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田

      回到寝室,李小福没说两句话,便精神不佳的躺倒在床铺,睡了过去。

      余火提起自己的双肩包,轻声溜出了寝室。

      中央大厦二十层被搁置的那处教室,对余火来说,非常适合作为穿越界域时的地点。

      反锁好教室门,余火带上狐狸面具,拍打了两下手腕上的透明运动表,十二道光门瞬间便被召唤而出。

      余火的目光只在Lv.2棕色光门处停留了片刻,想到那只庞然大物,不禁有些后怕。

      迈进Lv.1黄色光门,余火依然身处在官道一侧的丛林之间。

      【任务地点:丰都鬼市】

      【任务线索:双刀,稻草,金黄,共存。】

      余火微微眯眼,他在这处江湖也混了一个多月,对于丰都的鬼市,十分了解。

      鬼市作为江湖中最乱的一处地界,名气极大。

      让余火头疼的是,鬼市人多眼杂,自己这身打扮,恐怕在那处地界,行动会非常不便。

      此时余火身处西北,距离地处西北的丰都,只有不足百里的距离,不过仅凭脚程,恐怕此次穿越,很难行至丰都。

      走出官道,一片黄沙之地旁,有一处二层的茶馆,余火并未进入,而是看着茶馆门口的一张告示,咧嘴笑了笑。

      孤海山庄对余火的悬赏,已经从五万增加到了十万两的纹银。

      “自己的这颗脑袋,在这里也太值钱了!”

      余火将脸上的狐狸面具收回背包,沿着一条黄土大道,向东南方向缓缓而行。

      大致前行了半个时辰,一队车马便从后方赶来,余火停下脚步,回身眺望,车马队伍中央立于黄沙中的一杆锦旗,尤为显眼。

      “斩马?”

      余火疑惑片刻,随即想到,在西北京都,有一间由斩马刀客建立的镖局,名气不小,其镖局话事人薛铖,更是京都三大宗师之一,地位及其显赫。

      车队的速度很快,离余火越来越近。

      余火将表藏在袖子里,腰间的灵能手枪也被黑色卫衣盖上,待车队离近停下,便向其中带头的锦衣刀客一抱拳。

      “大侠,黄沙之地,寸步难行,能不能带在下一段路程?”

      锦衣刀客直接拔出腰间斩马刀,直指一身奇装异服,背着双肩包的余火。

      “让道,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余火感受到锦衣刀客的杀意,心想那几辆马车箱子里的东西,定然非常贵重。

      “徐叔叔,莫要无理。”

      一旁马车,突然传出一道极为温婉的声音,随即一只纤细玉手,将马车的帘子掀开。

      余火一惊,没想到马车之中还竟坐着一位如此漂亮的姐姐。

      若是与此界域的女人相比,这位姐姐自然不凡,但对于在端月城看惯了漂亮女人的余火来说,其实也就那么回事。

      余火深知此女地位不俗,紧忙侧身抱拳,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神盯着车中女人,透明光亮,没有一丝波澜。

      “你是江湖人?”女人问道。

      “初入江湖,也算是半个江湖人。”

      女人微微打量了一番余火,眼眸流露出一丝疑惑:“你打扮如此奇特,不是西北人吧?”

      “不是,从遥远的东方来的,在这江湖没混几个月,如今想着去丰都的黑市,见见世面。”

      女人一笑,见余火眼神坦诚,说道:“若不嫌弃,可进来与我一同赶往丰都。”

      “小姐!”坐在马背上的锦衣刀客紧忙言语,他虽然知道自家小姐喜欢结交江湖侠士,但让一位不知底细的江湖人就这么进了马车,实在欠缺考虑。

      “徐叔叔,你乃京都御刀之首,况且我身边还有宁伯伯的陪同,有你二人保护,我还用担心这位小小的少年吗?”

      锦衣刀客不再言语。

      “进来吧。”

      余火淡淡一笑,随即便跳进了女人的车厢之中。

      车厢非常宽敞,女人动作端庄,坐在车厢一侧,她一身普通的江湖打扮,可依然掩盖不住女人独有的高贵气质。

      而车厢的另一侧,却是一位有些单薄的枯瘦老者,老者一身布衣,双袖古荡,面相极为慈祥。

      当余火看到老者脖间的一处八卦刺青后,便开始后悔进这车厢了。

      姓宁,又纹有独特的八卦刺青,这不就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袖里乾坤”宁无心吗!

      余火想不到,自己竟然在此,遇见了一位江湖大宗师,怪不得女人不怕自己进来。

      面对宁无心,换作是魔门的掌教来了,它也不敢轻举妄动啊!

      女人说话极有教养,让在此世界很少与人交流的余火,多少有些别扭,虽然对此界域的语言风格了解不深,但说起白话,倒也不会受人怀疑。

      经过简单的交流,余火了解到,这位气质不凡的女人,便是斩马镖局话事人薛铖的独女,薛凝芸。

      薛凝芸非常健谈,大部分都是她在说,余火在听,有些时候问些问题,余火便如实回答,如此一来,时间倒是过的飞快。

      余火如今所处的界域,与端月城的时间差很大,此时的端月城可能已经入夜,而此界域,则刚刚度过了清晨。

      很快,薛凝芸便将注意力放在宁无心的身上,两人交谈起来,并无避讳。

      “宁伯伯,过了那处官道,也未见那道身影,看来他并非是往东南而行。”

      宁无心轻轻点头:“薛姑娘,你恐怕与此人无缘份咯!”

      薛凝芸叹了口气,眼眸中表露出一丝遗憾,随即抬眼,看向余火,依然不死心的问道:“余少侠,你既然是从西北而来,可有见过白狐刺客?”

      余火心里一惊,表情有些许的不自然。

      “怎么?余少侠不知白狐刺客?”

      “当然……知道,最近西北到处都是他的告示,毕竟五万两悬赏呢,我之前还想着若是能遇见白狐刺客,定会将他绳之于法。”说罢,余火呲牙一笑,倒像是一个憨憨。

      薛凝芸被余火的话给逗笑了,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余少侠,在我看来,你可不会是那白狐刺客的对手,你现在应该庆幸,没有遇见他。”

      余火并没有介意薛凝芸的直言不讳。

      一旁宁无心突然搭话:“老夫虽未见过白狐刺客,但其暗杀之术,可称一绝,老夫混迹江湖六十载,也是第一次听过,可用暗器直接穿透人的身体,并且不留下一丝痕迹!”

      余火哭笑不得,看来自己在此界域,名气还真不小。

      “白狐刺客,可称为真正的侠客,此生若无缘相见,属实遗憾。”

      听到薛凝芸此话,余火不免有些心虚:“一个杀人的刺客而已,说是侠客,不妥当,不妥当。”

      “有何不妥?徐峰,黄埔一刀,还有孤海山庄的庄主宁涛,哪个不是大奸极恶之人?明面上自称正道,背地里作恶多端,什么肮脏事没干过!

      白狐刺客短短一月,连杀此三人,为西北造福,称其是侠客,我觉得很妥当。”

      宁无心轻轻甩了甩袖,对薛凝芸此话,表示赞同。

      余火没再言语,心里则是暗爽了一下。

      当时为了做此处界域的系统任务,余火也调查过这几人的底细,知道其风评极差,所以心中的负罪感,倒也没有那么大。

      如今听薛凝芸如此一说,余火则对自己的痛下杀手,更觉得理所应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