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003app

      楚狄听陶宝说起了曲晓晴,连忙伸手示意:“打住,兄弟,这事到此打住,千万别找曲晓晴!”

      胖子闻言很是意外,小眼儿闪烁着疑惑问道:“怎么了?你认识曲晓晴?还是跟她家有过节?有过节也没事,她是我朋友丁俊超的未婚妻……”

      “得得得,打住打住打住,咱不提这档子事了行不?兄弟,我说你这来了半天了咋还不吃菜呢?是嫌菜不好吗?”

      楚狄是真没想到,陶宝居然跟丁俊超和曲晓晴这么熟,回头要是有人把曲晓晴移情自己的事情传出去了,陶宝会怎么看自己?这事尴尬死了!

      他尚且不知道人家曲晓晴早就慧剑斩情丝了,还以为曲晓晴在热恋自己的状态中,只是因为出了铁树盆栽的案子才不敢出门,很可能曲晓晴不知道这事,被她父母关了禁闭。

      当然,在这件事上他是不可能主动去找曲晓晴说开的,那样只能越描越黑,更加扯不清关系。

      陶宝毕竟是客人,见主人拒绝这个话题,也就不好再说什么,看着桌上的菜肴讪讪道:“不是我嫌菜不好,我在等你和这位姐姐先吃呢,我要是开始吃,就没你俩什么事了,嘿嘿……”

      楚狄道:“没事,你吃吧,不够咱们再上,绝对管饱!管够!”

      琳达闻言就白了楚狄一眼,这会儿不节约了?

      楚狄这么一说,陶宝就不再客气,甩开腮帮子一通神吃,把琳达看了一个目瞪口呆,就连楚狄这雾里看花的,都能感觉到桌面上堆积如山的菜肴正在飞速减少。

      我靠,这家伙莫非中午没吃饭?不,恐怕早晨……不,昨天晚上都没吃!

      陶宝让琳达楚狄见识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风卷残云,眼见桌子上的菜盘子菜盆见了底,这才回过味来,呆呆地看着琳达和楚狄,努力地咽下嘴里鼓鼓的一口菜,然后问道:“你们俩真不吃啊?”

      楚狄忍住笑,开玩笑道:“陶宝,我觉得你的姓有问题,不应该是这个陶。”

      陶宝一拍大腿道:“嗨!别提了,人人都说我是从前阿里巴巴那个淘气的淘,都怪我爹妈给我起的名不好,人家陶渊明就没有我这样的尴尬……”

      楚狄笑着打断道:“你误解我了,我说的不是什么阿里巴巴,我说的是上古神兽,饕餮的饕,用来做你的姓太贴切不过!”

      这货也忒特么能吃了!楚狄心中挑起大大的一根拇指。

      说道:“我跟你开玩笑的,别介意,其实我很想问问你,你在论坛里加我好友,难道不怕受我连累么?”

      陶宝咧嘴一笑道:“不怕,我就一宅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在考试的时候去学校,平时就在家里养养鱼,种种花,遛遛狗,我遛狗都是半夜凌晨出去溜,邻居都见不着我。”

      楚狄惊奇道:“那你生活来源呢?”

      陶宝道:“我有工作,我给地球联盟科学院干活,每个月他们都发给我一些数学题、物理题什么的,我做一道题的收入就够我吃一年的了。”

      “这么厉害?”楚狄和琳达都很震惊。

      他俩完全可以想象得出,这样的一道题有多难,如果是十六年制义务教育那些作业题,随便找谁都能做了,不可能给出这么高的报酬。

      只听陶宝又道:“我房子就是靠这个买的,不然我还得住校,住校就会挨欺负。”

      楚狄惊愕道:“别人为啥欺负你?”

      陶宝道:“就像你一样呗,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大家都说这样是对的,偏偏你我这样的人站出来说不,不是打了人家的脸么?就算咱们真对又如何?照样少不了挨骂受气。”

      听到这里,楚狄算是明白为什么陶宝会在游戏论坛里加自己好友了,绝对同是天涯沦落人。

      如果此时他像琳达一样知道陶宝是个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就会更加的同病相怜。不过即使他不知道,也已经笃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跟陶宝结为最好的朋友,一生莫逆的那种!

      琳达忽然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加入地盟科学院成为正式院士呢?”

      陶宝道:“说实话,我怕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我怕我人到了科学院,会像布鲁诺一样,被打成异端活活烧死。”

      说到这里,他又拧开了一瓶饮料喝了,然后打着饱嗝说道:“咯喽,像现在这样才是最安全的,我做题,他们觉得我做得对,就给我奖励,觉得我做错了,就告诉我错了,我也不跟他们掰扯,这样才叫岁月静好。咯喽……”

      饱嗝间断了他的话语,“嗯,这顿饭,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丰盛、最美味的一顿饭,楚狄,我谢谢你!回头我请你可请不了这个档次的饭菜……”

      楚狄连忙打断:“说啥呢?咱俩不是已经成为朋友了么?朋友之间就别说谢字,生分!”

      陶宝道:“行,那就不说谢,不过朋友之间讲究的是有来有往,我不能白白吃你这么丰盛的一顿大餐,等你去我家的时候,我请你吃灵菜!”

      “零菜是什么菜?”楚狄从未听说过这个菜类。

      琳达道:“就是在灵气浓郁的地方种植出来的菜或者养殖出来的家畜,你们地盟东方的高级武者对它很是追捧,说是吃一顿能涨多少气血值,我觉得有些夸张。”

      楚狄道:“还有这样的菜,那么在哪种出来的菜才能叫做灵菜呢?菜市场有卖的么?”

      “菜市场当然没有。”陶宝有些自豪地说道:“这些菜都是从哪种出来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由地球联盟太空军专产专卖,普通人无权购买,有多少钱都不行,要对地球联盟做过贡献、并被联盟认可的人才能在网上订购。”

      琳达补充道:“我听说这种菜都是在地窟和地表的连接处种植的,那些地方都是军管区,常人别说进不去,根本不能靠近。”

      陶宝又道:“只要为地盟做过贡献的人,都有一定的贡献分,我的贡献分刚好够买一斤灵猪肉的,不买也是浪费,买了更浪费,因为我天生就不是练武的材料,所以我买来给你吃,兴许你吃了以后就能内力暴涨,不用练吸星大法也能赶上令狐冲了。”

      “这么珍贵啊?我还是不吃了吧。”只有楚狄自己才知道、自己对天地灵气全然无感,即便是练这种给他人做嫁衣的功夫,靠的也是星辉月芒,如此若是吃了陶宝的灵猪肉岂不是浪费?

      经过这一番交谈,楚狄陶宝二人愈发相投,聊得越发兴高采烈。

      楚狄不知不觉地喝光了一瓶茅台,陶宝也把桌面上的菜品全部吃光,说到后来,渐渐就把琳达晾在了一旁。

      只气的琳达直撇嘴,腹诽道:不就是见个网友么?还见出基情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