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A片特黄高清A片免费App下载

      这本是一座孤城,一座被岁月无情遗弃的废城,一座被流年忘怀的死城,一座空空荡荡满怀伤感的弃城。

      然而今日,这里古老的青石地板上,又有了人类踏足的痕迹。令这消失在光阴长河的孤城,终是不再寂寞。

      “二少爷,这座城池太大,我们这点人手,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找到你要的入口,我们要不要呼叫增援啊?”此时此地,在这座古城中央广场之上,叶青衣的秘书小声的汇报着,目前他们这支队伍所遇到的困难。

      叶青衣摆摆手道:“不用担心,我自有安排,你叫所有人继续搜索就好。”吩咐完毕,扭头看着身旁一位身材健硕体态均匀大约不惑之年的中年人说道:“三叔,剩下的我可就交给您了。最大的障碍我都给你铲除了,这轩辕帝冢的入口,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叶玄机咧嘴一笑,一把拍住叶青衣肩头,用力一挼,乐呵呵的说:“我的亲侄子诶,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就成,剩下的都交给你三叔了,谁叫我一把老骨头天生劳累命呢。”

      叶青衣神色莫名的一笑:“三叔的本是我可是听闻过的,我自然是信得过你的。”

      叶玄机这才撒了手,随后轻移两步,径直去寻轩辕帝冢的墓门所在了。

      古城中,青石密布,道路纵横,楼阁瓦房,纵横相交,排列有序,借着明亮月光倒也能看清当年古城的恢宏气派。

      只是此地荒废多年,亭台楼宇破败严重,廊桥河道多有缺损。

      倒是城中巨树参天古茂,遮天而立,随着岁月的流转,越发高大了。

      当诸事已定,叶青衣闲庭信步的游走在破败的孤城之中,无所事事,没来由的发出一声长叹。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无声无息自叶青衣身后的瓦房渐渐延伸至叶青衣目之所及处。随即一道优雅的声音传来,

      “叶兄,离成功近在咫尺,还有什么值得你叹息烦恼的呢?”

      叶青衣也不回头,使劲伸了一个懒腰道:“我这就是在烦恼时间如火煎熬着我,只要一刻不成功,我就一直活在煎熬中啊。倒是段兄的速度让我太过意外,居然到了此时你才到来。我若没有记错,我已经对你是敞开了大道,让你一路至此毫无阻碍,怎么误点如此之久?我都开始怀疑我找对人没有!”

      段鹏无奈的走到叶青衣身旁道:“你马上就能知道我为何来晚了。”

      话音刚落,叶青衣就发现一队鲜红似火的红衣人径直向着自己这里走来。

      随即不等那队人马临近,就听到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划破古城万古的宁静:“叶青衣,你这王八羔子果然也在这里。说你们叶家为什么也有这次元空间的钥匙,是不是对轩辕帝冢图谋不轨。”

      叶青衣当即眉头一皱,这淮海李家的大小姐怎么也出现在此?难不成他也有这座次元秘境的钥匙?还是说段鹏搞的鬼,叶青衣疑惑的看着段鹏。

      段鹏则表示他也是不明真相,所以他才会在城门口那座次元界门之前与李思思周旋半天,不然早与叶青衣秘密汇合了。

      叶青衣此时也顾不上其他,一脸真挚微笑的向着李思思走去,并温和的说道:“我的李大小姐,你怎么也来到这里了?”

      只是还不等李思思回答,李思思身旁的人已经怒斥道:“叶家的私生子,我劝你最好离我家丝丝远一点,不要有一丝的非分之想,要不然我现在就让你回炉重造。”

      而李思思则不依不饶道:“说,你们是不是想和我强轩辕帝冢的传承?”

      段鹏当即一个白眼,这李家大小姐果然不是一般人。

      叶青衣虽被那李家长辈呵斥,却也不动怒,依然一脸温情的说:“我哪有资格和你们争传承,都是我家三叔做主。”

      那李家长辈冷哼一声道:“叶家三爷,也不是什么好玩意,果然是蛇鼠一窝,狼狈为奸。”

      李思思见叶青衣如此说道,便信以为真,瞬间昂起头路,崛起小嘴道:“哼,叶青衣你真是越混越回去了,居然开始需要长辈照顾了,真是废物。”

      说着便叫上他红衣大队,悠然而去。

      段鹏摇摇头道:“若不是淮海李家,家大业大,还有一位李十一撑着,我真不知道这李家大小姐,以这种智商还能活多久。”

      叶青衣则表示这都无所谓,他此刻最担心的是,这李家大小姐会打扰他们的进度。不过随即想到也许可以利用李家小姐在找到墓门之后牵制他三叔,他心里又平静了不少。只是此行的计划,看来要重新部署一番了。随即他叫上段鹏及段鹏带来的两个高手,提前去准备他们下一步的计划了。

      在这几队人马离去之后,两颗鬼鬼祟祟的头颅,悄然从破败的廊桥下深出,四下张望。在确定,附近再无人烟之后,这两人才从廊桥之下一跃而上。

      这两人正是在城外无尽坟冢中死里逃生的第十月与鹤栖二人。自那金光光芒辐射之后,那一望无尽的幽灵大军,在一阵寂静之后,又消散成烟,重回墓地。

      至于第十月与鹤栖,在接受了金色的仙力治愈后也都恢复如初。而鹤栖,更是在接受了大半仙力治愈后,身体比以往更加充满活力。可惜也仅仅如此,还是远不能和第十月这样的异类相比。

      随后第十月向鹤栖讲述了叶风相救二人的事情,同时说了叶风所述关于初升的事,只可惜叶风话说一半,那金色画卷就碎裂开来。若非如此,这二人也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城中到处乱窜。

      只不过二人久寻无果之后,那肚子竟不是不约而同的开始咕噜咕噜起来。二人无法,这才开始想着寻觅些实物来充饥。尤其是第十月,在昨晚身体觉醒之后,身体本就饥饿。好不容易逃出石林之后,又狠狠的在坟场干了一架,此时早已不堪重负,那饥饿感简直犹如凶猛的野兽一般在腹中凶狠肆虐。

      “阿月,人都走了,咱是先找初升还是先找吃的?”

      “先找吃的,我都快饿虚脱了。”第十月真的快不行了,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极致饥饿,似乎是有无数张嘴形成无数个黑洞,在同时吸食着第十月自身的血肉一般,而他的胃就是那个最大的黑洞,那黑洞恨不得,将他自己整个肉身吃掉一般。若不是此刻第十月还算清醒,第十月相信,他真的有可能去猎食人类。好在第十月平生没什么优点,就一条吃苦耐劳,毅力极佳,这才没有彻底疯掉。

      二人虽然没有陈初升在身边,却也不是痴傻蠢笨之人,所以心中知道,想要的食物,只能落在刚刚说话的三队人身上,毕竟这座古城荒无人烟,鬼知道还有没有活物共二人烹饪,可就算有,也不及现代人身上准备的压缩饼干来的方便快捷。

      当然,前提是这些外来人员落单的情况之下,要不然一个不小心,第十月与鹤栖二人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青砖石瓦,巨木成荫,春潮已起,虫鸟飞鸣。在这绝佳的地理环境下,第十月与鹤栖借着树木的遮蔽,开始在城中潜行。

      然而当他们二人动身以后,一颗茂密的古树之巅,那已离去叶青衣和段鹏竟又露出了身影!

      叶青衣道“这两人又哪里冒出来的?”

      段鹏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随即不确定的试探道:“需要现在清理掉么?”

      叶青衣没有理会段鹏而是直接打开耳麦,调节了一下频率道:“宁夏,给我立刻到次元界门外去查查,外面到底出了什么纰漏?怎么会有这么多外人。”

      “好的少爷,我已经联系人手出去查看了,大概五分钟就有消息。”

      话音一落,段鹏便对着叶青衣比了一个向前看的手势。叶青衣顺势而为,立刻发现,仅在他说话之间,那两人竟是已经搞定了一个李家落单的护卫,拖到墙角开始翻捡背包里的物资,随后大吃特吃起来。

      叶青衣眼光一凝,随即吐出“高手。”二字。

      段鹏听了却说,“高手是高手,但我还是能应付的。”

      叶青衣歪头斜睨了段鹏一眼道:“你在怀疑我的眼光?”

      段鹏很是大条的拍了拍自己肌肉道:“爷在半月之前已经将劲力练至,方寸圆满之境,就是超能三级觉醒,我也是不怕的了。那两个毛头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叶青衣微微一笑眼神迫人的盯着段鹏道:“那真是可喜可贺,看来我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准。”

      段鹏被叶青衣看了一眼,顿时心惊肉跳,冷汗如雨,再不敢嘚瑟,赶紧转移话题道:“那这两小子怎么搞!”

      “不用管,这样的高手,关键时刻,还是可以用来牵制李家那位大小姐的。”

      “叶兄真是智计深远,小弟佩服。”

      叶青衣轻蔑一笑,自古树之冠,轻而易举的一跃而下,随之远去。

      段鹏直至此时,在树顶才敢抹了把汉,心有余悸的看着那离去的叶青衣自言自语道:“玛德,越来越变态了。这人是怪胎么?”尤其是一想到刚刚那股犹如被洪荒猛兽般窥伺的感觉,段鹏心中更是不寒而栗。段鹏发誓,他这辈子再也不会在叶青衣面前得瑟了,更不会去得罪这只怪胎。想想未来,叶青衣一旦得手,他将会是何等的恐怖,而且这还是在修仙时代,段鹏已然无法判断叶青衣未来的成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