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在车里吻我的胸

      “你没开玩笑吧?”

      陈宏愣了足足有好几秒,下意识问了一句。

      但他很快神色就又恢复了过来,正色道:“这个行业可不是什么低门槛行业,不是你牵根网线,架两台服务器就搞得定的。”

      夏景行点头,“这我知道,最近一直有在阅读手机、电子器件方面的专业书籍,也有请教行业专家,对于这个从未涉足的陌生领域,我还是抱着谨慎和一个学习者态度的。”

      陈宏皱着眉,思考了片刻,缓缓开口:“我给你分析分析啊,先不说国际市场,就拿咱国内的手机市场来说,基本是外资厂商的天下,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分列一、二、三名。

      而联想、波导等品牌,国内出货量比不上外资厂商不说,还主要针对的中低端市场。

      原因我就不赘述了,你也应该清楚。归根结底,还是技术太落后,性能不如人家。

      不光是手机,现在汽车、家电,有一定科技含量的行业都这样。

      你不是想搞一个波导、联想那样的低端手机品牌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砸这么多钱进来,完全没必要。

      而如果你想进军高端领域,这涉及的技术、资金海了去了,并且投资风险还不低。”

      说罢,陈宏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夏景行的表情。

      他不相信夏景行那么没追求,就只想搞一个低端手机出来。从准备的资金来看,明显是想往高端手机领域发展,图谋不小。

      夏景行与陈宏对视一眼,笑说:“如果只是在国内低端手机市场厮混,我想有联想、波导他们几个就够了。

      我加入进来,行业更拥挤,还赚不到什么钱,费力不讨好。”

      “那你这是……”

      陈宏神色凝重,试探性问道:“想跟诺基亚、摩托罗拉掰掰手腕?”

      “为什么不行!”

      夏景行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判断,手机在未来会越来越普及,是一个拥有高增长的行业。

      这也是一种投资,投资未来。”

      陈宏点头,“这我知道,可是人家拥有那么多年的技术底蕴,商业壁垒不是跟你闹着玩的。

      而且,这行业不是光烧钱就可以的,比方说专利,或者说核心元器件,人家不卖给你,不允许你使用,你能怎么着?”

      夏景行点头,觉得陈宏看问题还是有一定深度的,叹了口气,回道:“是啊,搞科技,就怕技术上面突然卡脖子,所以我们打算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陈宏觉得越听越糊涂了,连忙追问。

      “我在美国收购了一家手机操作系统公司,接下来会成立一家手机设计研发公司,并且还会围绕供应链和技术,进行上下游投资和收购。”

      夏景行暼了陈宏一眼,笑道:“有没有信心跟我们合作一把,一起造出一款登上国际舞台的手机。”

      “不是,兄弟,我可不是打击你的积极性,只是要提醒你,三思而后行,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是你将近一半的家当。”

      陈宏在美国留学多年,也回国经商这么些年,对中国和国外发达国家在某些领域的技术差距,了解得非常清楚。

      用“天堑”来形容都不为过!

      他不是很看好夏景行的手机计划,搞搞互联网这种没有门槛,没有技术封锁的行业还行。

      造手机,还要和国际巨头争锋,十几亿美金,勉强够上牌桌吧。

      夏景行对陈宏的“不看好”,见怪不怪。

      目前的中国,和十五年后,拥有完整手机产业链的中国,差别很大。

      任谁也无法想象,十几年后,手机科技荒漠国家会走出三家位列世界前五出货量的手机厂商。

      第六由OPPO、Vivo轮换着当。

      核心原因,一是巨大的内需市场,养出了巨兽;二是手机产业链日益完善,国内相关领域的科技也在进步。

      总之,困难只是暂时的,投资产业不比投资其他,需要去用心耕耘。

      当夏景行说出已经在安卓身上投资了一亿美元后,陈宏脸上终于有些动容了。

      “真考虑清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夏景行点头,“都考虑了快一年了,还能不清楚?”

      “好吧,那我也不劝你了!”

      陈宏端起酒杯,“来,我敬你一杯,预祝你旗开得胜。如果真的造出了能在国际市场都撕下一块肥肉的手机,那该多神气啊!

      围绕手机的上下游产业都将受益,可以解决国内多少就业啊!”

      夏景行和对方碰了碰杯子,笑问:“财务咨询呢?这单生意还接不接?”

      “接,怎么不接!”

      陈宏大拇指朝后说道:“等我回去,就开始着手组建一支新团队,专门为你们的手机公司服务。

      想要什么技术,什么公司,什么人,知会一声就是了,猎头公司的活都可以给你包了。”

      夏景行轻笑,“行吧,那就商量到这里。”

      “哎,对了,手机公司,你们要不要来投一笔?”

      夏景行惦记着人情的事,想拉陈宏赚笔钱,所以有此一问。

      陈宏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主要还是在做财务咨询,基金的盘子不大,可能最多投你们一千万美元。”

      “行,有那个意思就行了。”

      夏景行也不缺对方那点资金,主要看重的还是陈宏的人脉。

      陈宏作为华源科技协会的创始人,在中美两国认识的创业者、技术达人、行业权威,可不是一个两个。

      众人拾柴火焰高,拉对方入伙,对方后续办事肯定也更上心。

      不能一直指望人情这东西,因为利益才是永恒的。

      吃完饭,夏景行又陪着陈宏一起去按了个摩。

      …………

      …………

      次日,一大早。

      陈宏就打来了电话,把夏景行从床上吵醒。

      “景行,我到你住的酒店门口了,还带了一个朋友给你认识。”

      “谁啊?”

      夏景行一边穿衣服起床,一边对着手机问道。

      “你先别问了,我们在酒店大厅等你,你先洗漱一下。我说兄弟,你都当老板的人了,还在美国当的老板,能不能学人家六点前起床。”

      夏景行有些尴尬,看了下手机时间,也就早上七点钟,不算多晚。

      不过,美国的老板几乎都是早睡早起,凌晨三四点起床跑步、看书的大把。

      李家城每天五点五十九分起床,就是学的欧美这套做派。

      而马斯克早上七点起床,已经算是睡懒觉人士了。

      但那些老头子睡不着啊,自己年纪轻轻,能跟他们比?

      夏景行插科打诨了几句,笑着挂断电话,简单洗漱了一番,乘坐电梯到了大厅。

      一出电梯口,夏景行就看到了陈宏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聊天。

      咦,有点眼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