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噜噜爱狠狠在线视频

      清晨。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突然把早课中的白信吵醒。

      呼!

      白信刚刚打开门,就见到一位名叫周欢的师兄迫不及待地跳进来,满脸惊慌地说:“不好了,又死人了!!”

      “什么?”白信心里一惊。

      “街头刘大娘夫妇死了!”

      ”这绝不可能!“

      白信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昨天赚取业报时,他去过刘大娘家里,当时老两口气色红润,身板硬朗,看不出丝毫身体不妥的迹象,好端端的两个人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我说的是真的。“

      周欢解释道:“我刚才听街上的张大妈嚼舌根子,说刘大娘夫妇昨晚离奇死了,她丈夫隔着窗户往里望了一眼,被吓得跌了一跤,说是死法和周家那些人一模一样,像是……怨鬼索命!”

      周欢说话间,不住的吞咽着口水,神情恍惚惊怕。

      “这世上哪有什么鬼!”

      白信嚷了一声,舍了周欢,径直往刘奶奶家里跑去。

      甫一走出拳馆,白信就察觉到暗中有一道窥视的目光。

      他修练不净观有成,精神凝练,感知不知道比普通人敏锐多少倍,对方尽管行迹隐藏的很好,却不知道落在白信身上的目光已经暴露了他的存在。

      “是昨天晚上的黑衣人!”

      白信心中一沉,熟悉的感觉浮现心头,几乎是下意识的认出了对方。

      他本能的想要退回拳馆,可仔细一想,拳馆里并没有什么高手能让对方忌惮,既然他只是在暗中窥视而不是光明正大地出来杀人,那就说明他有顾及,不敢在光天化日下动手。

      既然如此,他走出来反倒比在拳馆里更安全。

      而且,他很在意刘大娘夫妇地情况。

      心念急转,白信立刻有了决定。

      重新拔起脚步。

      到了刘氏夫妇家里,他一颗心不住往下沉。

      只见刘大娘家门口站了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捕快,几十名往日熟识的邻里街坊围在外面,探头探脑的向院子里面张望。

      白信挤进人群,仗着自己是他们的顶头上司张涛的小师弟,平日里与他们也算熟识,很轻易地获准进去。

      “小师弟,你还是来了。”

      一个虎背熊腰的青年从屋子里走出来,看到白信进来,点了下头,面色变白,很不好看:“我知道你和死者夫妇关系不错,他们平日里带你很好,不过我劝你,还是别进去的好。”

      “张师兄,我只是进入见他们最后一眼,不会惹事的。”白信吸了口气,凝声说道。

      张涛叹息一声,“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别被吓着了。”

      说罢。

      他转身带着白信走进去。

      熟悉的房间里。

      一老一少两个仵作正围在床前,给被子里面的尸体验尸。

      刘娥,他口里的刘大娘,身着单衣,背靠着破旧木桌的腿,两眼瞪得青筋暴突,面目扭曲狰狞,沧桑的双手死死的抓着破着角儿的青砖。

      力道之大,竟使得十根指甲全都断折,十个指头全都血肉模糊。

      她的尸体已经僵硬,皮肤呈现出诡异的青灰色,看上去像是被饿了好几个月似的,皮包着骨头。

      分外的诡异。

      张涛直视尸体,面色不变,对于他这种办案经验丰富的捕头,更惨烈更恶心的现场都见过,这算不得什么。

      不过令他惊奇的是白信的表现。

      因为这个小师弟的表现太淡定了,没有惊恐,没有悲伤,更没有愤怒,看上去一点不像与死者生前的关系很不错的样子,更不像是第一次看到尸体。

      其实他哪里知道,白信修练不净观有成,禅定境界稳固,单纯的视觉上的冲击造成地精神上的激荡已经很难影响到他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不会愤怒。

      看清楚现场,白信此刻终于了解了周欢为什么说是“怨鬼索命”,以他经受过现代社会信息大爆炸冲击的思维都觉得离奇,思维闭塞的古代人当然会自然而然地把其归于神鬼妖怪。

      “这个案子与周家的灭门案系出同一人手笔,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

      张涛压低了声音,对白信说道:“馆主曾经对我讲过许多邪门功夫的特性,能用这种手法杀人的邪派功夫,无一不是邪道赫赫有名的武功,习练者都有传承,自有一套做人做事的逻辑。”

      “一般来说,邪道中人就算是滥杀无辜,也不可能专挑毫无还手之力的老弱妇孺,行事还这么下作卑鄙,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脑子不正常,胡乱杀害无辜者。”

      白信问道:“师兄,仵作怎么说?刘大娘他们的死因是什么?”

      不等张涛回答,旁边那位年老的仵作已经说道:“死者和周家人一样,是被冻死的。而且生前有过强烈的恐惧和害怕,身体元气似乎出现过剧烈损耗……”

      “再有就是,现场没有任何外人出现过的痕迹,别说是指纹掌印了,脚印都没发现过一个,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凭空出现掠夺了他们的精气!”

      这话一说出来,屋子里办案的所有人全都心里一惊。

      大家都知道他话里的“什么”究竟指的是是什么。

      白信看向师兄,“师兄,你们准备怎么做?”

      “凶手非常狡猾,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线索,就算要缉拿凶手也是无迹可寻。而且,涉及到武林人士的案子,一向由六扇门负责,咱们衙门无权插手。”

      张涛突然叹息一声,小声对白信说道,“六扇门那边在你来之前已经勘探过现场,说这种案子没有调查的必要,要我们衙门随便找个借口把案子了结了……”

      他的语气声中带着明显的憋屈和不甘,可最后只剩下无奈,“县老爷一向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案子到了他手里,不过是草草了结罢了。”

      白信双拳紧握,越听越是激愤。

      这算什么?

      弱小者不配得到官府的庇护?

      弱者就不配得到公正的交代?

      白信脸色阴沉,很想对师兄说些什么,可却开不了口,这件案子毫无线索,查无可查,谁来了也没用,而且这事也不是他区区一个捕头说了算的。

      想到两个慈祥的老人就这么死了,凶手却能逍遥法外,一时间,一股深深的无奈迅速涌遍全身。

      这是继昨晚遭遇刺杀后,白信再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力与弱小。

      “走吧。”

      张涛示意手下人料理后事。

      白信提出告辞,走出庭院,挤出人群,听到后面议论纷纷。

      他默默走着,心情十分压抑。

      毫无理由地丢掉性命,莫名其妙地被人杀害,这就是这个世道普通人的命运——即便是自己,如果不是突然有了金手指,也已经莫名其妙地死掉了。

      而且还是两次!

      真个是人如蝼蚁,命如草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