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网站粉蝶

      薨 ꜩ “前辈,我们可从不做强迫之事,你不再考虑考虑?繗”

      “哈哈哈!小事,小事而已,好久꺀没出去运动了,再不四处去走走,这把老骨头都快要生锈了。”

      “前辈,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你不是一直对我们说送客吗?”

      “小屁孩,既然是客人,总是要送的吧,要不然岂不成了主人?”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哦!我竟然无言以对。可是,前辈,你这意图也太明显了,就不能矜持一点?前辈,你要目不斜视,目不斜视。”

      “凤姐,看,现在气氛多好,预期目标达成,白猫黑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这种方法多好啊,简单粗暴。”

      “前辈,椬你应该有前辈的风度,这么快就举手投降了,形象大损啊!”

      “逍遥公子,你这次任务是什么?긘”

      蜺陧“自己拿去看。”逍遥叹将那万字言扔给哨兵,后者顺利接过,正打算打开看时,感觉又有东西飞来,顺手接住。

      椨“不急,ﮩ慢慢看,东西别先急着收,看完后同意接任务了,你东西就可以收了,否则的话,和信纸一起还回来。”

      “逍遥公子,你难道不担心我私吞了这丹药?”哨兵看着手上红红的丹药,满心欢喜,只是不明白逍遥叹的想法,这出ꚉ牌顺序有点诡异啊!

      “除了我徒弟这ࣀ个拖油瓶外,这里还有底于五星境的吗?咱们两个的境界差不多,你有多大把握能从我们眼皮底下逃脱,拿走那丹药。”逍遥叹说着,手中变戏法般又多了一个药瓶,声音带玬有诱惑性:“即使你跑了又能如何?不就是少一枚丹药而已,你看我像是缺这种丹药的人吗?这瓶不多,里面还有十来粒左右吧!反正我又用不上,刀剑他们也不需要,我的小徒弟又不需要我管,她们三位美女只不过是路过的,想要送给谁还不是看心情?”

      ᙘ诱惑,赤裸裸的诱惑,这是阳谋,겎因为逍遥叹故意将丹药倾倒出来放在手上,然后又装了回去,虽然只是匆匆几眼时间,但这就够了。

      “逍遥,你手上的丹药有什么⊻作ꡈ用?怆你是炼丹师?”凤冕见哨兵在见到丹핓药后,态度来个180度大转弯,心里感到十分诧异。

      “这是降阶丹,应该拥有八九成的降阶概率,在市场上那是有价无市,逍遥公子,你是怎么拿到的?”司命来自于大势力,见多识广,一眼就看出逍遥叹手中丹药的作用。

      “司姐姐,你确定这是降阶丹,而不是降级丹?我听说这两种丹药难分辨的,降级丹比较好炼制,只要材料齐全,一般的炼丹师都㺊可䇷以炼制,只是櫞品Ꟃ质差别而已。这降阶丹就不一样,不但所需的材料难寻,炼制的过程复杂,更是需要多名炼丹师精诚合作,默契配合,곲才有一定的成功率,逍遥,什么时候你成了一名炼丹师了?”

      “凤姐,莫要小瞧人,我现在㜲是那鲤ೀ鱼,就差那临门一跃。”

      “丫的,说了半天,原来不是你的啊!你还真下得了血本啊!难怪你之前敢如此嚣张,原来是有这张底牌,只不过你又如何知道前辈需要这丹药?” 徦

      “呵呵呵!这几天我们四处寻找前辈的下落,司姐姐和之前的那位带路人又给我们介绍了不少情况,综合起来有一个共同点,前辈在为自己修为烦恼,升级我是解决不了,我自己都还为这事情犯愁呢,这降级就简单了,之前我曾经听老大他们说过,这降级类的丹药十分畅销,已经达到供不应求的地步,刚好QQ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有不少,就从它口袋里面抢了一点过来,没想到真的用上了。前辈,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别人拼了老命要将自厭己的修졜为提升上밝去,为什셻么到了你们这里,也就是中州一个个都要这些降䂬级类的丹药,难不成这是什么病?要治。”

      “哈哈哈!逍遥公子,难道你家长辈没有告诉你,还是你没有向他们询问过这个问题?”

      “问过了,说让我自己去寻找答案,这짵也是我这次来中州的另外一个目的,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个简单的答案?”

      “哈哈哈!逍遥公子,这在这次委托范围之内吗?”哨兵扬了扬手中的信纸,意思不言而喻。

      嘯 “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和委托任务两码事,可说,也可不说。”

      “有额外奖励不?”

      “嗯。。。送给你一粒降级丹,如何?”

      “哈哈哈!逍遥公子,一分钱一分货,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要是你把奖励提高了,嘿嘿!”

      “爱说不说,끎虽然前辈在破案这方面是资深老手,相信没有两三年也是不可能完成的,而我又不会时时在你身边,刚才凤姐也说了,降价丹可比降级丹难练多了,穷人啊!哪天没钱的时候,拿去拍卖行拍卖了,也比三两句话解决来蘈的实在,至于答案嘛,既然老大他们说了ᯖ,答案就在中州,我慢慢了解就是,这应该不是什么大秘密,否则的话就不会到一丹难求ี的地步,ⶵ所以,前辈,你给我答案是?”

      “逍遥公子,这降级类的丹药,还有降级类的药方,只对咱们这五星境有效,一旦低于或超过这个境界,就很少有人去用它了,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想要知道更多,拿降阶丹来换信息。”哨輙兵手摊开,态度很明确,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噆给。。。司姐姐,你又知道多少?”

      “逍遥公子,为何询问的是我,而不是凤姐姐她们?”司命不解的问道。

      ſt “天选ꢕ者资源共享,虽然핣不敢说全部,但至少有八成是这种状态,我查询过了,没有这方面的信息,看她们两个的表情,估计知道的和前辈说♶的差不多,所以,问了也是白问볠,还不如不问。司姐姐,不知道你又对此事知道多少。。。乖徒儿,看我干嘛,难道你知道?எ早知道会这样了,所以我才不跟你多费口䄜舌。”

      “前辈说的,也是我知道的,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逍遥公子,恕我无能为力。瓵”司命歉意的对逍遥叹说道。

      “没事,小事,丹药到手,其它的都是小问题,我手上又不是只有一颗,即使这些没了,到时候找QQ,坑蒙拐骗,总能拿到一颗,何况,看这前辈生龙活虎,精神抖擞,不像是一个短命鬼,活到任务结束应该不成问题,到时候崘还是没有解决的话,拿一颗丹药问他就是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是吧!前辈。”

      “逍遥公子,你这么笃定我会接手这个任务?”逍遥叹的态度自始至终没有半点恭敬之意,虽然让他不悦,但也没ᾼ有达到讨厌的地步,只是这样的人很少见到而已。

      “首先,前辈,我在向你说明一个问题,我们这一堆人有不少是天选者,以后若有其騴它事情,也可能会让其他的天选者来帮忙,关于天选者的情况,你或多或少应该也有所了解,大部分不受世俗约束矫,放荡不羁,我行我素,所以,前辈若是接受了ⁱ这个任务,首先就要忍䪌受我们的这种风格鎠。其次,这次任务奖励可能还不如你手中的那一枚降价丹来的值钱,只⠀不过是看在为数㴅不多几个老朋槶友的面子,而自己这段叓时间又无所事事,顺便也可以来中州了解这风土人情,就顺手来做了,所以,完不完成无所谓。既然接受任务了,我会全力以赴去做,但是到最后也没有什么进展的ⷞ话,那么我会选择放弃。这第三点嘛,丫的发布人坑我,我不计成本,舍弃一切鮁待他们,他们竟然蜯给我下套,这个狗屁任务是百年前发生的事情,欺负我一个不懂的破案之人就算了,还要我免费当保姆。。。”

      “师父,我记得你的任务是保护我,而不是帮忙查案啊!”幸运弱Ṥ弱的回了一句。

      逍遥叹翻了白眼,喝斥道:“接的任务确实是保护你,丫的,你的任务要是没完℺成,你会回师门复命吗?你不回师门,这保护任务不就完成不了,我不是要一辈子芇保护着你,真当熒我傻啊合!你们一个个깗都是明鍔白人揣着糊涂,更何况你一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一不留神让我又得了个便宜徒弟,一个小任务,瞬间变成了三个任务,我是严重亏本啊!”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破案我不醍行,任务要求也没有让我来破案,想要将自己解放出来,又必须破案,既然自己不行,找第三方总可腠以吧,结局皆大欢喜,各方得筶利,⨑多英明神武的决定啊揣!”

      “逍遥公子,从你来到现在,你的破案能力不差,应该不需要我出手才是,又何必额外增加人员?”

      냾 “简单而又浅显的ẁ问题,我能够解决已经解决了,更加高级而又专业的问题,就需要你们这些专业人员来做了,我知道自己能力在哪里,破案这条路,不在我的业务范围。”

      “逍遥公子,一旦我同意加入,那你打算如何做?”哨兵需要知道自己的权限和윉职责。

      “初步想法是,除了她们三个女的以外,我΃们㊿四人任你调籂配,但是你要记住两点,第一,要保证幸埝运的安全,我们三人,包括我找来的帮手,至少有一个人要在他的身边进行保护,即使是像现在这样,看起来没有任何安全问题的情况,也不能有丝毫的懈怠。

      第二,对于案件有重大发现或大事件发生,我们可以不在现场,在条件洎允许的情况下,幸运必须亲临现场,因为这是他的案子,一旦他㼊回师门,必须对事情来龙去㈖脉有一个准确的了解,能应对任何质疑,而非一问三不知,一旦幸运回师门,意味着对这件事情我们已经有了自己了最终结果,所以,到时候即使发现是错误的,也能根꩟据我们所查案的结果,进行相应的解释说明뼢,而不是我认为,我猜测等没有事实根据的解释。

      前辈,就这两点要求,至于破案时你所遇到的问题,你是专业人员,你有自己判断,可以选择与我们协商,也可扤以独自进行下一步的侦查,我们只有建议权,没有最终决定权,最大限度的避免各执己见,难煞下属的情况发生。”

      “逍遥公子,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在破获这件案子之前,你们Ⴋ将无条件服从我的命令。”

      “是,你所提出的要求,只要有凭有据,和案件相关,又在我们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们会第一时间满足你。坙”

      “逍遥公子,那么,你们会一直跟我身边吗?”

      贲“不会,前辈有需要我们跟着,前辈认为没有必要,我们会在附近范围活动,保证可以第一时间接受你的调派賤。那么,前辈,你现在给我们的答案是?”

      “合作愉快!现在发布第一条命令,全体,解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