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网站APP

      夜晚。

      大总管海公公弯腰在床榻下回报情况。

      “爷,属下在宁府一间废弃的屋子里发现了宁白剑仙留下的传承玉佩!但要宁家血脉才可开启。”

      灵均躺在床上:“知道了,下去吧。”

      “属下遵命!”

      所以得找个机会,让她们其中一人无意间发现这个秘密,又要保证,她们在发现秘密后会与他分享!

      这,太简单了。

      毕竟三观跟着五官跑的年代。

      宁玥如今已经化身为灵均舔狗一号,无论他说什么都是对的。

      宁凝烟心里虽然不说,但一个宁愿死也要自由恋爱的女子都能接受他的一些小动作呢,要说心里没想法,自恋的灵均开始洋洋得意起来。

      等会!

      他这又传功法又送传承的,他不就是老爷爷了吗!灵均无语的想到。

      ......。

      清晨。

      “匀哥哥,快起床,今天答应了陪我们去逛街的。”

      一大早,宁玥的声音就把灵均叫醒。

      捏了捏宁玥小脸,看着宁玥身后一脸高冷的宁凝烟,灵均猛地起身。

      “啪!啪!”

      “匀哥哥,讨厌!”

      “夏土匀,你......。”

      灵均神色得意:“稷下学宫。”

      宁凝烟气的颤抖,咬着红唇带着怒意看着灵均不敢说话。

      望着眼前这一幕,灵均心情舒适极了。

      难怪老祖宗们都喜欢微服私访,实在是有趣的很!

      调戏良家少女,逼良为妻这种行为实在是太......

      太快乐了!

      小德子已经拿好衣物,准备服侍灵均穿戴。

      “唉!”

      灵均看了看小德子叹了口气,想念家中三位娘娘呢。

      “你们要看着我穿衣吗”

      两女脸颊一红,随后走出门外。

      ......。

      坊市街角。

      依旧是那家茶馆,灵均手里拿着炸串,吃的不亦乐乎。

      两女在身后有点纳闷,为什么灵均热衷于一些很平常的玩样儿,回过头看了一眼小德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贵公子吗。

      小德子手里提着大包小包,据说是灵均给家人带的礼物,有布娃娃,纸人等等。

      说书先生说完了大夏太子与第十八位红颜知己的的故事,众人拍手叫好!

      宫里伺候他的宫女加太监也有好几百人,居然还赶不上一个说书先生,灵均神色激动:“小,,小德,赏!”

      小德子连忙掏出两块灵石,递给说书先生。

      宁凝烟揉了揉眼睛,歪歪脑袋小声的对宁玥说:“我没看错的话那是灵石吧!”

      宁玥咽了咽口水,点了点小脑袋,眼神炙热的盯着灵均,犹如一匹饿极的野狼盯着小羔羊般。

      “听说了吗,百年一次的大陆争霸赛好像要在咱们东荒举行!”茶馆有人说道,顿时众人议论起来。

      “我知道,据说是因为咱们大夏太子太厉害了,你也不想想,咱们太子殿下乃当今世界唯一有大帝之姿的天骄,中州哪还有脸举办。”

      “是极是极,我也听说了,连妖族十大圣地都会派年青一代参加,就在咱大夏京城举行!”

      “还有三个月就开始了,真想去现场目睹一眼太子殿下的英姿呀。”

      “要我说,他们也配与咱太子殿下交手!”

      灵均正打算走,听到众人议论纷纷,小脸不禁有点茫然。

      这是整个修行界天骄组团来揍他来了。

      这能忍!

      完了完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这大帝之姿是怎么来的,别人不懂他自己还不知道吗。

      宁玥看着发呆的灵均,抿嘴一笑,偷偷用小手扰了灵均的手掌。

      “匀哥哥,你怎么呢。”

      “咳咳,没事。”灵均回过神来说道:“对了,你们觉得大夏太子殿下怎么样。”

      两女疑惑地看着灵均,不知道灵均干嘛突然问起太子殿下。

      宁凝烟摸着下巴,樱桃小嘴一动:“我们也没见过太子殿下呀,不过我觉得太子殿下很好,再差总比前边几代昏君强吧!”

      宁玥也点点头,认可宁凝烟所说的话,随后说道:“听说咱们太子殿下一心为民,以后应该是位明君吧。”

      灵均瞪着眼睛,收起手中的宝扇,给了两女一个白眼:“肤浅,太子殿下乃人中龙凤,整个稷下学宫有谁不佩服太子殿下的。”

      ......。

      正当三人嬉笑打闹逛着街市,一名宁府子弟急匆匆的跑到三人跟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不好了,黄家在南街和我们争执起来了!”

      宁凝烟眉目一皱:“怎么回事。”

      “凝烟姐,你们快去吧,再晚就打起来了!”

      事态紧急,三人连忙赶往南街。

      南街宁府所开的酒楼里。

      一名群公子哥正和店里宁府的人对峙着,街道上众人不嫌热闹大,甚至还有人坐在小板凳上吃着瓜。

      宁凝烟赶到酒店,开口询问:“掌柜,怎么回事!”

      “哟,这不是我那曾经的天才未婚妻吗,怎么三年过去了,还在养精境呢。”一个身穿紫色衣服的年轻人走出来说道。

      “哈哈哈,李少主说的是,毕竟这个‘天才’还是咱们小城第一美人呀,也不知道以后嫁给谁当小妾。”

      “哈哈,要不李少主你可怜可怜她,把她收了得呢。”

      紫色衣服年轻人旁边立刻有人附和道。

      话音传来,宁凝烟小脸一白,连忙回头看了看灵均,发现灵均没反应后松了一口气,又有一种失落绕在心间。

      要是平时,她肯定会忍让,技不如人的下场唯有自取其辱,但一想到灵均也在看着,宁凝烟咬着红唇说道:“李少主,当年的事是我不对,但即便能回到过去,我也还是会去赤霞山。”

      说完这句话,没有理会怒意上脸的紫衣青年,宁凝烟把视线落到紫衣青年旁边:“黄五郎,你带着众人来我宁家酒楼闹事,未免太不把我宁家放在眼里了吧。”

      黄五郎笑着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旁边的赤霞山李少主。

      李少主冷着脸,眯起眼睛,内心叫骂着:

      小贱人,等会我看你怎么办,总有一天我要把你收为狗奴。

      几个年轻公子哥肆意的打量着宁凝烟的白腿。

      黄五郎眯着眼睛走出来,对着看戏的众人声情并茂的说道:

      “诸位给评评理,宁家酒楼的豆腐乃咱们县里的一大小吃,今天我特意带赤霞山李少主来吃豆腐,李少主只吃了一碗豆腐,可结账的时候宁家酒楼非要收两碗豆腐钱,还有王法吗。”

      “呸!黑店!”

      众人听到黄五郎的话,议论了起来。

      “要我说呀,黄家就是摆明了欺负宁家,还把赤霞山都给搬了出来。”

      “宁家小姐还是太年轻了,这种时候就不该给黄五郎说话的机会。”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都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宁凝烟带着怒气的脸庞摇了摇头。

      黄五郎给了李少主一个眼神,李少主立刻站了出来,双手抱拳,环视一周。

      “诸位,我乃赤霞山少主李昂,听闻怀安镇宁家酒楼的豆腐特别有名,特意前来尝尝,咱们有一说一,豆腐味道确实不错,但我只吃了一碗豆腐,凭什么要给两碗豆腐的钱。”

      说到这里,李少主带着怒气比出一根手指举在眼前比划继续道:

      “该多少,就多少,我不差这一碗豆腐钱,但我只吃了一碗,我就只给一碗粉的钱,大家说对吗。”

      有人听了暗自点头。

      这个道理没错,吃了多少就给多少。

      况且人家可是赤霞山少主,会给不起一碗豆腐钱吗。

      看着街道上众人指指点点。

      宁凝烟着急的拉着掌柜询问:“福伯,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姐,他真的吃了两碗豆腐,一碗豆腐才几文钱,谁会黑他几文钱呀。”掌柜斩钉截铁的看着宁凝烟解释。

      黄五郎看到宁凝烟无奈的样子,义正言辞的站出来拉着李少主,用手锤着胸口,声情并茂的大喊着:

      “黑店!宁家酒楼太黑了!李少主放心,不就是两文钱吗,给她,我给!”

      话音一落,黄五郎掏出两文钱扔到宁凝烟脚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