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视频app下载的文件夹

      “这就被打击了?”

      不知何时,言笠出现在言珞身旁。

      言珞顺着言笠的靴子向上望去。

      “不是……”

      言珞的声音有些颤抖。

      只是她是个机器人,并没有眼泪。

      她这样果决地离开,瞒着厉北凌死去,厉北凌一定很痛苦……

      “总觉得对不起那个孩子。”

      她还是伤害了自己的孩子……

      还有……她这性子,真的适合当穿越打工者?

      言珞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言笠迟迟不语。

      许久。

      “真是我的荣幸。”言笠像言珞一样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言珞的脑袋,尽量放缓声音道,“没想到第一次自己收妖宠,收了只这么善良的。明明是你收养的那个孩子做错了事,你却将所有的过错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最后总结。

      “傻得不行。”

      言珞:!!!

      随后言笠就像是突然间发现了什么,有些惊奇道:“难不成你待人待事都是如此?”

      言珞一边嫌弃地将言笠放在她脑袋上的手轻轻打掉,一边说道:“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大海,容纳百川。仅限于我在乎的人……”

      除了羁绊之人,言珞对于她不在乎的人近乎冷漠到无情。当然孩子除外……

      “是吗?”

      言珞意外听清言笠语中的笑意,错愕抬头观察言笠。

      但在她抬头之前,言笠就已经迅速收敛了自己的心绪。

      所以言珞什么都没有观察到,仅剩疑惑。

      “挺好的。不过现在天黑了,该休息了。”

      言珞:?!

      天黑了?

      这下言珞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黑白模式还没有调整过来……

      言珞:……

      她默默将视觉调回彩色模式。

      而言笠见言珞迟迟未动,直接一把捞起言珞。

      被言笠夹在腋下的言珞:???

      “不是……大哥,你要休息就休息,拉我干嘛?”

      “这就是我收你做妖宠的理由。”言笠斜了言珞一眼,淡淡道。

      言珞:!!!

      死亡睡眠???

      言珞可是一直记着池歌的死亡发言。

      言珞下意识就想要逃离。

      “大哥,碗筷还没洗……”

      “我已经洗过了。”

      “……”

      ……

      强行被言笠扣在怀里的言珞不情不愿地进了言笠的屋子。

      “大哥,你确定要我给你守夜?那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跑进天妖阁的妖物,我对付不了啊,大哥!”还想再挣扎一下的言珞,在言笠松手放开她后,立马转身说道。

      历经身心折磨,好不容易找到了气运子的她还不想过早死去。

      反正气运子都活到了现在,多一个她少一个她都无所谓,是吧……

      说完,言珞就尝试跑路,结果……被言笠一把抓住后衣领,给拎了起来。

      言笠把言珞小鸡仔似的丢到了桌上,然后再把腰上的苗刀彭的一声拍在了桌上。

      在苗刀的威胁下,言珞语塞,不敢动弹。

      言笠的动作完美地印证了那一句话:你大哥还是你大哥。

      言珞:QAQ。

      见言珞老实后,言笠郑重其事地从衣袖里取出一个迷你锦囊,小心翼翼地将锦囊里的物件取出。

      看着那件言笠宝贝什么似的护着的物件,言珞:……

      一块极小极小的透明水晶。

      惩戒天使不说其他的,矿物见得最多,水晶实在是太常见了。

      可是,言珞忘了,这世界不能以常理来判断。

      言笠直接伸手将水晶贴在了言珞的眉心。

      瞬间,言珞的视线里出现了几个红色大字。

      警告!不明物质入侵!

      言珞:!!!

      言珞立马伸手摸上眉心,奇怪的是她摸不到水晶的形状了。

      她的额头光滑一片。

      警告不在。

      言珞迅速全身扫描。

      毫无异常,只是额头多了一块水晶状的金色能量体。

      并没有感到放松的言珞欲询问言笠。

      “礼物,对你没有伤害。放心吧,好不容易找到你这样的妖宠,我不会让你轻易死掉。”结果,言笠早一步说道。

      言珞:QAQ。

      大哥求说话过过脑子吧,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终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言笠难得一笑道。

      他的语气里有种如释重负的沉重感。

      言珞:??

      大哥,能不能把话说全?!她快疯了!

      下一秒,言珞感觉自己悬浮的机械羽翼被人移开,随后一阵天旋地转,自己的脊背就靠上了某人宽阔的胸膛。

      某人朝身后一躺,再一滚,就把言珞锁在了他与墙壁之间。

      然后一句轻飘飘话传来。

      “睡觉。”

      言珞:!!!

      靠,这操作怎么有种奇怪的熟悉感?!

      气运子都有这种逼迫别人在他怀里睡觉的习惯吗?!

      可惜,上一世有力反抗的她因为气运子的伤而动弹不得,而这一世……气运子比她强。

      言珞被言笠死死箍在怀里动弹不得。

      妈的,这个世界的气运子吃什么长大的?!她个机械身体都还反抗不了!

      “唔,别乱动。”

      言笠格外低沉迷糊的声音响起。

      “我可不保证我不会动你。你这做得还挺真……”

      然后言珞又看见某根修长的手指戳了戳自己胸前的波涛汹涌……

      言珞瞬间在内心咆哮。

      啊啊啊啊!

      这世界的气运子是个变态啊!她个假人都能起兴趣!

      她现在跑还来不来得及……QAQ。

      言笠这话效果超群,这一夜言珞再没敢动弹,但也没敢待机就是了。

      清晨,饱饱睡了一觉的言笠醒了。

      而醒了的言笠在言珞耳边呼了一口气,轻声道:“真乖。”

      温热的气息成了电流的信号传入言珞的大脑神经……

      言珞整个人打了个寒战。

      妈妈,这里有变态,她想回家,QAQ。

      心情甚好的言笠不再逗弄言珞,起了身。

      “门外等我。”

      说完这句话,言笠开始动手脱自己的外袍。

      言珞:!!!

      她还没出去呢?!大哥!

      言珞立马动用机械羽翼,以最快的速度飞出了房间,最后还不忘把门带上。

      出了门的言珞直接靠着墙壁,瘫坐在地。

      她再一次确定了这世界的有毒程度。

      气运子,世界最钟爱的一类人。从某种方面来说,气运子也是世界的拯救者、规则的维护者。所以气运子哪怕性格再不同,为人处事再不一,最深处的本质也还是三观极正的大好青年。

      可是她现在遇见的这一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