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波小怪兽app官网

      “你什么意思?”

      墨攻的话,让闵兴感受到了不小的恶意。他避开了闵兴质疑的眼神,冷笑着走开了。

      因与闵兴同为烈金族,墨攻表面上不得不支持他。然而事实上,墨攻的真实想法却是不看好,或者说不愿意看好闵兴。

      在他看来,16岁的闵兴能达到现在的高度已经非常逆天,不该再前进了。

      为了现在的成绩,墨攻付出了数不清的努力。可即便如此,以往的排位赛,他也从没有进入过第二轮。其中的酸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反观闵兴,没有花费多少心力,就进入了排位赛,也就是整个学院的前八名。

      以闵兴的资历,若是在排位赛轻松过关,岂不是将他们这些年长的学长踩在了脚下?即便同属于一个阵营,墨攻也觉得难以接受。

      “罢了罢了,我也不需要什么建议,无所谓了。”

      看出了墨攻的傲慢,闵兴有些愤怒。

      “这么狂?那好啊,我倒要看看你的表现,不要被揍得满地找牙了。”墨攻停下来,偏头冷笑着嘲讽道。

      “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出手如此狠毒,祈祷下一轮不要被担架抬出赛场吧。”闵兴翻了个白眼,也不管师兄弟辈分礼节,直接和墨攻撕破了脸皮。

      闵兴没想到,作为同族学长的墨攻,关键时刻不但不支持自己,还在背后冷嘲热讽。难怪常青藤学院烈金族日益衰败,原来所谓的前辈们,把精力都耗在了内斗上了。

      “混账!”墨攻骤然转身,怒瞪着闵兴脱口而出。

      闵兴坦荡直视墨攻的眼睛,不卑不亢,面无表情。墨攻知道自己挑衅在先,想到后期还有比赛,便不想浪费精力在争执上。僵持了片刻,墨攻气急败坏地用手指着闵兴,咬牙切齿地怼道:“很好很好,咱们走着瞧!”

      说完,他转身迈开大步,看都不看身后的闵兴。闵兴气愤地甩开胳膊,朝着相反方向走去,两人不欢而散。

      闵兴虎着脸往宿舍奔,中途看见一众好友,故意绕路而行。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懒得开口打招呼。

      回到宿舍,闵兴看也不看常自成,便扯开桌椅一屁股坐上去,埋头生起了闷气。

      “不是烈金族获胜了吗?怎么一副不爽的样子?”常自成纳闷地问道。

      闵兴抬头一看,常自成手里拿着饭盆愣愣地看着他。闵兴闯进来的时候,他正准备去吃饭。

      “没什么,你快去办自己的事吧。”闵兴没精打采地摇了摇头。

      知道他心中有事,常自成放下了饭盆,悠悠地坐到闵兴旁边。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常自成显得十分平静。

      闵兴叹了一口气,手肘撑在桌子上支着脑袋。刚想开口说什么,对上常自成的目光,又改变了主意。

      “算了吧,不值一提。”

      常自成见他不想说,也不强求,只是暗暗觉得奇怪。闵兴换了个姿势坐着,背对常自成闭上眼睛,心中愈发的烦躁。

      墨攻的态度不但搅乱了他的心情,也打乱了他的计划。他不想告诉常自成适才发生的可笑矛盾,但他现在迫切需要了解对手的情况。

      见闵兴不做声,常自成重新拿起饭盆,走到门边。

      “等等!”

      常自成的手搭在门上,半只脚已经踏了出去,听见闵兴的叫声,蓦然回望。

      “咱们聊聊呗?”闵兴露出了谄媚的笑容,关键时刻,他终于憋不住了。

      “没问题。”常自成微笑着点了点头。

      闵兴想明白了,有常自成这样的智多星在,为何不请教呢?说不定,他能给出更多建设性的意见。

      常自成反手关上门,走到桌边和闵兴面对面坐着。

      常自成的手指点在桌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闵兴,等着他开口。

      闵兴揉了揉眼睛,开口问道:“你了解除墨攻和旻破穹之外,剩下那几位学长的情况吗?”

      觉察到闵兴的状态奇怪,常自成隐约猜到他和墨攻之间十有八九出现了矛盾。否则,这样的问题闵兴更应该去问那位同族学长。毕竟,同为刚入学的新生,常自成没有见证过学长之间的实战。

      “坦白说,我不了解。”常自成遗憾地耸了耸肩。

      “好吧,我问错人了。”

      闵兴有些失望,他叹了一口气,换了个松垮的姿势背过身去。

      “不过,我读过青藤书阁记载的几次经典战例,要不要和你讲讲?”望着垂头丧气的闵兴,常自成灵机一动道。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闵兴激动得跳起来,用胳膊夹住常自成的脑袋,开始打闹。

      闹了一阵,两人正襟而坐。常自成拿出纸笔来,在桌子上比划来比划去,认真地讲解。其间,他一直留意闵兴的反应,闵兴聚精会神,听到重点处,便下意识地点头表示赞同。

      常自成完整列举了其他几位的技术特点,这是他早就做过的功课。闵兴进入排位赛的消息一传入他的耳里,他就开始留心整理材料。

      今日散场时,他见闵兴和墨攻走在一起,以为用不着自己上场了。没想到,这些资料最后还是派上了用场。

      周围一片安静,常自成手里的笔画在桌布上,发出细细沙沙声响。闵兴边听边思考,格外专注。

      常自成重点讲解了那几位的成功之处,在过去的对决中失败者们犯下的错误,以及他自己总结的有效破解方法。

      这些东西对闵兴来说都很实用,虽然算不上临阵磨枪,但是常自成的解读详细而又周密,闵兴听来受益匪浅。

      在这些人中间,常自成浓墨重彩地分析了凌悬。很显然,他是闵兴将来可能面对的最强对手。

      凌悬的专属武器是一把名为“秋湛”的宝剑,宝剑形状似刀,仅一侧有刃,另一侧是背,上面有一个凹槽。看似极为普通,实则弯曲自如,有刚有柔,就像凌悬本人给人的感觉一样。

      真正的强者,无论是做人还是上战场,都不会高调张扬,包括选择的武器,也是无需过多修饰的简洁。

      然而,简单无修饰的东西往往越是能看出高低。能将一把普通的剑发挥出最大威力,这就是凌悬的过人之处。

      “你的内力肯定不及凌悬,夏末即将入秋,你虽然占据了天时,但是优势也不算太大。”常自成放下手中的笔,双手交叉看着闵兴,表情显得有些沉重。

      “其他人我可以给你建议,因为你的速度或者力量或者身体的柔韧性,总有某一方面是强于对手的。但是凌悬,我只能告诉你他的剑法精髓,至于如何化解,还得你自己去想,凌悬太全面了,我找不到他的弱点。”

      闵兴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变得更加认真起来。

      常自成的能力,闵兴从不曾怀疑。他总能提前布局,出谋划策。即使出现突发状况,也能及时做出判断,将事情处理得恰到好处。在闵兴看来,天下就没有能难住常自成的事。

      但是,这一次常自成不发表意见了,是不是代表他认为自己没有赢的希望呢?闵兴不免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常自成,我还是希望你能说出你的真实想法,到底该如何应对凌悬胜算最大?”闵兴直视常自成的眼睛,让他没有机会逃避。

      常自成舔了舔嘴唇,看了一眼窗外,犹豫着说:“对不确定的事情我不喜欢发表意见,若是没有把握,通常我会选择闭口不言。既然你一定要我说,我就只能说些感受,只是主观感受而已。”

      “快说吧,别废话了。”闵兴急不可待。

      闵兴不像常自成,他向来是凭感觉做事,是个性情中人。

      “你可以不走寻常路,率先进攻。进攻的时候虚虚实实,别按套路出手,让他摸不清你的底细。”

      “你是说佯攻?”

      “没错,佯攻然后等待他的应对,说不定他会乱。”

      闻言,闵兴挑了挑眉毛,一瞬间似乎明了了。

      “这么说,你和我想的一样。”他有些得意地嘀咕道。

      常自成没有附和,欲言又止。事实上,他非常想说,即使这样,形势也不容乐观。要让凌悬出错,实在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不过,话到嘴边却生生咽了下去,他觉得闵兴现在的得意自信未必是一件坏事。

      在对付凌悬的方式上,常自成陷入了矛盾。

      凌悬严谨的性格,让常自成觉得闵兴有机可乘。闵兴时常表现出的难以捉摸,正是严谨之人不习惯的。当然,激进的选择也有风险,会更容易暴露闵兴的短处。

      总之,在常自成看来,闵兴战胜凌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也正因为如此,激进一搏不失为最好的选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