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宫琴音东京热0594在线观看

      11月底,在一节黑魔法防御课后,鲁斯凡又找到了特里劳尼。他这次的眼神很复杂。

      “西比尔,你的这本《暮光之城:暮色》我看完了。”

      特里劳尼尴尬癌都要犯了,她结结巴巴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她想的第一个要素就是赚钱….,而谈起写书赚钱,除了哈利波特,想到的就只有暮光之城了。就这么简单!

      然而这部小说属于典型的玛丽苏恋爱文,前世连参演男主角的演员罗伯特·帕丁森都经常在各个场合吐槽它没脑子。

      “如果爱德华是现实中的人物,他对贝拉说:我爱你,但我每时每刻都想着要杀了你,然后贝拉回复道:没关系,我爱你。那我觉得贝拉这个女人脑子一定有点问题,当然,我脑子也有问题。”

      所以这一世在写它的时候,她已经在尽量不破坏原著剧情的前提下,进行微不足道的一些修修补补,试图让它槽点少一点。

      但是!如果要保证它的成功流行….那就势必要尽可能地保留原汁原味…..

      鲁斯凡有趣的看着特里劳尼的脸色像变色龙一样,“哦,西比尔,你别不好意思。我是说…..ehmm….它挺好看的!”

      在已经自暴自弃、内心疯狂吐槽的特里劳尼眼里,鲁斯凡表扬她的话,怎么看怎么勉强。

      “……,教授,其实你不用自己看一遍的。我就是想看看能不能把它发表出去赚点钱….”

      鲁斯凡笑眯眯的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夹在修长的手指间,在她眼前晃了晃,然后准确的放到了她手心上。

      “看起来你的想法还不错。它的确赚到了一点钱。”

      特里劳尼非常惊喜,抓住银行卡期待的看向他。

      鲁斯凡耸了耸肩膀,“我和他们谈的是分成模式,试印1万册。由于你是新人,给的版税不是太高。但他们很看好你的作品,后续可能会有加印。银行卡里现在有762英镑,密码是你的生日19600309。”

      特里劳尼非常感动,原来在这儿等着她呢。上次鲁斯凡突然问她生日是啥时候,她还有些纳闷。

      鲁斯凡看到特里劳尼泪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好笑,“感动吗?真的想感谢我的话,下午没课以后来办公室给我弹钢琴吧。”

      特里劳尼非常吃惊,“教授,你办公室里也有钢琴吗?”

      鲁斯凡哈哈大笑,“当然!当然!作为钢琴爱好者,你怎么会认为我没有一架自己的钢琴呢!”

      下午,特里劳尼如约来到了鲁斯凡的办公室,他带她打开了密道,密道一直往下,通往一个有些阴暗的小房间。那里有一架斯坦威三角钢琴。

      鲁斯凡上前陶醉的拥着它,像触摸情人一样轻抚琴身。

      特里劳尼瞪大眼睛,有些不自信起来。

      因为一般只有音乐节等大型演出时,才会用到斯坦威。它非常灵敏,对于你手指在细微控制上的差异,斯坦威都能将它放大后暴露无遗。没经过提前热身,她现在不确定自己如果要弹《钟》,能否在密集的变奏中保证每次手指都足够精准的踩对。

      鲁斯凡回头看着她的神色,笑了起来。转身去取了两个金质高脚杯和一瓶红酒,在杯底倒了浅浅的几层后递给她一杯。

      “来吧,你看起来很紧张。我们放松一下。”

      他非常优雅的仰起脖子,将杯底鲜红如血的红酒一饮而尽,继而舔了舔嘴唇,看向特里劳尼。

      特里劳尼也只好把它干了。还好喝完以后不算上头。

      冰冰凉的酒液带着一丝微甜,浸入咽喉后,她觉得自己某一刻的确镇静了下来。

      然而在钢琴前坐下后,她依旧感到自己的状态不够。想了想,弹起了电影《海上钢琴师》里的斗琴曲目《the crave》。

      鲁斯凡则拎着酒瓶,修长的身躯慵懒地靠在钢琴边。他给自己又倒上了红酒,举着杯子半闭着眼睛品尝。

      一曲奏毕,特里劳尼有些忐忑地抬头看向鲁斯凡。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格外容易紧张。

      鲁斯凡对她露出了一个妖冶的笑容,夸她弹得很好。“这首曲子叫什么?我似乎从来没听见过。”

      “《渴望》,教授。”特里劳尼看见鲁斯凡打趣的眼神,咽了口唾沫。

      这首曲子非常有名,《海上钢琴师》电影里将它的难度渲染到很夸张的地步,因为演奏时看上去的确比较激昂。但实际难度大约业余8-9级就已足够。

      属于那种糊弄行外人的装逼神曲……

      鲁斯凡哈哈笑了起来,“有趣极了!这是你自己创作出来的吗?”

      特里劳尼没有回答,而是勉强地笑了笑,突然鼓起勇气问道,“教授,我能听您弹一首吗?”

      鲁斯凡似乎早有预料,因此支起了身子,礼貌的让特里劳尼站起来腾出位置。

      他弹了一曲李斯特的《钟》,但比特里劳尼更加从容。

      如果说特里劳尼弹奏《钟》时,就像在暴风雨中飞舞的海燕,轻灵而急速的躲避风浪;那么鲁斯凡的弹奏,就像撑着一把雨伞,行走在漂泊大雨中,任外面洪水滔天,他自闲庭信步,来去自如。

      弹完后,特里劳尼已经由衷的被他所折服。

      “教授,您真是太谦虚了!您有如此琴技,之前又何必说我才是《钟》的最佳演奏版本呢!”

      鲁斯凡笑笑,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甚至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比你差远了。”

      特里劳尼羞愧地低下头,不说话了。

      “你现在的心境不适合弹钢琴,走吧,我们回办公室。”鲁斯凡温和的提议,并把她带了回去。

      “教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找我帮忙?”特里劳尼和鲁斯凡分别坐下后,便盯着他眼睛缓缓问道。

      鲁斯凡意外的挑起眉头,却坦然承认了。“是的,我的确有一个小烦恼,自己无法解决,可能需要由你帮忙。”

      特里劳尼很高兴地应了下来,“我可以!只要我能做到!”

      鲁斯凡静静地看了她几秒,问道,“你知道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几乎一年一换吗?”

      特里劳尼愣了半秒钟,恍然大悟。“我知道….”

      她犹豫地看了一眼鲁斯凡。之前因为和他并不亲近,所以没有在意这种细节。但如今她对鲁斯凡的好感度很高,也不由得替他担忧了起来。

      鲁斯凡用歉意的目光看着她,“之前你们在魔药课教授那里弹钢琴,以及后来路过我办公室遇见幽灵海莲娜,我全程都听见了,并跟着你们去了天文塔。”

      特里劳尼恍然。他既然这时候说出来,一定是把真相推敲的差不多了。

      果然,鲁斯凡准确的说出了真相,“我早就怀疑霍格沃茨换教授的速度,因此在入职前就从邓布利多那里了解得很清楚。自从一个名叫汤姆的人竞聘失败这个职位后,就再也没人能在这个职位上呆满一年。他们不是死亡,就是中途离开。”

      “很不巧,我本人对于诅咒算是有一点研究。我有理由相信,那个汤姆,利用花瓶给这个职位下了一种强大的诅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