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模高潮抽搐视频

      我不再去看花空楼的眼神,而是迷茫的望向另一边,嘴里喃喃说:“也不知道他死前说的那个秘密是什么……”

      “你们宫殿里的秘密太多了。”花空楼说。

      “在你眼里,宫殿里的秘密,大多数黑暗吧?”我这才去正视花空楼,观察着他的表情。可是他的表情好似笼罩在月光里,有了那样圣洁的光芒,什么都再看不出。

      “除了黑暗,大概还有别的东西吧。就像一开始认识你,觉得你是魔鬼,再看到这样落魄的你,只觉得你是一只可怜的小狗。”花空楼这样形容我。

      “小狗?你好大的胆子,第一次有人敢把我形容成小狗。”我忍住发怒,这样落魄的形象,不就是我刚刚想营造出来的假象吗?

      “在我眼里,任何可怜的小狗,都比凶狠欺负人的北公主可爱。”花空楼嘴里说出的话,像是一派胡言。

      算了。我继续不舍般望着顾渐的脸,切换成有些悲凉的声音说:“可是我觉得那个秘密里,也许会带着爱。花空楼,你知道吗?在这个地方,任何带爱的东西都无比珍贵。”

      “既然你已经猜到那个秘密带着爱,我想那个秘密你自己也能猜到一半吧?”花空楼回答。

      “我不知道我猜到了,还是没猜到……我只是想知道它的真实性。如果我能知道……”我叹息。

      “人死不能复生。”花空楼说出的仍然是一句不带温度的话。

      “可我想知道那个秘密,很想很想……他死前见我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说出他最后想说的秘密。我觉得他的死,太过憋屈不圆满……”我尽量看起来让我的语言有一丁点的说服力。

      可是不然,花空楼不为一点触动。他没有看我一眼,看向顾渐的眼神中也不带一点的同情。

      “终究是听不到他亲口说出那个秘密了……”我只好又叹息。

      “听不听得到,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人的很多句子都会是谎言,爱是需要你自己去感受的,感受他生前做的事情。”花空楼似乎是在教导我。

      “想听到他死前说的话,算是我坚持下去的一个动力吧。”我仍然不死心般继续说。

      果然我不懂得怎么戳中人的同情心,这样的句子的确太过苍白,太过勉强,打动不了一个旁观者来实现我的心愿。

      “继续生活下去的动力不应该是这些。”花空楼转过身,没有一点想要连接死人生前记忆的做法。

      如果花空楼想连接记忆的话,他们会唱出熟悉的彼岸歌谣。

      传说中那首歌谣,奇妙婉转,仿佛那样的调子一出场,天地间就会变成红月当头,飘洒着血红色的花瓣。在老人们的传言中神乎其神……

      我望着花空楼的背影,几乎在想象着他唱出那样的歌谣。

      我乞求般希望着他开口。

      可我看了看月亮,它还是一轮皎洁的月,并没有如同传说中变成红色。

      夜里的清风吹动着花空楼的衣角,花空楼真的唱出了歌谣。

      “清风清,月色远,小娃途中故归。

      花前落,枕边香,阿爹阿妈乡回。

      空空落落,雪山有阿狐,

      寂寂寥寥,绿湖住妖鱼……”

      花空楼的嗓音像是在遥远的溪边,某一个捧着贝壳在吟唱歌谣的男仙子。他的声音宛如冰凉的溪水,扫过了大地的绿河山川,带着一丁点的沧桑,又带着通透和柔软。

      我欣赏如此美丽的声音,独特得像是天工加成。

      我闭上眼睛,仔细听他吟唱:“山头的娃娃们有家归,山下的娃娃们有笛吹……”

      可惜这不是彼岸歌谣。

      这是我从小偷偷跑出宫游玩,在宫外常常听到的民间歌谣。

      歌谣里写着民间流浪在外的娃娃们,每天在清风月下露宿而睡,只有想象中活着的阿爹阿娘,只有无尽的归途,只有和雪山的怪物们、绿湖前的怪鱼们做朋友。他们会吹着笛子,羡慕着山上有爹娘的孩子在吃着热腾腾的饭菜。

      但是歌谣的结局写的很好,调子没有凄惨悲凉,而是一种通透了的声调,像是歌谣中的娃娃们虽然无依无靠,却和天地之间的所有生物做了好朋友。

      动人的调子最后是这样的——“柔柔的风吹到梦州,小小的手捏着新桃。”

      仪国的瓜果里,桃子代表了平安和团圆。

      仪国的梦州,代表的地方即是天堂。

      花空楼即刻唱出的歌谣最后一句,唱尽歌谣的时候,他唱的收尾往上升着音调,像是歌谣中那一抹自由的风,被吹去了天堂。

      这首歌谣的调子极其治愈,十分温暖,好似一切东西都被这样温柔的调子带去了梦州。

      虽然,这首歌并不是彼岸歌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