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快猫一样的东西

      江哲把苏筱雅成功送到了家,然后哼着歌儿优哉游哉的往家走去。

      一想到下次考完试之后,自己就可以成功坐到苏筱雅的旁边,然后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就笑的合不拢嘴。

      江哲家距离苏筱雅家不远不近,大概有个四公里远。

      不过江哲一点都不着急,而是缓缓的沿着人行道往前走,一边用眼睛去把周遭的一切刻印在脑海里。

      重活一回,这样的感觉非常的其妙。

      不光是见到苏筱雅让他激动到热泪盈眶。

      即便是看到熟悉的老旧的街道,路上奔跑的淘汰的汽车,还有那些几十年后都会消失的老旧建筑,都会带给他无限的感慨。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江哲慢慢悠悠的往回走,越来越靠近他住的小区。

      随着眼前的人和事物都变得熟悉起来,江哲的眼睛也是开始微微湿润。

      踩着三轮车收废品的王大爷,在街角开报摊的孙奶奶,隔壁儿子刚刚考上重点大学的李叔叔。

      这些熟悉的身影原本都已经在几十年后消失了,如今却再次映入江哲的眼帘。

      忽然,江哲的脚步慢了下来。

      他站在十字路口朝东张望,看着一座不大的小院。红色的砖墙,白色的大铁门,门口还种着两棵江哲一直叫不上名字的花树。

      近乡情更怯,来到自己家的时候,他却突然有些不敢靠近了。

      “爸,妈……”

      江哲的脑海里面想到了自己已经过世的父母,回忆起他们在病床上离开的一幕幕,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沿着脸颊流淌了下来。

      上辈子,他对不起苏筱雅,辜负了那段纯洁的感情。

      可是最对不起的人,却是他的父母。

      以前总觉得父母是强大的,根本不需要他的牵挂。所以江哲毕业之后就离家很远出去工作。

      一年到头,只有过年会回来待上两天,过完年又匆匆离开了。

      结果后来,他的父亲死于心梗,他甚至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

      母亲虽然走的比较安详,但那时候的他已经步入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根本没有时间陪在病榻旁。

      所以,他总觉得自己亏欠了父母太多。

      这一次回到了十八岁,面对中年的父母,他犹犹豫豫,有些不敢近前。

      就在江哲心里犹豫的时候,院子的门忽然打开了。

      一个穿着围裙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擀面杖,气呼呼的走出来,嘴里喊道:“这么晚了还不回来,他肯定又跑去网吧了!看我这次抓住这小子不打个半死!”

      江母来到门口,正好和江哲打了个照面。

      江母见到江哲这么晚才回来,气的握紧了擀面杖想照着他屁股来两下。可是忽然她发现,江哲的眼睛红红的,竟然是哭了!

      她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赶紧跑过去抱住江哲,紧张的问道:“小哲,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妈妈,我帮你收拾他去!”

      江哲擦了擦眼睛,哽咽的说道:“妈,我没事。就是你给我的伙食费丢了!”

      江母听到儿子没有被人欺负,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我还以为多大点事呢!丢了多少钱啊?”

      “三十!”

      江哲毫不犹豫的说道。

      兜里没钱了,为了哄好苏筱雅,肯定得向母亲大人讨点。

      一听到字数,江母的脸色马上一黑,照着江哲屁股上来了一擀面杖:“臭小子,肯定是你上网花光了,还敢骗老娘!”

      “别打别打,我真没上网!”

      江哲见到自己老妈,虽然屁股上挨了熟悉的擀面杖,但痛并快乐着。

      老妈打他的时候也不是真打,虽然嘴上喊的厉害,可是下手一点也不狠。

      这个时候,江父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到江哲,笑着说道:“快进来吃饭吧,面条下好了!”

      江哲看到父亲,鼻子一酸。

      父亲的心梗是累出来的毛病,这些年他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太多。

      “爸,咱们进屋去吧!”

      江哲喊了一声。

      江父听到这一声喊感觉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家的小子看自己的表情有些异样,而且喊得未免太深情了。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笑着背负双手往屋里走去。

      一家三口的晚饭非常简单,母亲下的面条,炒了一个小菜。

      虽然味道很一般,不过江哲却吃的津津有味。因为这顿饭里面有久违的家的味道。

      江父右手吃着面条,左手一杯小酒,喝的津津有味。

      江哲看到这一幕,心中不免一紧。因为当初父亲的病与他常年喝酒有很大的关系。

      “爸,以后少喝点酒吧!这玩意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江哲提醒道。

      江父听到这句话有些诧异的看着江哲,儿子从来没有关心过自己的身体,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他心中一暖,不过对于这话没有如何放在心上。

      “没事,稍微喝一点是活血化瘀的,对身体好!”

      江母轻哼了一声,对江哲说道:“你不让他喝酒就跟要了他的命是的!他能不喝吗?”

      江哲有些无语。

      的确,父亲是老酒虫了,可不是江哲三言两语能够劝他戒酒的。

      他很难去改变父亲几十年的习惯,但是这一世,江哲不可能看着父亲再因病而去世。

      思来想去,江哲心中确认下了一件事情。

      如果想要让父母长命百岁,那必须要给他们最好的生活条件和医疗条件。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需要钱!

      “我得搞钱啊!既然老天爷让我重生一回,就是让我挽回上一世的诸多遗憾。这一辈子就算不求什么大富大贵,也要让我身边的人都幸福的过一辈子。”

      江哲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

      吃完了饭之后,他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

      熟练的打开自己那台有些旧的电脑,一个很好的生财之道在江哲脑海当中浮现了出来。

      “双色球我记不住,但是有一些简单的东西还是记得住的!”

      江哲打开了直播间,此时正值《英雄联盟》的世界总决赛期间。

      这天下午有一场非常重要的比赛,RNG对决G2!

      按照两支战队的纸面实力来看,RNG几乎可以说是必赢的!所以在菠菜网站上,两支战队的赔率也来到了惊人的0.3:300.

      江哲一直都是LOL的忠实粉丝,当时对于所有比赛可以说一场不落的全部看完了。

      而这一场比赛他的印象格外深刻,当年任何一位LPL的观众都可以说永远无法忘记。

      因为就在这场比赛当中,实力远远胜过G2战队,被誉为S赛冠军最有力争夺者的RNG战队,竟然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