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霞电影院破解版芒果

      方赐正准备问是谁,就被放了下来,这才抬头一看。

      此人头顶看不到,但刚才看是没有毛的,一脸凶神恶煞,浓眉大眼,耳大鼻宽,嘴唇厚实。

      一身和尚衣服,乍一看还以为是高僧来了,仔细一看妈耶山大王来了。

      方赐是吓着了,动都不敢动一下,只见那和尚眉头一皱。

      方赐立刻就倒退几步(其实是跪下了)大王饶命,我不好吃。

      和尚一股怒气起来,老子什么时候要吃你了,在说就你那几两肉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强压怒火,道了一生佛号道:“哦弥陀佛,贫僧行巅,刚才见小施主从牛背上掉下来就扶了一把,小施主没有吓坏吧”。

      方赐这才会过神来,不吃我啊!不吃就好说了。

      方赐小心翼翼的道:“哦,刚才是我没有睡醒,看见一个太阳靠近,晃了一下眼睛,所以惊醒了,一时也忘记自己刚从牛背上掉下来了,多谢大师救命之恩”。

      是这学方村长平时的样子行了一礼。

      行巅只觉得头顶一道光闪过,心里嘀咕了一下,这么亮。

      行巅就方赐这样就正色道:“相见就是有缘,老…纳既然遇见了自然会出手,贫僧问你,贫僧救了你是不是应该报恩啊”。

      方赐一脸懵逼,这和尚是想骗肉吃,是个假和尚吧!

      说话颠三倒四的,一会老纳,一会贫僧,一会又要我报恩,刚才好像还要收我为徒。

      方赐只觉得脑子不够用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的道:“大师想要我怎么报答”。

      行巅见此只道:“行了,不装了,真鸡儿麻烦,你过来,老子看你有灵根的样子,所以决定收你为徒,你今天是拜也要拜,不拜也要拜。

      呵呵,若有半个不字,定是身首异常”。

      方赐立刻(刚起来又跪下了)道:“师傅”。

      这速度到是把行巅吓一跳,狗日的果然有过人之处。

      行巅这才想到目的达成了,用他那大嗓门淡淡的道:“行了,现在是我徒弟了,我来教你修炼”。

      ——————

      “这一修炼就是两三年,你师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过来教我一天半天的。

      就这样为师每天放牛的时候修炼,也算是到了练体期二层,你师祖说山下修炼太慢,去山门拜师,修炼更加快让我随他去问禅寺”。

      ————

      “师傅,我现在不去行不行”。

      方赐委屈的道。

      看到方赐的样子,行巅也没办法,总不能真的绑过去,之前吓唬的事过去后,这小子根本就不怕自己了。

      而且问禅寺是佛门,不是自己的龙首山,现在去估计自己也要被逐出师门。

      行巅只好听之任之,对于方赐的事情,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了解基本上是知道的,就这么走了估计他也不会认真修炼。

      叹了口气道:“罢了,为师给你画一个聚灵阵,不过画一般地方会被发现,你有没有地方推荐一下”。

      说完行巅就看着小方赐,方赐笑了笑手一摊道:“没有”。

      行巅开着方赐微微一笑道:“真的”。

      方赐看行巅没有上当就不再继续了,想了想道:“河对岸有个洞,就是不大,师傅估计进不去”。

      行巅听方赐怎么一说也就用神识看了过去,就如方赐说的一样,确实有个洞,洞不大,方赐可以进去。

      不过看情况,不像人挖的,到想是兽洞。

      也不知道危险不,说着又探查了一遍。

      “确实有个洞,周围也没有危险,你就这样进去确实也可以,等下为师吧洞改造一下,然后给你做个隔音和聚灵。

      这样你也可以正常修行了,至于你的牛就麻烦了,这个你应该也不愿意丢。

      所以为师帮你在他身上留一到印记,你用这个罗盘,可以随时找到它”。

      方赐听完点了点头道:“好的师傅”。

      就这样方赐每天除了修炼就是放牛,这样维持了一个多月。

      和往常一样等天黑前就牵牛回去,可等他出来时才发现牛没有了。

      然后方赐当然是去找啊,只不过他没有找到牛,而是找到了强盗,这些强盗看情况是已经洗劫完一个村子的样子。

      当方赐找到这些人时,就心里咯噔一下,不好。

      就见里面有人正牵着自己的牛,这应该是普通人的部队。

      这伙贼应该没有修士,修士不会穿得这么破破烂烂的,应该也没有武者,手上都是农具,应该是流民组成的。

      方赐暗暗的想着。

      等天黑以后,方赐就偷偷的,趁着夜色偷偷的摸了进营地,这些是流民,没有多少纪律,也没有什么安排,基本上是自己找个位置就睡。

      方赐也不是没有见过流民,大多数都是给点吃的就去下一个地方了,一般等大城市救助。

      还有点救就是找个山头,拉一大帮子人自己过,俗称拉山头。

      方祖经一伙就是第二类。

      这方赐面前的一类就不是这样了,这些人基本上见人就抢,见东西就拿。

      基本上是靠人多,出来一波,生则带东西回去,死则就地下河。

      什么时候没有了就再出来,或者等谁看他们不顺眼了就被干掉。

      根本没有未来,活一天是一天,所以防备基本不可能。

      方赐只能说是幸运所以被人救了,但不是每一个人都和他一样幸运。

      方赐等到午夜,所有人彻底睡着后,才轻手轻脚的前往水牛处,把水牛嘴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套上,牵着绳子就拉着牛跑了。

      回去山才发现村子没有一个人,像是被洗劫了。

      等第二天一早才发现大家都刚回来。

      众人见方赐就热切的上前看东看西,更过分的想看看方赐有没有少什么部件,给方赐吓的只能大喊:“我出去放牛了”。

      众人一阵哈哈大笑。

      方才方赐从大家的话中已经得知破庙中一个地下室,几年前发现的,一直到现在才用上。

      本来就打算提前就告诉方赐,可看他年纪小,怕他人小不会保守秘密,就准备真到需要的时候再一起进去,让他知道严重性。

      方赐从村子走后一直在想修炼的事,自己曾经也是流民中的一员,要不是行巅自己也不知道和这些人是不是一样,方赐自己也清楚,在这个有修士存在的世界是没有公平可言的。

      这些修士需要就收几个奴隶,你还有感恩戴德,跪拜谢恩。

      若是一个不快动则杀人,少则一村多则一城,凡人如同蝼蚁。

      方赐在想要是世界上没有修士该多好。

      正牵着牛到平时修练的洞前时,行巅来了。

      方赐一脸沉重的问行巅道:“师傅凡人真的是蝼蚁吗”。

      行巅看到不对,想了想正色道:“是的,对你我这样的修士而言,他们确实是蝼蚁,佛家有云,扫地勿伤蝼蚁命。

      虽然不是说凡人,但也是一样的,在修士眼里这些凡人就是蝼蚁,虽然很多修士在最初时,认为修士应该和凡人平等相处。

      但后来力量的强大,就不再这么认为了,因为没有人可以制裁他们。其他修士也不会因为一个凡人而得罪一个修士,因为不值得。

      你会这么想很正常,为师刚开始修行时也想过这个问题”。

      方赐急忙道:“师傅是怎么面对这个问题的”。

      行巅笑了笑道:“为师的答案是,不管什么都不管,我只修我的,你死不死与我何干,我先活下去了再说。

      至于什么凡人能不能活下去对我来说不重要,你知道吗。

      我们这个国家出来没有大规模饿死过人,这里随便种点什么都能长,而且非常快,只要想找吃的决对有,天一直是一个温度,或许你现在没有接触过,但为师看过师门游记,在北边夸过大海后会看到一个大陆,上面有冷天有热天,冷天直接会冷成死人。

      而我们这片大陆,没有冷天不会冷死,没人饿死,只是这些人不肯看清楚自己。

      总想着有一天自己被修士看上收为奴隶就可以高人一等了,你看这破庙村,那一个不是自己活下来的。

      难道他们曾经不是流民,这里地面脚印这么多,是流民来过会留下的吧。

      在为师看来,这些流民连蝼蚁都不如”。

      方赐无言以对,好一会才缓缓的道:“师傅流民是怎么产生的”。

      这回轮到行巅无言以对了,行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又听方赐道:“师傅我想找一个办法让凡人也拥有力量,但我又怕他们如师傅说的拥有力量后,又不控制力量”。

      行巅听完也是一阵头大,这是要打破没有灵根就不能修炼的规矩啊。

      行巅只好道:“这个为师是办不到,你日后要真有这本事到也没有人阻止你”。

      方赐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和行巅几乎同时开口道:“师傅”

      “徒儿”

      “我先说”*2

      “很重要”*2

      “我是师傅我先来”行巅大声道。

      方赐只能听着谁叫你是师傅。

      行巅见方赐不说话了才得意洋洋的道:“徒儿,为师知道你舍不得村子,所以特意拿来了,问禅寺的晨钟来给你做聚灵阵的阵眼。

      以后你要修行就不好因为灵力不足而影响修行了,是不是特别感激为师啊。

      好了你说吧”。

      方赐先是心中一喜,又对行巅小心翼翼的道:“师傅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愿意跟你去修行了,我只有强大起来才能完成自己的想法”。他住在佛门地域当然听过晨钟是干嘛的,这怕是要被打死的。

      行巅一脸茫然,本来是做好了被逐出寺的准备,才把钟那过来,现在你小子告诉我你可以跟我走了。

      现在还回去还行吗?

      不远处一座山上有两个和尚,其中一个淡淡的道:“师兄,真的不去要回来”。

      另一个和尚也淡淡的道:“没必要,这孩子有慧根,是个好孩子。

      而且问禅钟需要佛法高深才能使用,不然给他也没有用,另外行巅盗取宗门法宝,被逐出师门以后就不是问禅寺的人了。

      至于钟贫僧也不知道怎么办”。

      ————

      “从哪之后为师就和你行巅师祖在破庙村修行到练体九层才离开”。

      方赐淡淡的道。

      蛮洛听到着也好奇了,就好奇的道:“那师傅有没有找到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呢,就您说的让大家都有力量”。

      方赐得意的笑了笑道:“你知道你练的罗汉体是谁创造的吗”。

      蛮洛那知道这个啊,但又看了看方赐的笑容,突然灵光一闪。

      蛮洛脑中突然有一个念头,一脸不可思议的道:“师傅难道”。

      蛮洛还没有说完,方赐就点了点头道:“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当初为师只是把修士的练体法诀给修改后给了一些凡人,后来他们竟然分出了流派。

      什么武器都有,但这也只是能强身健体,没多少杀伤力,没有杀伤力修士依旧不把凡人当人看。

      后来为师又想,进入你蛮族可以操控刹气,我为什么不能让凡人操控灵气。

      后来为师已经了,一些流传出来的阵法终于有了方法。

      开始是把凡人放进聚灵阵中,竟然灵气可以让我们练体,自然也可以帮凡人练体,后来为师发现是为师错了。

      凡人之所以是凡人,就是因为他们无法纳灵和无法储存灵力,不管多少灵力,他们的丹田都吸收不了,就连身体里的也储存不了。

      但是为师发现他们的身体可以进入灵气,虽然不能储存但时间久了,身体还是会强化。

      根据这个特性为师就想到了:“阵法,为师就把阵法画到他们身上,刚开始其实还好,后来为师才发现他们越来越老,阵法效果不是特别理想,但生机抽取的特别快。

      我师无赖之下只能停止,后来为师想既然一个人承受不住,那干脆一百个人来。

      我师用修士阵法为根基,然后每个人画一个符,然后在一个人身上画阵眼,这样还真的让为师成了。

      虽然成了但无法控制,为师想过用阵盘控制,但考虑到他们没有灵力,所以为师决定用你们蛮族控制刹气一样的方法。

      要是说刹气是一个思维,那五行灵力就有五个思维,为师决定让他们都画一种符,这样就灵力统一了。

      凡人虽然不能修行但还是有神念的就是弱了点根本无法使用,所以为师也没有办法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