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电子书

      随后,一行人来到了东福寺中,被救下来的姬武士也住在这里。

      “在下山中幸盛,谢过斯波御前恩德。”

      “在下尼子胜久,见过斯波御前。”

      让大谷吉继,藤堂虎高跟着木下秀吉去张罗住处的事,义银带着明智光秀与前田利益来到了尼子胜久这边暂坐。

      “不必多礼,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谁晓得京都之地竟然还有如此恶劣的武家。”

      山中幸盛听了心有余悸,不住点头,尼子胜久也说。

      “早有传闻畠山家这代家督行为放浪,沉迷众道。这次幸盛能逃出她的魔掌,多亏了御前的相助。”

      在京都地界,畠山高政为所欲为惯了,如果是半年前的斯波义银,未必敢出手震慑。

      他借着外挂的优势上阵砍人,心理上的优势在两次合战后渐渐建立起来。

      现在的他比斯波家刚灭门时心态强悍了许多,实打实的斩首数十级,面对其他武家已经不用怂了。

      怎么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了,不免得意。心里畅快,面上不忘打量对面的尼子胜久。

      这女子眉目清秀,仪态端庄,谈吐大气,一看就是高门贵族出身。山中幸盛持臣子礼仪坐于她的下手,难道是西国尼子家的人物?

      “这等事情不论谁遇上都会给她好看,我只是恰逢其会罢了。”

      义银嘴上谦虚,心里却不以为然,只是为了保持人设,该演得还得演。

      一旁的明智光秀看着呢,这妮子心理变态,如果人设前后不一起了怀疑,指不定哪天真的会在义银背后捅上一刀一了百了。

      果然他话一出,不单明智光秀与前田利益听着舒服,对面的尼子胜久也是眼前一亮。那漂亮得不似一般人的山中幸盛更是眼中冒着小心心,一时间看不到其他人了。

      “外间都说斯波御前仁义,今日一见果然是武家奇男子,胜久佩服。”

      “客气了,你们两位看起来也不一般,可是来自西国尼子家?”

      胜久苦笑。

      “不瞒御前,我正是尼子家嫡传后裔。不过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尼子家了。月山富田城被毛利家攻破,尼子家灭亡了。”

      义银三人都感到诧异。

      西国原是幕府四职之一山名家的势力范围。最强时拥有十一国,占天下六十六国的六分之一,所以被称为六分之一殿。

      山名家衰败后,山阳大内家,山阴尼子家相互攻击争夺西国的霸权。尼子家最强时,也曾是拥有过十一国领地的大大名。

      虽然后来毛利元就左右逢源,利用大内家与尼子家的战争火中取栗,最后称霸了西国。可尼子家毕竟底蕴深厚,竟然真被毛利家给攻灭了,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

      “尼子家必会再兴!我山中幸盛愿受七难八苦也要复兴尼子家!”

      一旁山中幸盛愤愤不平得插嘴,尼子胜久满脸尴尬。明智光秀用古怪的眼光看着这漂亮姬武士,前田利益憋着笑在看义银。

      “祝你成功。”

      义银倒是认真地回了山中幸盛一句。原来是这个传奇事件,忍着不去看系统更新,现在不是时候。

      山中幸盛那是一向说惯了,这次因为尼子胜久的话条件反射地说了出来。面前还是原版正主,面色泛红,咬着下唇低头不语。

      这妮子真太漂亮了,这表情让义银惊艳了一下。

      尼子胜久也觉得尴尬,她并不讨厌山中幸盛,其实很喜欢她。看她一往无前的气势,坚毅果决的态度,很是羡慕。

      对于家族之事,到底是厌了,烦了,还是怕了,只有自己心里才清楚。

      虽然嘴上不说,可心里很把这个小妹妹当做自家的贴心人。如今受了斯波义银恩惠,又口出狂言,让当姐姐的无奈又骄傲。

      心里想着没什么可以回报斯波义银的东西,一向沉稳的她决定说些什么,也算尽一份心。

      “斯波御前此次野良田合战为幕府立下大功,回京却要借宿东福寺,看来是有些麻烦。”

      “的确。”

      义银没想到这尼子胜久居住寺中,对外面的情况还能一眼看得明白,不简单。

      “斯波御前神色淡定,家中必有智谋之士辅佐。我本不该多嚼舌根,但幸盛受了御前恩德,我又无以为报。只好厚颜说上几句,还请御前海涵。”

      “没有的事,我也正烦着呢,你说我听。”

      说着回头瞄了明智光秀一眼。兼听则明,每天被这妞子忽悠,掉坑里掉惨了,不如听听别人的看法。

      “御前此次近江之行,幕府没给一兵一卒,却得了大利。御家人也是幕府所承认的制度,御前所为无可厚非。

      别人想要使坏也只能暗地里做手脚,恶心恶心您。明面上,您没错。”

      义银听着连连点头,武家社会一向以胜败论英雌。别说他占着理,只要打得赢不占理也是对的。明面上谁都动不了他,连责备都没理由。

      “所以此次回报幕府,御前必须坚持两点。

      一是强硬到底,武家多得是趋炎附势,贪婪近利的败类。越想缓和,越是让人觉得软弱可欺。所以,御前不可退让。

      二来,如若幕府希望御前之后在与三好家的战斗中出力。御前必要自荐偏师独领一军,绝不可与人结伴。人心险恶,且行且小心。”

      义银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虽然尼子胜久分析得不错,却不知道义银其实是织田信长的直臣。

      领军?嘿嘿,我就是死也不会再给幕府打工了!

      这群王八蛋,老子在前面打生打死,她们在后面拖后腿找麻烦,这会儿还想弄死我。谁爱伺候谁伺候,老子不干了。

      “尼子姬金玉良言,义银感激不尽。”

      义银半躬表示谢意,尼子胜久也回了一礼。

      这斯波御前的确是个人物,听得进逆耳之言就胜过许多自持武力强横的武家,好感更多。

      随后木下秀吉弄好了住宿之事,大家吃了饭,旅途困乏各自回屋休息。义银留下明智光秀来到自己房间,神色冷峻带着不满地问她。

      “现在只剩下你我了。你给我交个底,是不是早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明智光秀俯身一个鞠躬,却另有言语。

      “主上,武家奉公必得恩赏。前田利益尾张分得知行一千五百石,暂且不论。大谷吉继勇猛作战,如何恩赏?”

      “这。。”

      义银心中懊恼。武家奉公求得就是恩赏,自己这些天得意忘形把低头做事的大谷吉继给忘了,的确是不该。

      “大谷家祖传的村子还在六角家窥视之下,明日见得将军,请主上为大谷吉继求一张安堵状,以安她心。”

      “善,我必求之。”

      这安堵状也分档次,将军发下的安堵状自然是最有含金量的,除非六角家想造反,不然大谷家的祖传土地谁都动不得。

      “敢问主上,我明智光秀此战奉公是否尽职尽力?”

      “尽心尽力。”

      明智光秀话题一转,把义银堵在了墙角,谁让他自己不上心,给了腹黑女一个由头。

      “我不求其他,只求主上赐予一夜之缘。”

      啊?义银愕然看着明智光秀,见她眼中满是溢出的占有与欲望,一时无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