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到爆的情侣头像

      他回想起了王支队长的话,他们没有抢劫路人,也没有骚扰咱们新四军和八路军,再从他们的缴获来看,多半是一支民间的抗日武装。

      所以他决定放他们一马!

      陈连长和二排长还有疑虑,三营长对他们和所有的战士们说:

      “八九不离十,他们也是抗日的,山不转水转,说不定以后还能遇到呢!就冲他们打鬼子,老子也要抬手让他们过去!

      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了,以后任何人不允许再提这个事情。

      这就是我的命令,对外就说只有十几个土匪被消灭了就可以了。

      谁他妈的嚼舌根子,老子轻饶不了。

      还有,所有人把急救包留下。

      来,把刺刀给我,老子给他们留几个字!”

      三营长在地面上用刺刀刻下了一行大字:

      兄弟们,打鬼子的就是朋友。别祸害老百姓------新四军营长陈俊霖!

      陈营长回到支队部,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实事求是的向王支队长做了汇报,并且说明了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看法。他说:

      “从他们的轻重机枪的掩体可以知道,他们在这里仅仅是一小部分,主要是来养伤的。

      这个人不简单,肯定不是一般的土匪。

      我看咱们有些部队还不一定赶的上呢!

      从武器装备被服装备上看,是缴获的日军的,可以认定他们打过鬼子,根据他们伤员的数量判断,他们还和鬼子进行过一定规模的战斗。

      你不是说,凡是抗日的都是朋友吗?

      我估计他们这二天还会回那里去,打不打你支队长一句话!”

      王支队长听了以后,想了想说:

      “他们会不会是上面通报说的前段时间袭击鬼子车队的队伍呢?

      这个仗咱们八路军没有打,新四军没有打,地方政府也没有打,白军也没有打,八成就是他们干的。

      这样说来,他们是好样的。不能打!

      咱们三支队打了抗日的武装,咱们成什么了?

      以后有机会,可以争取他们参加新四军啊!”

      陈营长对支队长说:

      “看样子,他们现在是惊了,等以后找机会吧!

      我就准备回一连了,支队长还有什么指示吗?”

      支队长说:

      “消灭李光别动队的任务,那天开会已经布置了,我不重复了。你们一连九连任务艰巨啊,我说的不是仅仅打掉一个李光,那简单。

      可以不可以动动脑筋,从根子上搞他一家伙,你只打掉了李光,明天可能又有了一个张光,后天还可以有赵光。

      要想办法,打了兔子还打了一只狼。松井才是条大鱼!”

      陈营长说:

      “刚才我还和高副营长说这个事儿呢,松井这家伙非常熟悉我们的作战方法,可以理解我们的思路,而且非常狡猾,仗打的有进有退,头脑冷静,指挥多变,这才是最危险的。

      看样子遇到对手了,支队长放心,我和高明秋也不是吃干饭的!”

      王支队长一听非常高兴:

      “李光最多是条泥鳅,送给地方政府当礼物,松井才是大头,打掉了他,会给日军带来极大的心理压力,到时候劳资给你们部队记大功!”

      陈营长对支队长说:

      “打松井我们部队可能会采取一些反常的打法,也许也会深入到敌人附近去,有的事情估计会来不及请示。”

      王支队长果断的说: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我给你先斩后奏的权力!

      说好了,老子现在还没有日军大佐的指挥刀呢,别看见有官比劳资大的就去拍马屁哦!”

      陈营长说:

      “不可能,除非老人家和老总要那我就没有办法了,就算师长要都没门!”

      王支队长问:

      “你们什么时候走?

      警卫连从各班抽出了一个骨干,也就一个班,你怎么安排?”

      陈营长回答:

      “分开安排到一连各班里当副班长,我原来的副班长也不动,他们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多看看,然后再轮流到轻重机枪班,迫击炮班。”

      王支队长说:

      “我看行,严格一点,回来要有大的变化!哦,还有,你们回去的时候绕一下,把你那个柳金华政委接回去,医院的院长带信来了,说可以出院了。”

      陈营长心里暗暗高兴,可嘴巴上却对支队长说:

      “怎么成了我的柳政委了?人家可是县大队的政委。”

      宿迁县北面的清河,从东海县的地方镇进入宿迁县地域。从曹庄渡口起至南东周庄渡口止,向北拐了一个大弯,城北乡镇正好处在曹庄渡口和南东周庄渡口一条直线的中间,清河朝北拐的最远距离,离城北乡镇有四十里地,中间是南胡庄。

      城北乡镇距离宿迁县县城也是四十里地,中间是何庄。为了进一步消灭河北面的新四军可疑分子,李光向松井大佐提出了两条建议。

      一是将他的别动队指挥部设在城北乡镇,

      二是要求松井大佐派日本军队驻守曹庄渡口和南东周庄渡口。

      松井在地图上一看就非常清楚,这样的话就三点连成了一条直线,对这条直线南面的铁路可以起到非常好的屏障和保护作用,他当即同意了李光的建议,并且对他最近的表现大家赞赏,希望他继续努力,为*****圈做出更大的成绩。

      他还告诉李光,皇军准备在何庄进驻一个皇军的骑兵中队,随时可以增援李光。

      李光当然知道,在这背后也有督战和监视的目的。

      谁叫你自己尿过裤子呢?现在裤裆就是不是尿,你还能辩驳吗?

      血洗了万庄以后,李光的下一个目标选定了大秦庄,他有他的理由。

      他认为,大秦庄的位置正处在宿迁县城北乡南胡庄的一条直线上,也是这个直线清河以北最近的村庄,把这里扫平了,八路军就会失去离他最近的渡河地点,左右都有日本军队的防守,把这里清除了,他的河北面的危险就没有了。

      其实他最不放心的就是这里的船只,他要利用这次机会,把船只全部销毁,这样的话他在城北乡的窝子就安全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