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番阁在线播放

      “实世界”——————

      子宙和银河回了老家,把饭店的事,交给了两个人掌管,她很放心,也很欣慰有这样的员工。

      不过,还有ഒ一事她没有解决,因为她根本就不在意,草草了事即可,那就是林荁莫萧㙿。他算是和子宙结下了恩怨,还是那种挺恨的恩怨,说白了呢就是小逍心眼,这蟀点事也斤斤计较,根本不像一个男人该做的。

      可能쁪是因为他身世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他长时间穷、被欺负多了,想奋起反抗。可自己还没功成名就呢,前期他必须经历这些苦难,就和子宙一样。

      子宙刚毕业那会儿,所有龗人都瞧不起늊她的技术,以为她就是个爱玩爱闹的女孩,根本不会什么科研、实验,就更别说毕业时研究出来的全新公式了,也不是都顶着这ຒ些过来的,现在ٲ还是一位女成功人士沘、伟大的单亲妈妈!

      两个雀人的区别就在于,一个接受过优等学院教育,一个没有镃接ᑳ受过学校教育,所以才会这样。

      今天,他在一间酒店醒来,全身都是酒气,可想而知昨夜他是喝了多少杯。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己账户还剩下多少钱可以花,清晰的看到只剩下了不到五千,过两天另一个公司也要发工资了,准备把钱一并交给医院的母亲,留着明䧢年母亲的最后一年做手ﵖ术用,时间很紧。

      “酒水一千、打车两百,两年来第一次睡酒店两千。”他说完又翻了个身,还狠狠给自己了一巴掌。表情非常痛苦,텬还非常的后悔,不敢哭出来。

      “一夜之间,就花了有史以来我花过最垯多的钱,爽是爽,可为什么这么后悔?我真是混蛋。”

      他想起了在医院的母亲,结合自己昨夜的潇洒,没有了那么即兴的快乐和痛快,剩下的只有后悔莫及和无尽的烦恼,以及那难受的心和脑。母亲患有天生的吸血鬼症,紫즢外线过敏,不能见太阳光,后期又的了白血病,恶化了吸血鬼症,导致强烈的灯也变得排斥起侽来,两者结合㡿给她带来那么痛的折磨,要꒝不是有人管着她뺡,她早就不想拖累林莫萧了。

      早上六点,他离开了酒店,背着包在大街上穿行。不知为何受到了回头率的效应,眼光并不是嫌弃,而是诧异感,大家都觉得这个男人还有风格,酒后的他变了样,不仅看ṉ起来不疲劳还那么的精神,样子也洁白了许多ﮡ。

      ශ 再加上他廉价的服装,显得就更别有醷一番风味,回头率者女性居多,男性基本都是好奇看一眼,没什么特别껭的。

      “大家为什么都在看我,有什么奇怪的吗?”他自己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和自己造型上䅺的变化。“还是我脸上有东西或是头发太乱?”他摸了摸头,梳整了下头发。为了不这么引起注意而做,结果引来了一位长相中等、很有味道的女人,注意是女人不是女孩,大方的挽住他。

      “别弄了,你这样挺好的,没看大家都怎么喜欢你吗?”她告诉了林莫萧受欢迎、有回头率的原因。“当然……喜欢你的女ṓ人包括我在内,跟我玩一玩吧?”

      这句话很有侮辱性,林莫萧不是鸭,橚这女的看起来也不像是只鸡,可为何欲望如此之高,当瓦街要求룺找他做呢?

      “玩……什么?”一句话暴露了他的艳遇,也对于这种事情来说好糊弄的原因。

      “你跟我走,绝对亏不了你,再说了,我一个女人找你这样一个男人能玩啥?”㳁这句话林莫萧还是没听懂。

      但由于他身怀一点武艺,这件事又和工作不一样,不能轻易鲍出手,所以……“好,我跟你走,搞什么到底!”

      之后的十多分钟里,二人来到了女方的家里,是蚖个还逓算不错额小区,只有她一个人。刚关上门后,她就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保险套,展示给林莫⅟萧看,瞬时间,她还亲了上去,与林莫萧零距离接触,手还逐渐伸向……

      “等等,我说什么呢?苩”他推开此女人。“我可不是从事这样工作的人,就不奉陪了。㌻”说完他走瀹向大门。

      女方一下把他拉了回来,靠近他,继续亲他。

      “我告诉你,给你钱就好了?”他还想走,在不伤害在女方的情况下与她挣脱。

      “两万!”

      銈“三万!”

      “四万行不?”此刻,林莫萧听艵到价格后,动心了,挣脱也缓뻊缓结束,接受了女方的要挟。并且与她开亲,光是羭亲吻、洗澡就花了三十分钟。

      最后,到了卧室,床上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

      “哇哦,看样子,我赚翻了。”女方表情享受的叹了下,并且身体也向下动了动。“我感觉得出来,小哥哥你这是第一次和女人上床啊,要不……我再加两万,今天都陪我好不?但我要提醒你哦,我可不接受谈恋爱,玩玩得了!”说完,林莫萧没什么太大介意,就默认了。

      똆 此后,两人在这,홴女方的家里,整整玩了一天!

      “虚世界”——————

      “听说……你刚刚说我坏话了?”佟贺锋放慢脚步,故意与于瓷平行,并且用着很不屑和瞧不起他的表情瞪来瞪去。还透露出一丝很不在意的样子,其中最为突出的,还是瞧不起于瓷背后说人坏话的品格ഒ,这是最讨人눍厌的。

      “我并不想知道你知道了昬什么,也不想知道你为何会知道那件事,对吧?因为我根本就没做过,爱挙信不信!”

      他对此事放出了自己ꫀ的威胁,也不能说是威胁,顶多就是警告他不要在提及,或许背后说话。接着,他加ᴈ快脚步赶上了小牵的步伐,继续前进。后面的考古学家于瓷很不服,明明就看到了他所做的恶事,竟然还理直气壮的评理,犹豫着、思考着,遇就在四个人来到这间房屋外时,他停了下来。

      “等一等!”他走向䆋佟贺锋,用着马上要开蹬战的情绪。“那我们就坦白一下邌,佟狱层长,说说你杀人的经历吧荀,别让我们信任一个不值得信任、杀过人的人。”

      小牵上来就护夫,当然是以仰慕者的身份。道:“ᆣ我꼝说你这个偷文物的贼,有什么权利指点我家佟狱层长?”

      此话一出,于瓷凝视镜子美女,一定是将之前看到于瓷画面的事说了,而且出现过的所有얅画面,大家都知道了。包括最受质疑的人佟贺锋。别人的事还好,不过他犯的错可是杀人,在实世界足够死刑了,在这竟活䈃的好好的。

      杀人一事,簨对谁来说都是害怕,不可能不被质疑或排斥。

      唯一不害怕的人群,就只有那些崇尚犯⎍罪的⋺恶人。他们是世界上不可缺少也是最遭人痛恨的人,甚至还有人编出这样一席瞎话来洗白,那就是‘他们是为了这个世界的善恶均衡才会源源不断出现的’鬼话,这都是胡扯。

      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们这些人全部消灭,这个世굣界ꅬ才对平静下来,同时也不会无趣,有他们才是无趣!

      佟贺锋面临职责,一点都不在意,因为Ԃ三个人只有只有于瓷一틩人职责,别人都还没说话呢。所以,他说:“不如……这么跟你说好了,我不想在提及这事,因为它不是我做的,她们选择相信我,你为什么就不信呢?是因为地位没我高?能力比我差?还是颜值䏇比我低啊?你嫉妒了吗?”

      “你!!!”于瓷哑口无言、无语反驳。뷻看了看镜子,她是站在佟狱层长那边的,不用看小牵就知道了,她也是跟佟모狱层长一伙的,就此也感到了孤폒立无援。

      佟贺锋接着走,距离六七米处,他回头道:“你是继续跟我们一起,还是去找齐启那个混蛋啊?”

      无奈,自己又想活下去,但又想和佟贺锋对抗到底。深思之中前者胜出了,没说抱歉的话、没做庁同意的方쳬式,只是安疇安静静的跟在㲮他身后,四个人继续前行。距离前面凭空出现的的房屋也越来越近,大家对此引以为常,毕竟身处虚世界,什么꤈都有可能发生,凭空生出房子已经是很正常的규一件事了,但这次佟贺锋好像有意要主动躲避它,不瀒想靠近也不想进。

      连看都没看,直接越过,当然,不好奇是这里老玩家必备的一项技能,所䭨以大家伙一致默认路过不接触,异议什么的,艭就当做耳旁风,没看到就好。

      可是就在佟贺锋打头阵,走过房屋两米时,明明前面有路却被空气拦住了,还差点撞懵,瞬间鼻子就疼了起来。

      “不会吧?空——气——墙!”如此不可思议的三个字。

      澤“看来……是虚世界硬要让我们去里面探索。”镜子来到房屋大젬门中忺央,抬头仰望,说着话。“你们看!”῭房屋的后面,出现了一条新的岔路,这是画面开始的预兆,看来又要有人被扒出他或她的黑历史了。“又出现了,我们是先去屋里,不管它,还是先等到它有反应?”她想佟狱层长询问。

      馈 此时,佟贺锋的鼻子撞击感已经消退了不少,但还是有些疼痛感在咬。“这就是……刚刚你说的……出现我ᥜ们在实世䈽界时做过丑事的……屏幕?或者说法术影像?”

      “对没错,我勉强叫它【遭事呈现点】。”镜子不仅对自己的事不在乎,还给它起了个名字,还非常符合意境。

      终于,岔路中间开始出现光点,䆡一点点变大,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屏幕,跟拍摄电影手法一样开始呈现。这次是五个人之中的最后一位,那就是小牵!画面中,镜头正在平移,看到一双穿蒷着黑丝的腿,秀色可餐、极其标准、肉感微蒘嫩,接着是超短裙和工作服,非常合身且美,镜头给到了脸,大家才反应过来是小牵之前的身材。而在这一刻뙙,小牵也知道了这是何事。

      ֌ 镜头继续平移,拉远,看톕到了办公桌、轱电脑和一位身处高职有相当权力的老板,样子看不清,只有小牵在缓缓靠近。目前出现的画面都没有声,所以不知ퟋ道说了什么,小牵就骑在了这位老板的胯间,与他开始激烈的热吻。

      还顺势把衣服脱了,在剩下内衣时,岔路与周围同化,鶚现场版的小牵松了口气,并尴尬收场,一时间不知所措。

      “我……”⪦她害怕的捴犹豫着。“我只不过用了女人最厉害的武器上位而已,我就不信你没有过这想法?”她将眉头、话题指向镜子,让她替自己납说话。

      “譁确实,我也有过,但我没做啊。”承认的迅速,也表现了她的诚实和敢于ឰ面对,但也没有小牵敢面对。

      ䷠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房屋的大门也瞬时间灦自动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