绑起被各种性器折磨的漫画

      对于已经冲进120米的小泉令诚来说。

      仓库内骤然响起的爆豆似的枪声以及惊天动地来自于母语的惨嚎声,他当然不可能没听见。

      而且,他听得出来,那是属于中国人特有的制式武器马克沁重机枪和捷克式轻机枪以及那种可怕冲锋枪的清脆枪声,属于帝国的三八大盖枪响却仅是寥寥几枪便被犹如爆豆一般的枪声淹没。

      那一刻,出于动物保护自己的本能,他想立刻驻足,全身每个毛孔似乎都在警告他前方有着巨大的危险。

      可是,大楼里属于三八大盖的枪声还在继续,“麻麻!”、“木木子!”诸如此类于生命最后一刻呼唤亲人的惨烈嘶吼、甚至穿透了高墙清晰的传入每个正在狂奔的日军步兵耳中。

      帝国勇士遭遇了楼内守军可怕的轻重火力集火射击,但他们还在英勇的战斗,而那也应该是中国人最后的孤注一掷吧!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现在大楼里的中国人虽然也在拼命射击,但因为楼面被500米外正面工事里多达8挺重机枪压制的缘故,中国人的准头不足。

      对拉开至每人之间超过五米的散兵线并没有形成太大的杀伤,100多米的冲锋距离,仅仅才倒下去二十几人而已,那是步兵决死冲锋完全可以接受的损失。

      没有多少时间给小泉令诚选择,跟随着步兵们冲锋的日军一线指挥官再度怒吼出‘板载’的冲锋口号。

      日军步兵,被迫放弃了最后一次可以改正错误的机会。

      唐刀精心设计的楼内伏击战术,正如陆军中校所说的那样,不仅仅只是大量杀伤进入楼内日军的作用,更是一个丢满诱饵的陷阱。

      诱饵,就是猎物本身。

      在看到日军步兵再度高呼着‘板载’如潮水般向前涌过来的时候,陆军中校脸色平静,对身边的通信兵下令道:“让唐刀干掉楼内所有的日本人,他要等的人来了。”

      “是!”通信兵跑至楼梯口拉动着其中一根绳索,系在楼梯道内的铜铃疯狂响动。

      那是便于楼上指挥部第一时间向各楼层发布命令的临时装置,很简陋,却很有效。

      “砰!砰!砰!”随着连续不断的枪声响起。

      残存的日军步兵一一颓然倒在他们最后的掩体后,直到最后一刻,他们也没能丢出一颗手雷把点在大厅中央的篝火炸熄灭。

      熊熊的火光照亮了他们的身影,却利用光线差把埋伏于大厅几个角落里工事里的中国士兵们彻底隐藏在黑暗里。

      那绝对是他们败亡的主要因素之一。

      也或许不是他们不想,而是由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和三挺轻机枪以及三十杆冲锋枪组成的火力网根本没给他们这个机会。

      唐刀和他从整个一连挑选出的六个精准射手寻找的目标也全是企图丢出手雷的日军。

      当看到日军全部倒地,唐刀率领着士兵们从掩体中走出。

      李九斤和杨小山是亲眼见过唐刀怎么打扫战场的,自然对唐刀俯身从地上捡起三八大盖冷酷无情的对还在扭动呻吟的日军一一补枪见怪不怪。

      但这不代表其他人心里不发毛。

      战场上两军对战杀人和对毫无反抗之力的人进行杀戮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中华民族数千年传统的善良可不仅仅只是通过书本来传递的。

      至少,跟随在唐刀之后的士兵们有近百分之五十的脸上露出不忍。

      “长官.....”老黑迟疑着开口。

      “嗤!咋的,老黑你这是年老心善?”老兵油子轻声嗤笑同僚。“不杀了他们,难不成留楼里吃喝管饱?”

      “呸!我只是想问问长官,拿刺刀捅多方便,打枪还浪费子弹!”老黑也是老兵,瞬间醒悟过来,黑脸微红着给自己扯了个借口。

      “懂个球啊!三八大盖不开枪,外面的小鬼子认为里面死完了溜了可咋整。”老兵油子翻了个白眼。

      “噢!对!”老黑恍然大悟,活学活用,掏出驳壳枪就是一梭子,把一名还在蠕动爬行的日军彻底打沉默。

      末了还扭头对老兵油子一笑,“我们的枪声也不能停不是?”

      “我擦,狗日的老黑脑瓜子挺灵光啊!”老兵油子竖起大拇指。

      而此时,日军步兵主力已经接近40米,那是最后的冲锋阶段。

      提前进入冲锋,业已经狂奔超过150米日军步兵沉重的脚步声已经清晰可闻。

      如果再接近一点儿的话,唐刀相信都可以听见他们犹如拉破风箱一般的呼吸声。

      日本人,太相信他们的体力了,唐刀冷冷的咧嘴。

      这个时代,日军有肉类和鱼类供应,营养远比揣几个烤土豆、几把炒米炒面就上战场的中国军人要强,但他们也达不到全副武装全速冲锋200米还能持续高强度作战的体能要求。

      哪怕是临战前丢弃了背包、水壶、单兵工兵铲,但光是钢盔、上好刺刀的步枪、子弹盒、手雷,还有镶了铁钉的牛皮靴这些,就已经重达15斤以上。

      而他们要面对的,可不是令人心生愉悦的绿色草原,而是充斥着血腥和死亡的战场。

      近200人花费整个晚上挖掘出的80余米长的一线战壕的作用,可不仅仅只是用以仓库内士兵对外作战,也有着类似于陷兵坑的作用。

      宽达2米的战壕,气力只要稍显不足,就无法一跃而过,而落入其中,也别以为战壕不过深1.5米摔不死人。

      别忘了,这不是什么野战,而是堡垒攻防战,距离战壕20米远外的大楼守军居高临下,几乎不用瞄准,对准战壕里扫射即可。

      三条通往楼内的交通壕对于守军来说是撤退通道,但对于闯入其中的敌人来说,却是死亡甬道。

      只需要在交通壕尽头的工事上架一挺轻机枪,就没能人能活着从20米长的死亡甬道中通过。

      而现在,三挺轻机枪已经被架在楼内交通壕的尽头。

      能跳过交通壕的日军当然也不会在少数,可那又怎样呢?唐刀的三排和冷锋的一排两个步兵班总共五个步兵班四十杆冲锋枪和十几杆步枪已经扑往各自战位。

      说的惨烈点儿叫两军相遇勇者胜,而其实,对于毫无工事遮挡而且全部手持着单发步枪的日军来说,这种和自动连射型武器近乎于面对面的对射,就是屠杀。

      日军的主力,在仓库一楼大厅内的枪声全部停止的那一刻,抵达已经空无一人的一线战壕。

      如同唐刀预想的一样,日军有的敏捷如小鹿,借着高速奔跑的动能视战壕为无物一跃而过,也有的体力消耗巨大腿软掉入战壕,还有的干脆先跳入战壕再打算爬出来。

      犹如蝗虫一般扑过来的400日军的队形瞬间变得有些凌乱。

      远比先前大楼内部还要更密集的枪声炸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