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电视台视频网址

      美髯公说完,从宽大的袖口掏出一只龟壳,放了六枚铜钱进去,开始摇卦。

      林小葫坐在小板凳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那个,你弄错了,我不需要......”

      “嘘......”美髯公瞪了林小葫一眼,示意他闭嘴。

      林小葫只得把话咽进肚子里。

      美髯公闭着眼睛,嘴里念着咒语,左手飞快的摇动着龟壳,铜钱在里面叮叮当当地响。等咒语念完,他小心翼翼的把铜钱倒出来,然后仔细的查看着。

      半晌后,美髯公的眉头越皱越紧,“这......”

      “怎么了?”林小葫出声问道,他以前也见过这种算命的,只是没有试过,不想穿越后倒是体验了一把。

      美髯公挠了挠胡子,有些不好意思,“是老夫的失误,可能这铜钱用的太久磨坏了,竟分不出正反面,无法解卦......你等一会儿,我换一下!”

      说着,他解开腰间的钱袋,重新拿了六枚铜钱出来,

      “那个,等一下!您误会了,我不是要跳河。”林小葫赶紧说道,“只是河水清澈,我走近看了一眼。”

      “什么?你不跳河!”美髯公愣住了。

      “对啊,我还不想死。”林小葫认真地解释道。

      “你小子不早说,我这卦都装好了。”他刚把那几枚新的铜钱装进龟壳里,装之前还检查了一下,确定铜钱两面的花纹都在。

      “我早说了,你不听......”

      美髯公眼睛一瞪,话锋一转,“虽然你不跳河,我这卦却已装好,箭在弦上,没有停下来的道理,你且坐着,待老夫把这卦卜完。”

      说着,闭上眼睛如刚才一般操作着。

      林小葫暗自感叹这人真是执着,不过,可能这个世界的人都比较热心吧,比如这个美髯公,比如赵三才......

      片刻后,美髯公倒出六枚铜钱,然后皱着眉头查看,眼睛却是越瞪越大。

      铜钱上的花纹,不见了!

      这......

      美髯公的心颤抖了两下,现在他可以确定,自己第一次算的时候,铜钱并没有坏,只是因为给这个小子算命,所以被隐去了图案,这种情况美髯公只在书上看过,唯一的解释就是,眼前这个小子的命格是算不出来的。

      自己遇上不该算的人了!

      不论这人是好是坏,都不是自己该招惹的。

      美髯公何人?那可是燕国最厉害的占卜师——无患子,说起无患子可能很少有人知晓,但是他的弟子君迁子,那可是燕国的天师,一身本事全由师傅所赐。

      天师君迁子曾经说过,自己在占卜上的造诣,只得师傅十之二三,只是师傅无心权术,不然自己的天师之位一定是由师傅来坐。

      可见无患子占卜技术之高超。

      无患子虽技艺高超,但他也是出了名的怕麻烦,故而一把徒弟教出来,便隐去踪迹到处流浪,怕的就是有一天又被召回去帮忙。

      无患子看着六枚铜钱沉默了,他相信,若是换一个人来给这小子占卜,估计还没开始占,手就炸了。

      眼前这个除了稍微有点英俊便一无是处的小子,竟恐怖如斯。

      无患子比一般的人都懂这天地之间的法则,万事万物皆有缘法皆有因果。身为占卜师,在对方没有请求之前是不可以主动去帮对方算卦的,但是他误会林小葫要轻生,这才动了恻隐之心,执意要为对方卜一卦。

      可现在一回想,自己刚才一番操作哪里是在救人,自己要是跟这样的人扯上关系那可就不好了,清闲的日子要到头了。

      于是,无患子不动声色的收起铜钱和龟壳,抬头,冲林小葫友善的一笑,“要下雨了,老夫想起来晾着的被子还没收,该回家了......”

      “等等,您不是在给我算卦吗?”林小葫站起来,伸手拦住了他。

      “可是我衣服还没收......”

      “算完再回去收,来得及。”林小葫倒是来了兴趣,这个美髯公的反应让他很是好奇。

      无患子看了看林小葫上臂鼓起的肌肉,嘴角颤动了两下,“小子,给你说实话吧,我算不出来......”

      林小葫哑然失笑,“不是您拉我过来的嘛......”

      “这样吧......”无患子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掏出一枚系着红绳的铜钱,“虽然我无法算你,但是以后若是你的亲人朋友需要相助,可以带着这枚铜钱来找我,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林小葫收下铜钱,“好的,那就谢谢您了,只是怎么去找您?”

      “永宁城,君迁子。”

      说完,没等林小葫反应过来,无患子就夹起小板凳,飞快地溜走了。

      “徒弟啊徒弟,别怪为师的坑你,这说不定也是你的机缘啊......”

      看着无患子极速逃跑的背影,林小葫觉得莫名搞笑,这人也太奇怪了。

      “永宁城,君迁子......”林小葫嘴里默念着。

      永宁城,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

      夕阳西下,河上妆成一抹胭脂的薄媚。

      赵家,饭香四溢。

      “永宁城啊,就是咱们燕国的都城,听说那里极尽繁华,东西极其昂贵,我家虽在洛城是首富,但在永宁城,所有家当大概只能买个茅房。”赵三才说道。

      林小葫点头表示理解。

      “贵有贵的道理,听说永宁城光面积就是洛城的百倍,更不用说其他的了,柳绵绵是咱洛城的花魁,去了永宁城只怕得排到后面去。”

      林小葫笑道:“这话你可不要在旁人面前说。”

      赵三才摆摆手,“我哪里能那么傻......话说回来,你那本《如何征服美少女》已经制成了小册子,今天下午就拿出去卖,效果还不错,一大半被买走了。”

      “这么快就印出来了?”

      “当然得快点了,再过几天估计就没人买了。”赵三才拍拍鼓鼓的肚子,“做生意嘛,时机很重要,现在不少人奔着柳绵绵招亲来的洛城,招亲一结束,就都散了。”

      “赵兄高见。”

      “不过,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赵三才摸了摸下巴。

      林小葫放下筷子,“赵兄说的是柳绵绵招亲的事?”

      “嗯......”说着,赵三才诧异的看了林小葫一眼,“林小兄弟是否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林小葫摇摇头,“我只是觉得,声势搞的过分浩大了些,而招亲的门槛又过低,似乎不合常理。”

      听到他的话,赵三才拿起酒,朝林小葫举杯,然后哈哈一笑,饮尽了杯中的酒。

      “林小兄弟是个妙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