实地蹬开身上的毛毯,傅祈寒及时用手按住她的双膝。

      “老实点。”傅祈寒说话的语气有些紊乱。

      ……

      躺在床上的女人感觉胃里一阵恶心,她翻了个身迅速跳下床冲进房间里唯一的浴室。

      情况紧急,凌虞什么都顾不得了,更没有注意到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直接趴在浴室的马桶边释放自我。

      凌虞吐舒服的同时,浴室里的水声也戛然而止。

      她转过身来背靠着马桶,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目光从上至下,正巧将不远处正在淋浴的男人看了个精光。

      男人赤、裸的身体精壮完美,每一处都无不彰显了男性的独特魅力。

      “咳咳……”凌虞若无其事地收回视线,她用手肘支撑着自己站起来。

      “这是哪啊,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女人迷迷糊糊地望了望四周,迈着虚浮的步伐想要溜出浴室。

      傅祈寒目睹女人离开没有上前阻止。

      走出浴室,凌虞一头扎进被子里。

      “啊啊啊……”

      太丢人了!

      凌虞感觉自己以后都没脸面对傅祈寒了。

      不对!

      凌虞把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环顾四周一圈。

      这是他的房间?

      不行,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凌虞赶忙从床上下来,往房门的方向跑去。

      可她的手还没碰到门把手,身后就响起男人戏谑的声音,“怎么,看完就跑?”

      凌虞:“……”

      听着身后男人的脚步声逼近,她硬是一直不敢回头。

      “那个,Satan大人,我……我……你……”凌虞磕磕绊绊地说了半天,还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