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舞花心男

      “够了。”

      首座上,道虚真人勃然大怒道:“当年之事已成过去,既然人都不在了,再争执对错还有什么意义,二位怨念深重,小心坏了道心,今日气氛已坏,都回去反省吧。”

      “道虚师兄教训的是,莫某告辞。”莫问行起身,对着众人拱手施礼,怒袖一挥,当先退了出去。

      柳唐秀自觉失态,遂将凤影剑推回鞘内,道了声告辞,也退出了三清殿。

      空荡荡的大殿,只剩下道虚与钟镇二人,场面陷入了一股压抑的死寂中。

      许久,才见钟镇挤出几分僵硬的笑容,叹了一声道:“莫师弟也是可怜之人啊,这么多年来,对柳师妹痴心不改,可惜柳师妹不闻不见,心中还牵挂着那人。”

      道虚真人也是微微一叹,说道:“当年之事确属无奈,连佛宗那几个隐世不出的老怪物都惊动了,为堵修界悠悠之口,只能将他从灵修峰除名,可惜他这些年来音讯全无,哎……”

      夜深,神符堂一片寂静。

      祁龙轩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并不是因为伤口疼痛折腾的,这次受的伤虽然重,但比起在猎兽森林那次,还算轻的了,至少他还能下床走动,能运功疗伤。

      鹤龟年这次显然被气得不轻,上一次祁龙轩受的伤足足养了快半年,他可谓是忙前忙后,亲力亲为,生怕留下什么后遗症。

      但这次,自打白天跟他犟了之后,他竟是没再踏进大门半步。

      我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冷静下来的祁龙轩,开始感到一丝愧疚,虽说他此番上山,并非纯粹是为了拜师来的,日后盗取胎婴花,若被发现的话,免不了要跟灵修峰闹翻。

      但他这师父,对他这么好,要是日后摊牌的话,岂不是又要让他伤心一次?

      天衣神相的事情,他才刚从阴霾中走出来,祁龙轩心中不知为何,竟是生出了浓烈的负罪感。

      他掀开被子,悄悄下了床,此时夜已深沉,神符堂中一片死寂。

      祁龙轩推开门走了出去,绕过幽暗的回廊走下楼梯,鹤龟年的卧榻在大厅中显得极为突兀。

      他这不拘一格的师父,把睡床直接搬到了大殿正中,摆明了要将弟子吓跑的架势,可想而知,当年天衣神相的事情,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祁龙轩忍着心中愧疚,缓步走到他的床前,本想跪下跟他道一声歉,但走近看时,却发现此时床上空空荡荡,哪有鹤龟年的影子。

      祁龙轩心头一紧,急忙四下寻觅,就见漆黑的大殿之中,唯一一处有光亮透出的地方,鹤龟年落寞的背影正一动不动的站着。

      在他的对面,是供奉着三清祖师牌位的灵台。

      鹤龟年就这样看着祖师牌位,愣愣出神,夜色凄迷,灯火幽微,拉出他长长的倒影,显得有些凄凉。

      祁龙轩鼻尖一酸,走近前去,轻唤了声:“师父。”

      鹤龟年身子微微一动,但没有回头,只说了声:“老五,你跪下。”

      祁龙轩猛然一惊,急忙跪下道:“师父,弟子知错了。”

      鹤龟年愣了愣,许久,才说道:“你对着三清祖师的神位发誓,绝不将为师教你的法术外传。”

      “嗯?”

      祁龙轩顿时一奇,这外门弟子所能接触到的,只是低阶法术,向来没有发誓保密的规矩。

      鹤龟年突然郑重其事起来,他一时竟是反应不过来,问了声:“师父,这是……”

      鹤龟年负手身后,转过身看着祁龙轩道:“为师今日起,正式教你内门符术。”

      “这……”

      祁龙轩脸色一变,惊道:“师父,这不合规矩吧?”

      “哼~”

      鹤龟年冷哼一声,骂道:“你要是这么守规矩的人,为师就不用这么操心了。”

      “呃……”

      祁龙轩被说得有些尴尬,只好以笑掩之道:“师父,就算不学内门符术,弟子也有信心,能够打败方磊的。”

      鹤龟年摇头示意,继续说道:“我教你内门符术,并非让你争强好胜,这次比斗,为师也不许你使用内门符术,你只要尽力即可,输赢并不重要。”

      “那师父这是为何?”祁龙轩不由有些疑惑了。

      鹤龟年道:“你上山至今也一年了,距离下一次的内门考核,还有四年时间,对于修者来说,特别是像你这样可塑性极强的年纪,没有多少个四年可以蹉跎,

      外门法术都是些基础性法门,以你的悟性,根本不需要浪费这么长的时间,内门妙法,才是你需要努力的方向。”

      鹤龟年说到这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说道:“为师的身份,想必你也听几位师兄提起过吧?老夫自请到神符堂十六年,也浑浑噩噩蹉跎了十六年,如今大限将近,也不知还有没有机会看到你扬名修界那天,

      等你通过外门会武考核之后,为师打算回到灵隐峰去,重掌神符授学长老一职,到时你面对那些天资卓绝的内门弟子,就知道什么才是天才绝艳了,为师今天教你内门法术,也是不想你到时落后别人太多而已。”

      “你应该知道,内门弟子是灵修峰大力培养的对象,可以说是倾全宗之力,外门弟子只能主修一门课程,而内门弟子是五法兼修,还不需要做外门弟子的功课,修炼进境可以说是一日千里,远不是这些外门弟子可以相比。”

      “是!”

      祁龙轩内心涌起一阵暖意,重重叩头道:“弟子谨记师尊教诲,在进入内门之前,绝不在外人面前显露内门符术。”

      鹤龟年点头不语,眼中满是欣慰之色:“你能明白就好,这次的比斗,为师以为,灵修峰高层那几位,极有可能会前来观战,你也要做好心理准备,一旦泄漏秘密,不只是你,就连为师,也要受到牵连。”

      祁龙轩面色一寒:“只是外门弟子的比斗,不至于吧?”

      鹤龟年面露苦笑,说道:“小子,为师当年可是三清殿神符术的授学长老,十六年来隐居神符堂与世无争,却突然热衷起弟子的修炼事务,光是这一点,就足以引起三清殿那几位的注意了。”

      “是。”祁龙轩埋头,恭敬道:“弟子知道了。”

      ……

      回到房间之后,祁龙轩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今天发生的一幕幕,众师兄的劝解,还有鹤龟年那慈父般的面容,祁龙轩一时百感交集,无法入眠。

      他起身打开窗户,一股劲冷寒风迎面扑来。

      时近寒冬,灵修峰高逾万丈,顶峰终年积雪,入夜的时候更是刺寒难挡。

      月明星稀,有几缕薄云游荡在夜空中,平添几分清冷之气,一缕月光透落下来,正好落在他的身上。

      他愣愣看着皎洁无垠的也空,不见一点星火,只有几朵雪花飘落下来!

      下雪了~

      祁龙轩伸手,任由细碎的雪花落在掌心,冰凉的触感让他躁动的心出现了一丝澄明。

      他睡意全无,索性整了整衣裳,飞身落在了经風雨文学顶。

      道藏经風雨文学顶的月弧飞檐,正好适合他舒适的半倚而坐。

      祁龙轩平时最喜欢坐在这里,静静的欣赏月光。

      起风了,零星的雪末扑面生疼。

      祁龙轩拉紧衣襟,抬头看着那轮在风雪中依然澄澈无暇的月亮,如同他自己,在这浊乱的世局中,依然一身倨傲,孤独的落在那里!

      他痴痴的发呆了好一会了,突然闭上眼睛,将自己的神识沉进身体中。

      “妖儿姐,你说和方磊决战的时候,灵修峰那几位要是来观战,桑雪的身份能瞒得住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