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无德 酒小七

      输掉比赛之后的复盘很难做,大家兴致不高地看着教练给大家分析和批评,又因为确实没有做好而无法抗辩。这一次的德玛西亚杯是引入镀层机制后的第一个正式赛事,镀层机制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改动,战术运营得当会在前期就制造出巨大经济差,所有战队都在熟悉和适应新的变化。

      整个复盘做的简单又慌张,目前存在的问题有很多,但再过一个多小时败者组的比赛又要开始了,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调整。

      最终教练组做了一个简单的决策,换卡萨上。

      杜康坐在备战室的靠后位置,看到香锅瘦削的身影一下子佝偻了下来。平心而论刚才的失利并不能归咎于打野,但在队伍猝然脆败的时候,换个打野换种比赛思路也确实是一种可行的方式。

      如果杜康没记错的话,19年的春季赛香锅不会再上场了,然后他就会在夏天正式宣布退役。

      这两场脆败竟是这位传奇打野选手最后的谢幕表演。

      ...

      接下来的败者组比赛将遇到的对手已经确定,再次和EDG相遇,和昨天不同,今天是一个BO3的赛制。

      结果RNG上来又是一场脆败,比之前两场败的更惨,替补上场的卡萨使用酒桶被对方蜘蛛打了个0-7,开局三分半中,蜘蛛到上路配合奥恩越塔击杀了Letme的乌鸦,五分钟的时候卡萨酒桶来上路gank,配合失误不仅没有抓死奥恩,反被前来反蹲的蜘蛛再次将乌鸦击杀。不到六分钟的时间,上路的局面就崩盘了。八分半钟,毫无人性的haro再次来到上路,抓死了乌鸦,两人再一起推线,吃了三层镀层钱。

      随后的中期里,RNG卡莎未成形,上野崩盘,中路剑魔独木难支,经济差被迅速拉大,RNG在几次反击无果后输掉了第一局比赛。

      虽然更新了防御塔的镀层机制,但版本的大方向依旧没有改变,依然是和世界赛一样的前期侧重上中野的版本,RNG在挣扎着,时而向版本靠近,时而相信自己的打法,前进得跌跌撞撞。

      第二局的比赛RNG成功扳回一城,卡萨仍然使用了酒桶,在Letme厄加特到6后一波gank帮助厄加特拿到人头,一段平稳地运营过后,RNG赢得了关键的小龙团,随后RNG没有放松,逐步扩大优势,顺利地拿下了比赛。

      拿下一局比较畅快胜利的选手们回到备战室,脸上又重新恢复了一些笑容,刚才三连败的时候备战室里气氛下降到了冰点,除了教练都没有人敢出声讲话。

      但杜康注意到还有一个人的情绪仍然没有释放出来,严君泽依然在沉默着,和身边已经开始正常说笑队友们虽然站在一起却像是处在两个世界里。

      他好像有些紧张。

      杜康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这已经是18年年末的严君泽了,他在过去的一年里打了这么多重要比赛,拿了那么多的冠军,这区区一个德玛西亚杯,他怎么会紧张呢?

      ...

      决胜局正式开始,双方BP结束之后,杜康猛地转头看向了教练组,红色方上路厄加特打奥恩,打野酒桶打赵信,中路冰女打乌鸦,这不就是第一天队内训练赛的阵容吗?杜康看到教练和助教们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这是一个训练过的BP对局,没有问题。

      然而对局的过程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顺利,双方平稳发育了十几分钟,一波在对方蓝buff野区的激战后,EDG的中野拿到了小优势。

      杜康很疑惑为什么酒桶一直在上半区布置,没有像训练赛中那样去帮助下路建立优势呢?杜康偷偷问身边的思绪,专业的打野选手告诉杜康,和训练赛中不同,8分钟的时候赵信再次入侵了RNG的蓝野区,导致酒桶到了蓝野区发现无野可刷,又猜测对方赵信可能在下半区,因此只是做了视野和提醒队友就离开了。

      之后的峡谷先锋团RNG将小劣势扳了回来,可没过半分钟又在中路靠近小龙的河道,因为Letme和xiaohu的接连失误,EDG重新获得了优势,并且破掉了RNG的中路二塔。

      被破掉中路二塔的RNG也没有就此罢手,随后在上下路分别找到机会抓死了对面来带线的人,双方的经济差一直死死咬住,知道最后一波决定胜负的团战。

      先是xiaohu传送落地的位置不佳,被对方逼掉了冰女的火箭腰带、E技能和闪现三个关键进场技能,随后厄加特闪现开到了一个开启大招的乌鸦,而跟进的队友们的技能却被乌鸦及时用金身躲过,金身结束之后的乌鸦闪现引爆了大招,将边缘的uzi打成了残血,uzi不得不撤离,正面战场一败涂地,EDG顺势拿下了大龙。

      乘势推进的EDG在推进中路高地塔的时候遭遇了RNG的顽强反抗,酒桶E闪开团接大招将对方阵型打散,厄加特大招斩杀并恐惧了周围的敌人,uzi的VN完成了收割,RNG打出一波1换5,备战间的众人兴奋地跳了起来。

      可好景不长,打赢团战的RNG在下一波团战中率先开了一个有大招有金身的乌鸦,并且核心输出uzi的位置被奥恩隔离到了战场的另一边,一波彻底溃败的团战被对方打出0换5,并且推平了基地水晶。

      赛后严君泽没有跟队友们一起返回备战室,而是独自一人返回了酒店。当众人都很担心他一起赶回酒店之后,却发现他把自己锁在房间的卫生间里不肯出来。

      直到第二天早上大家一起去机场坐飞机回北京时,杜康才在机场再次见到了严君泽。他穿着厚外套,戴着帽子和口罩,耳朵里塞了耳机,一个人拉着行李箱,拒绝与任何人交流。

      如果杜康没记错的话,19年的春季赛君泽也不会再上场了,然后他也会在春季赛结束后正式宣布退役。

      他有过默默无名的时刻,在一众天才的环绕之中,被视为是RNG最短的短板。

      他也有过光芒万丈的时刻,在面对全世界各路最顶尖上单的情况下寸步不让,被人们赞誉为众生平等。

      而此刻的他,只是一个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彷徨又茫然的普通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