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海棠控制主播

      半个多时辰后,段玉和殷天恩出现在一个废弃的河道码头之内。

      这种码头是封闭式的,直接连通着河道,但是关上门之后,就四面封闭起来。

      林光寒比殷天恩更早一步来到这里。

      而且关于这艘船的情报,也是镇夜司衙门的探子发现的。

      进入码头屋子内,几百名士兵已经将这艘楼船包围得水泄不通。

      这艘船果然如同段玉所料,足足有三层甲板,十几米高,隔着挺远就闻到了一股刺鼻氯化物的味道。

      段玉进入楼船内检查,发现里面果然有很多个桶,里面装的都是废弃的液体。

      王水里面的黄金,都已经被提炼出来了,剩下的都是废液。

      “大人,这里还有一点黄金,大概一千两。”黑衣人道:“这群人刚刚提炼出来,还没有来得及运走,这应该是最后一批了。”

      殷天恩和林光寒检查这批刚刚提炼出来的黄金,还是颗粒状,来不及融化铸造成金条。

      这证明了什么?

      左野等人刚刚离开不久?因为黄金都还没有完全炼化出来。

      “大人,现场被抓捕的,总共十九个人,应该是左野的同党。”黑衣人道。

      这十九个人,全部穿着炼金的工作服,带着特制的面罩。

      殷天恩太守道:“林大人,交给你了。”

      林光寒点头,来到其中一个俘虏面前,直截了当问道:“左野在哪里?她去了哪里?她偷盗十万两黄金,为了什么?”

      那个俘虏充耳不闻,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林光寒招了招手,手下人顿时拿来了一壶东西。

      “这壶里面是什么东西?”林光寒问道。

      “绿矾油,浓度非常高。”守夜人武士道。

      什么绿矾油,就是硫酸,而且是浓度非常高的浓硫酸,需要用特制的壶。

      林光寒道:“如果把这东西灌入肚子里面,会怎么样?”

      顿时段玉一颤,那画面绝对惨不忍睹。

      浓硫酸会把食道,肠胃,甚至五脏六腑全部腐蚀烂掉,直接从肚子穿透出来。

      无比惨烈,无比痛苦。

      林光寒朝着那个俘虏问道:“那么我再问一遍,左野去了哪里?她偷盗十万两黄金,究竟为了什么?”

      那个俘虏不断颤抖,却依旧不言语。

      “这么忠诚吗?”林光寒淡淡道:“喂下去。”

      两个守夜人武士上前,活生生掰开了这个俘虏的嘴,然后将弄硫酸倒了下去。

      段玉立刻转过身去。

      后面顿时传来了无比痛苦的嘶吼,还有一阵阵恶臭。

      这个画面虽然没有看到,但能想象是何等惨烈。

      林光寒来到第二个俘虏的面前,缓缓道:“那么你有什么告诉我的吗?左野在哪里?她偷盗十万两黄金,是为了什么?”

      第二个俘虏几乎瘫倒在地,但依旧拼命地摇头。

      “灌!”林光寒道。

      顿时,几个守夜人武士上前,活生生将浓硫酸灌入这第二个俘虏的口内。

      “啊……”

      又是惨烈无比的一幕。

      片刻之后,这第二个俘虏痛苦死去。

      林光寒来到第三个俘虏面前,又问道:“左野在哪里?她偷盗十万两黄金,是为了什么?”

      第三个俘虏拼命地摇头,然后张开嘴巴,发出啊啊的声音。

      所有人看到了,他的嘴里是没有舌头的。

      接着,这第三个俘虏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表示完全听不见。

      林光寒上前仔细检查,发现这个俘虏的舌头是被人为割掉的,耳朵也是被人为捅聋的。

      手段太狠毒了。

      然后,林光寒开始检查在场的每一个俘虏。

      清一色全部都是如此。

      每一个人的舌头都被割掉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都被捅聋了。

      段玉顿时毛骨悚然。

      这个左野,比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聋子听不到秘密,哑巴说不出话,这就不怕会有人泄密了。

      林光寒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然后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下一行字。

      “左野在哪里?她偷盗十万黄金,为了什么?”

      接着,他拿着这张纸放在第三个俘虏面前。

      第三个俘虏拼命摇头,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

      林光寒犹豫了几秒钟,下令道:“灌!”

      几个守夜人武士,活生生将浓硫酸灌入到第三个俘虏的口中。

      “啊……”

      又是无比惨烈的一幕,而且失去舌头的他们,惨叫声完全是从喉咙下发出了,显得嘶哑,更加恐怖。

      林光寒拿着写了问题的白纸,来到第四个俘虏面前。

      然后用手指开始倒数。

      三,二,一……

      不回答问题的话,直接就灌入硫酸,活生生烧死。

      第四个俘虏无比痛苦地挥舞手势,尽管段玉不懂哑语,但大概知道他想说的意思,他不认识字,也不会写字。

      这就更惨了!

      这也显示出左野的心机更深,更狠毒了。

      不但割了这些人的舌头,刺聋了耳朵,竟然还专挑不识字的。

      这就更加没有泄密的可能性了。

      但林光寒依旧铁石心肠,倒计时结束后,将浓硫酸灌入了第四个俘虏的口中。

      接下来!

      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第八个……

      林广场面无表情地处死了十几个人了。

      而殷天恩太守,在边上面无表情,但段玉看得出来,太守嘴巴紧闭,而且胸口不断起伏。

      他想要呕吐,但却强行忍住。

      林光寒的意志无比坚决,一定要这些俘虏招供,为此不惜杀掉他们所有,不留一个活口。

      终于……

      杀到地十六个的时候。

      有人崩溃了,第十七个俘虏拼命举手。

      林光寒来到他的面前,问道:“你能回答?”

      第十七个俘虏点头。

      林光寒写字道:“你认识字?”

      第十七个俘虏依旧点头。

      这里所有人都不识字,为何这第十七个俘虏识字?

      只有一个解释,这个俘虏的来历不明,他来到左野身边,也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隐藏了识字的事情。

      林光寒将毛笔递给他道:“你写出来。”

      然后,指了指第一个问题:左野在哪里?

      第十七个俘虏摇了摇头,表示真的不知道,甚至表示如果撒谎的话,就砍掉他的脑袋。

      接着,林光寒指着第二个问题:左野偷盗十万两黄金,是为了什么?

      第十七个俘虏想了一会儿,开始提笔写字。

      殷天恩,林光寒,段玉三人全部凑上前来。

      这个谜团,已经困扰三人很久了。

      十万两黄金啊,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第十七个俘虏,写下了五个字:买一条情报。

      这下子,殷天恩和林光寒都惊了。

      十万两黄金,就为了买一条情报?

      这太疯狂了啊,什么情报啊,值这么多钱?

      十万两黄金啊?!

      天文数字啊。

      可以这么说,大武帝国的一些行省,一年的赋税都不见得这么多钱。

      这究竟是一条什么情报啊?!

      林光寒屏住呼吸,在白纸上写下第二个问题。

      什么情报?向谁买?!

      第十七个俘虏又想了一会儿,然后要开始写字。

      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肯定有来头,他来到左野身边肯定有目的。

      否则,这等绝密他不可能知道。

      当然,从眼下情形看来,这些绝密都是他处心积虑打探来的。

      某种程度上,是猜测。

      但就算是猜测,正确的可能性也很大。

      因为谁知道此人在左野身边潜伏了多少年。

      这人在白纸上写道:天……

      殷天恩,林光寒等人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心脏都想要压制住不跳动。

      因为这个情报,无比之关键。

      不仅仅是抓捕左野的关键,而且还能真正揭开这个天大的阴谋。

      如今马上就要揭晓了。

      然而……

      这第十七个俘虏写完了天之后,整个身体忽然僵硬。

      接着他面色剧变,浑身猛地一抖全身如同凝固一般,无法动弹。

      这……这是怎么了?

      ……………………

      注:恩公呀,推荐票莫要忘记投哦,谢谢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