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小女网址

      流星雨过去后的半年时间,世界各地陆续发现了一些神秘事件,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各国行为有效的各种措施,世界也逐渐从开始的混乱变得平稳下来。

      平静的海面下总是潜藏着汹涌的暗流,现在也一样,流星带来的神秘,将深刻改变人类几千年来的固有认知,其中的深远影响远不是现在所表现的平静所能体现的。

      因为流星主要出现在夏国境内,所以各种神秘事件发生的尤为众多,官方初步统计大大小小就有几十起。

      其中影响范围最广的有:西北沙漠迷雾事件,三眼天坑事件,浮石事件,群体失眠事件,和整个消失的城市中心公园彩幕事件等,最近研究发现这些事件全都发生在流星雨来临前或来临期间。

      全国又是一片哗然。

      夏国整个网络沸腾了,到处是世界末日,外星人入侵,灵气复苏等等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猜测,让本就混乱惶恐的人们更加惊慌失措,以至于国家不得不实施舆论管制,大规模删帖。可让人意外的是,唯独没有专家出来辟谣,官方也没有给出任何科学解释,只是将发生事件的地区列为禁区,禁止任何人接近。而对于网络上的各种言论除了一些危言耸听和攻击诋毁的话题更是听之任之。

      “我哥呢!我哥呢!他跟你一起走的!你回来了!我哥呢!把我哥还给我!还给我!……我哥呢…我哥呢…”

      刘颖声嘶力竭的叫喊仿佛还在耳边回荡。

      大宁站在被封锁的中心公园不远处,望着眼前石碑上的一个个名字,从里面找到刘晓两个字,神情有些恍惚,有些不相信自己朋友从一个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变成了石头上冷冰冰的两个字。他甚至有些奇怪,这一个名字就代表一条人命?代表他的所有情感,全部记忆和身后的家人朋友的思念吗?

      这是他事隔半年第一次回到这里,第一次鼓起勇气想要面对自己。

      “喂!是你!嘿!我记得你,哥们儿…发生那事的时候你离得非常近…”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边响起。

      沉思被打断,大宁皱眉转头看着来人,不认识,脑海里也没有一丝印象。

      “我知道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来人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开口解释道。“但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就站在路边,我看到你了,因为…因为那个光幕几乎就在你眼前展开消失的…你你没有察觉什么吗?还有…你朋友也没了吧。”年轻人说到最后语气有些低沉眼神变得有些哀伤。没等大宁接话,又急忙说道“方便吗,能聊聊吗?我请你喝杯茶。”

      大宁不想再回想起那天的景象,刚鼓起的勇气顿时有些泄了。匆忙将手里的鲜花放在各种花圈鲜花堆成小山前,转身离开。“对不起…我还有事…”

      年轻人一把拉住他的手臂“哥们儿,别走!聊聊吧,你不想找到你朋友了吗?他没死!”

      大宁有些生气,他不想在有人拿他朋友胡说八道了。“干嘛?!我还有事!”

      年轻人神色焦急“你也相信那些人不是死了是不是?!我就知道…他们只是被带走了!我有证据!我们只要找到他们就行!你要相信我!”

      富源街边的一家咖啡店,大宁和年轻人互相看着对方无言。

      年轻人首先打破沉默,“哥们儿,废话不多说。你看看这个…”说完拿出手机,鼓捣了一阵,递给大宁看。

      手机上是一张照片,一张断臂的照片。照片中肘部断口出整齐的如同解剖面图,肌肉,骨骼,血管等清晰可见。

      “这是…”大宁瞬间有了一个猜测。

      “还记得车顶上那人吗?那个手臂被切断的小混混。”

      “你是说这个断臂是他的?”大宁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知道!你看这个只剩一半的剑刃纹身…我之前在附近超市买东西,排队等结账时,他就在我前面,那时他正和同伴炫耀他的这个刚纹的大宝剑,声音大着呢,生怕别人听不见。所以我印象深刻。”

      “……”大宁又仔细看了要照片。

      “你是说这个断臂找到了?没有消失?”

      年轻人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语气中带着振奋。

      “对!你想不到我当时看到这个照片有多激动!你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这说明那和些和中心公园一起消失的人有可能不像开始时跟这手臂似的被切割杀死了,或许…或许只是被带走了!”

      大宁其实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潜意识里也有过这个希望。希望朋友没有死,只是被流星或者是外星人之类的带走了。可是半年来,他听说的各种奇怪事件,听闻各种传言,但传言终究只是传言,没有人能真正证明外星人的出现。那些消失的人也终究没有再回来,所以,他们又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呢?一些人为了能从悲伤和思念中挣脱出来,只能告诉自己亲人已经死了,只有这样才能麻痹自己,才能重新回归正常生活,毕竟死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生活。

      如今大宁听到年轻人的说法,心下不禁燃起些许期望。“断臂在哪找到的?有没有找到那消失的人?”

      “没有人,只有这个断臂。”

      大宁有些焦急“到底怎么回事,不要吞吞吐吐的只说一半,报官了吗?”

      年轻人叹了一口气“我找了其他一些人,你是第一个相信我的……情况有些复杂,并且涉及到我一个朋友,没办法报官的。”

      年轻人自我介绍叫栾平,家里就住中心公园附近,事件发生的当天本来是去中心公园找自己遛弯的姐姐和小外甥回家的。没想到期间看一个车祸热闹,就再也见不到亲人了。

      他也痛苦过,但很快振作起来,不断在网上浏览一些相关消息,试图找出其中关联。

      就在他一头莫展时,手机中的一个要好的驴友给他发来一张照片,一张摆放在石盘上断臂的照片,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断臂就是中心公园消失事件中那个作死的小混混的。

      听朋友说,断臂是在山南山区一个少数民族废弃的祭坛上发现的,他顺手拍照就发给了栾平。

      栾平激动得不能自己。

      可就当他试图联系朋友时却再也联系不上了,情急之下他准备动身去实地寻找,朋友却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栾平还记得朋友那惊慌的语气。

      “他长在了我身上!那个手臂,长我身上了!就像第三只手一样!我明明能感觉到它,也能看到它,甚至能控制它,可为什么别人看不到啊!栾平,是我疯了吗?!还是他们都在骗我!他们怎么都看不到?他们怎么可能都看不到!它明明就长在我脸上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