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花渐欲小说全文阅读全文

      “想知道?”

      “嗯。”张佩欣和苏玉兰齐齐点头。

      “好吧。”萧落木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叫王天昊,是帝都八大家排名第二的王家大少爷。”

      “啊?原来是他?”苏玉兰惊诧的说道。

      “是啊,你知道他?”

      “听我哥哥提过一句。不过……”苏玉兰说着朝程心悦的床位上看了一眼,见床上没人,才压低声音说道:“听说他的名声有点不好,特花心,还是个渣男。”

      萧落木轻笑,同样压低声音说道:“我就是因此也不告诉他我的真实姓名的。”

      三人笑作一团。

      门突然被推开,是程心悦进来了,她看着笑作一团的三人,心里有点难受,但还是扬起笑容问道:“你们笑什么呢?”

      “没什么?”苏玉兰说道:“我们在说落木身上的衣服呢。”

      程心悦走到萧落木的身边,打量了她一番,说道:“你穿这身衣服真漂亮。”

      萧落木谦虚道:“是衣服漂亮。”

      “不,你也很漂亮。只是以前你从来不在穿着打扮上花时间,还特意扮仇。”

      萧落木笑道:“以后不会了。”

      萧落木在宿舍里跟室友们欢笑的时候,王天昊正坐在沙发上紧盯着手机等待着他急需知道的消息。他开车回到家的第一时间就是跟他的朋友打电话,让他帮忙查那个卡号的主人是谁。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手机还是没有响起。他起身,去酒柜那里到了一点威士忌,放了一块冰块在里面,轻轻摇晃着回到沙发上,冰块与玻璃杯撞击的声音充斥着寂静的房间,也冲淡了他急躁的心情。一杯酒缓缓喝完,电话终于响了起来,他立马接通,问道:“怎么样,查出来了吗?”

      “查出来了,开卡人是黄灵耀。”

      “什么?黄灵耀?”王天昊皱眉,问道:“你确定,没有搞错?”

      “王少,刚查出来的时候我也不信,反复对了好几遍卡号,确实没错,开卡人确实是黄灵耀。”

      “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王少客气。”

      挂断电话后,王天昊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怎么会是黄灵耀呢?不应该是林璟琛吗?当初在赌石场,他就是看见向来洁身自好、不近女色的林璟琛看向萧落木时眼里的柔情,才对她产生兴趣的。难道是自己遗漏了什么?他起身回到卧室,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所有关于萧落的资料,从头到尾又仔细的看了一遍,还是没有别的发现。况且,几乎全帝都的人都知道黄灵耀对心梦的感情,他怎么可能去包养萧落木呢?难道是替林璟琛包养的?可也不对,林璟琛是不会用这种方式来侮辱萧落木的。那是什么?难道真像萧落木自己说的那样,这钱不是包养费,而是她自己用半条命挣来的,可她是怎么挣来的?她为黄灵耀做了什么,可以得到两千万的酬劳,突然他想起了前几天爷爷在饭桌上无意中说的话,当时爷爷无限感慨的说黄老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脑子里长了瘤子都能活下来,而且好像比以前更硬朗了?

      “不,这不可能,黄老爷子的病怎么可能是萧落木治好的?”王天昊喃喃说着推翻了自己的推测,并认定这里面一定有自己没有调查到的事。所以他又拨通了一个电话,让他继续调查萧落木,挂断后,又发了一条微信,让她时刻注意萧落木,有什么事立刻向他报告。

      第二天,萧落木放学回宿舍的时候,居然在宿舍门口碰到了林璟琛,意外的问道:“林学长,你怎么在这里?”

      “没事,就是想来看看你。你身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谢谢学长关心,我好多了。”

      “那就好。什么时候能去乐器行抚琴。”

      “抱歉,学长,”萧落木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去了。”

      “为什么,是对报酬不满意吗?”

      萧落木摇头,说道:“前几天,黄公子来找我了,他给了我一张银行卡,明确告诉我他不会答应与我交易,所以,我不会再去找他了。”

      “这跟不去乐器行抚琴有什么关系?”

      萧落木一愣,突然意识到这好像真没有什么关系。她刻意不去想黄灵耀这个人,是不想进而想起怀信师兄的惨状,而她在乐器行兼职了半年,只在乐器行见过他两次,一次是自己情不自禁的去扶那床给自己熟悉感觉的琴时被他抓了个正着,一次是林璟琛酒醉自己给他打电话让他来接。这样说来,即使她在乐器行继续做下去,好像也没有什么影响,但不知为何,她真的不想回去了。

      “是没有什么关系。”萧落木说道:“抱歉,真的不想回去了。”

      “是因为他吗?”

      “谁?”萧落木皱眉,不知道他口中的这个“他”指的是谁?

      “王天昊。”

      “跟他有什么关系?”萧落木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问道:“你为何会问起他?是因为昨晚我跟他出去吃饭了吗?”

      林璟琛沉默。

      萧落木本想就此解释一番,但转念一想,这何尝不是一个借口,于是说道:“这是我的事。”言下之意,跟你没有关系。“我同学叫我了,我该回去了,再见。”说完转身离开。

      萧落木并没有撒谎,她的同学确实在等她。她过去后,张佩欣问道:“落木,那位帅哥是谁啊?”

      “我以前兼职的那家乐器行的老板。”

      “噢,真是又帅又年轻啊。”

      萧落木笑而不语。

      “她找你什么事啊?”

      “问我什么回去兼职?”

      “那你怎么说的?”程心悦接口道。

      “我说身体还没有恢复,暂时就不去了,让他重新找个琴师。”

      “唉,”苏玉兰叹气道:“要是知道有这么年轻帅气的老板,我也去学抚琴了。”

      “现在也不晚啊。”张佩欣说道:“琴师现成的,你学不学,你学我也学。”

      “算了吧,没那天赋,只能望帅哥兴叹了。对了,佩欣,你跟林修远怎么样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